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规上报的张继先医生载誉而红,名誉加身,而被训诫的“吹哨”医生李文亮溘然长逝,留下妻女老小。多数人一时无法接受,甚至出现了又一小波舆情高潮。不过这波高潮没有持续多久,可能是因为疫情渐入拐点,冷静下来的人越来越多。

无法接受的人多是“无忧无虑”自由身,惋惜着无辜医生横遭殒命,还背上“造谣罪名”,又联想到自己尘世飘摇,未免惺惺相惜,觉得自己也可能有一天会堕入陷阱。更有很多人,把自己也想象成了一位仗义执言的勇士,联想到自己曾因口吐真言而酿成不快,耿耿于怀至今。觉得自己许是世上少有的勇士,只是别人懦弱可憎。

其实,哪有那么多的勇士。觉得自己是勇士的人,也不过是口不择言罢了。

换个角度想一想,张继先医生配不上上报第一人的美誉吗?当然配得上,不但配得上,而且就应该大加褒奖。偌大的国家,庞杂的系统,成熟的沟通渠道,为什么不用?用了有何罪过?只有小道消息才是正道?只有旁敲侧击才是正直?完全不是的!难道不应该是像张医生类似的人来做最初的判断吗?当然应该,专业上应该,职位上应该,经验上应该,职责所在,就是应该去这样做。

李医生经历悲壮凄凉,引人泪目,但细想来,他确是一名眼科医生,一名普通的医护工作者,一名普通的丈夫、父亲,误打误撞被冤枉,高风亮节参加抗疫,最终牺牲在前线。如果说李医生是伟大的吹哨人,那真是要把人逼上梁山的一句妄语!

李医生值得纪念,但不应被逼上神坛,他只是一名普通人,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只有这样的身份,才显得这件事更加悲壮,更加值得纪念。如果有人不同意,那只能说明他骨子里是一名热爱造神的激进主义者。

张医生值得被宣扬,是因为我们逐渐摒弃了激进,冷却了愤怒,回归了理性。这样的情况下,再去想这件事,于公于私,无懈可击。

那些对此事不满的人,不应把对ZF应对不力的怨气,都撒在一个尽职尽责的人身上,也不应把一名普通人硬塞上一个“英雄”的锦旗。

可以不冷静,可以不理智,但至少应该努力去做这样的人吧。哎。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