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关于死亡

  我知道,评论死亡对于死亡来说本来就是一件轻蔑的事。试图思考死亡的人最终会发现,思考死亡比思考生存更加艰苦,更加无力。

  我很欣赏一位哲学家的话:“最可怕的是死,但死却与我们毫无关系。因为,我们活着的时候,死亡还不存在;当死亡来到的时候,我们又已经不存在了。”如果有人说人生无非就是一步步走向死亡,不如说,人生就是死亡一步步地走向我们。所以,活着和死亡并不对立,你无法感受到它的存在时,它走近你,你感受到它的存在时,你无法抵抗。

  对活着的人,最坚定的鼓励就是“好好活着”,对逝去的人,最好的安慰就是“一路走好”。人们常常会很困惑,既然这是最终的归宿,为什么我们还要极力去延续?天生的恐惧是出自于死亡吗?实际上,有关死亡的理论最终会终结在悖论的怪圈中,因为死亡本身充满着自然的博弈。对于死亡的努力永远只能是短暂的,而对于生的渴求可以是永恒的。至少活着的人有权利这样认为。

  当死亡的阴影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笼罩在我们的身边的时候,我们会慢慢习惯,慢慢适应。不是因为死亡突然变的现实了,而是因为我们终于能够正视它了。能够直面死亡的人,就已经离直面惨淡的人生不太遥远了。

  现在,我为逝去的同学而感到悲伤。但我不保证,当我即将死去的时候,会不会为他感到欣慰。我们的将来,并不能仅仅用“逝去”来解释,因为“不逝去”太过沉重。人已经去了,我们悲伤之后,道一声:“至少,到了那边咱也有人”!

  谨致离世的同学。一路走好!

意识阶层

早上,小天牢骚,为什么我们的报纸看起来总是那么一片大好?看南方周末就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活不了。我说,你为什么总是把世界想的那么黑暗?这个世界本来就一片大好。他笑了笑说,你还太年轻!我无话,憋了一会儿说,他们那是在找噱头。

这让我想起了昨天和高中同学聚会,在座的不多几个人中,清华北大浙大的大有人在,都是高才生。大家除了自己的事无巨细,就是国家社会的宏观大览,而中间的民生阶层却关注甚少。我感到一些莫名的落差,关注民生就感到黑暗无助,宏观大览就感到激情四射。

白天在平台满眼的红头大字,无限光明。回到家还是不由自主地拿起周末似懂非懂的乱啃一通。总是感觉对这个世界太无知,可是年龄却真的老大不小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