呓语

老六呓语(一)

开个新头,不知道能写成什么东西,所以放飞自我来段呓语吧……

老派

老六时年三十上下,在家里行六——倒不是说他兄妹多,而是父亲同辈的兄弟姐妹多——父亲的叔伯兄弟们赶上了计划生育政策刚刚实施,老老实实地“只生一个好”。当年看着同一个单位的“ 灵通 ”人士都到医院找熟人,开个“首胎痴呆”的假证明,然后堂而皇之地生二胎,虽然感到愤愤不平,但最终也没有动用自己的关系作假。道德感大概是这一家人留下的仅存的较为宝贵的东西了。

老六自小也隐约觉得,道德感大概是个好东西,不然我可能也被“痴呆”了。要是我真是痴呆,会是什么样子呢?老六无聊的时候也会想一想这个事,后来越想越怕,也就不再考虑这等无聊的问题。他并不是个内心强大的人,甚至还有些脆弱。

平时上班的地方并不远,需要骑一段自行车。共享单车大概是最为便捷的交通方式了。不过最近也为一件事而头疼,那就是小黄车的押金无法被退回。虽然只有99元,但是还是令他不太舒服,更糟的是,这件事似乎又不足与人道来。这么少的钱,总有人觉得为这事儿伤脑筋不值得。

老六心里其实是不愿这么想的。肉再少也不能扔咯啊,再说,作为一名法治国家的公民,通过法律渠道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件事也是合情合理,为什么大家要嘲笑那些揪住不放的人呢?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啊!难道笑贫不笑娼才行?

说道正义,倒更加让人糊涂了。理论上说,我们都处在和平年代了,邪恶势力是谁呢?地痞流氓?黑社会?盗抢犯?这些描述为“ 势力 ”有点过分了,最多算是分子或团伙。那帝国主义呢?哈哈,现在只有当笑话才讲这个词吧。没有“敌人”了,“ 邪恶 ” 这个词就只能是宗教词汇或者是心理学上的描述了吧……

总之,当下有个最大的问题困扰着老六——不能细想的东西太多了。有人说,现代人最大的苦恼,就是读书太少而想的太多。老六似乎就是这样的人,但细想想也不完全是,好像还有些别的原因,说不清,道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