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除夕之夜,内心没有兴奋和欢乐,只在电视的背景音中木讷地扫视着手机屏幕,然后心里盘算着这一年将是怎样的一种境况。

刚给儿子讲完了一本《流浪地球》,并耐心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太阳会膨胀,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地球会被木星捕获……儿子听了似懂非懂,但随即竟哽咽了起来。他妈妈有些不知所措,问他怎么了?我却突然明白了过来——地球会毁灭的事情吓到他了。

很多成年人会很不理解,孩子的想法为什么会那么天真?我总跟他们说,不理解,是因为不记得,忘记了自己童年时心里都在想什么。如果我只能选择一种共情能力,那我一定选择与儿童共情。孩子的喜怒哀乐,只牵扯于两件事情——自己,与全人类!这是一种天然和高尚的思想,不需要教育,也不需要匡正。因为,父母的庇护是天然的职责,往往被孩子们忽略。小孩的成长过程中,安全感很重要,这种安全感就是在天然职责荫蔽下形成的。

都说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活得很难受,又称中年危机。这种调侃的对象是唯唯诺诺,是不敢轻举妄动,是被家庭和工作捆绑在一起的活死人状态。这状态违背了天性——既不关心自己,也不关心全人类!我们应该全身心地关心身边的人——这是中年人的政治正确。因为多年积攒下的安全感在逐渐消退,自己逐渐为他人提供庇护。同时,我们也开始担心那些陪伴我们的人随时可能会离开。安全感的消失,是中年成熟的一个标志,也是我们堕入尘俗的开始,没有人能够免俗。这个时候,我们应当更加关心自己,自己的失控才更像是一颗定时炸弹。

虽堕入尘俗,也大可不必失落。守护着自己的灵魂,给自己一点希望——好像流浪地球里那距离4.2光年外的星系——抛弃一切,而心怀向往。

成年人只把希望只当做一本科学上不甚严谨的小说,紧想着这里不合理,那里不可能,其实谁又不明白呢。同样是这些人,他们只想让孩子快点睡着,然后拿起手机继续放逐。好像这样就可以忘记希望,忘记忧伤!

手机这个东西可以让人随时随地放逐进别人的世界里,我十分不喜欢。在那里,别人的喜怒哀乐是经过筛选的,沉浸在那里不能叫做社交,只能算是营销。不止营销商品,共情也是可以被营销的,炫耀、卖惨、段子,都是定向输出,杀人于无形。社交应当是随机的,是真实地,哪怕尴尬,哪怕慌乱,那是一种际遇,躲在屏幕后面的就只剩下心机。

当一个社会只能散播心机的时候,那才是真正可怕的。躲在电子的后面,不能维持人们的尊严,只会暴露愚蠢与丑陋。

写了些有的没的,显得有些悲观。其实并不是,悲观的人基本上不会吐露心声,我能写下来给自己看,说明我真的很爱这个世界,希望她会好!

2020年有一个苦难的开始,我不在乎,因为我改变不了。但是告诫自己,继续铸好盾牌,带着心灵去流浪,哪怕只能抵抗半刻。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