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关于北京的那个林林总总~

“后”海阑干百丈冰

胡乱改了岑参的诗。下一句不改“愁云惨淡万里凝”。

北京·深秋的调子

北京·深秋的调子

北京的深秋有着看不尽的美景。没有文字,纯粹看图吧!

拍摄时间:11月13日中午。坚强在院子里也拍到了很多壮观的秋叶场景,我突然觉得,自己兴致冲冲的跑出去,有种美就在身边却没有发现的感觉。

秋日晨曦

秋日晨曦

  终于被我赶上了!!这样的日出,对于我这样的懒人来说,一辈子都不一定能遇到几回~~

  发照片,赏美景,庆祝奥运圆满结束,期待十一长假来临!(没追求的典型)

  还是那句话:我爱北京的秋天!  

拍摄地点:北京市月坛北街。时间:早上五点五十。

拍摄地点:北京市月坛北街。时间:早上五点五十。

奥运来了

奥运来了

早上坐在偌大的平台上处理照片,小贱人突然说最近出现了一个专门抵制奥运的组织,我就给他们出主意说,可以上街发“避运套”嘛。

下午,我懒散的走在长安街上。满街的舞动北京小红人突然使人无限厌恶,过量的被动工作,已经让人心灵疲惫不堪,可怜的身体还要对付无知的领导。奥运已经使我对奥运产生了恶心的反应,因为运动会而牺牲了健康的我,有种被中国奥运给操了的感觉!

看着满街的和奥运无关的人,他们多数还不知道所谓的全民奥运和全民代表大会一样虚伪。“北京人不配办奥运”很多外地来访同志的心声。其实,又何止北京人。学着北京人的那种动作和声音,啐一口大粘痰,怪声怪气的喊一声:中国共产党万岁。乃去……

骂归骂,照片归照片:

图片:摄制于北京长安街,PS处理。

老友来访 北京逛荡

老友来访 北京逛荡

老友花花来访,在北京逛逛!


天安门广场入口

天安门绿地

国家大剧院,有人戏称为“鸟蛋”、“国坟”。

换岗的武警
+_+_+_+_+_+_+_+_+_快意的分割线+_+_+_+_+_+_+_+_+_
从下面开始进入北京海洋馆

有毒的鱼

慵懒的海龟

鳗鱼,可真够慢的,半天不动唤。

拍照~

别有洞天

麻木的参观

鱼龙混杂

 

早安,北京!

2008年的第一个清晨,我在北京之前醒来。

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新的一年,新的空气,新的一天,新的工作时间。街上除了路灯,只有寒冷。我插上耳塞,意外地听到了几个月都没有更新过的Armstrong,感到沙哑和寒冷。偶尔路过的的士孤孤单单的奔波在这个硕大的城市里,不一会就消失在雾霭之中。一天中,只有这个时间不堵车,只有这个时间归于宁静。

我轻盈地随北风前行,内心所想的,似乎还停留在属于07年的那个夜晚,但其实,它们都已悄然逝去。这个没有跨越黑夜的08年的首日,冻结在了不再跃动的灵魂之中。这个城市,是容不下灵魂的,他们只能无奈的出走,不知去向。不过,我欣慰,因为它们能够躲避北风,躲避在我永远盼望,却不可触及的角落。

站岗的战士们依然终于职守,和我一样的木讷和坚守。我朝着他淡漠的笑了笑,他抿了抿嘴唇,也许他会想着一些事情,也许和我一样,让所有思绪随着北风飘零。

走到采编平台,刚好听完了《太阳照常升起》的ost,那些鼓点,和那高亢的小号,让我突然想起了远在耶鲁的乐音,想起了不知何年何月的夜晚。那些回忆,在同学们聚会的时候还能记起,却伴随着多半的无奈和不如意。

07年过去了,可那些平淡和幸福、那些爱与不爱还将延续。

我在日记本中写道:我在全北京之前醒来,为了对灵魂的恪尽职守,为了美好的未来的追求,为了那充满异想的国度,为了深爱着的一切,继续游荡,继续波澜。

下班了,走路回去!

下午一觉睡得乾坤大乱,七点多种起床误以为是第二日早上。莫名惊诧地竟没有怀疑想法的真实性,匆忙洗漱后才发现太阳刚刚落下,美好的夜·北京才刚刚来临。

这是职场新人的兴奋过度综合征,能够总结这一阶段的工作情况的词语就是——激情无限。在一个网络媒体里工作,简单得感觉就像是在整天更新自己的博客,不同的是,你挂上去的东西要代表更多的人,而不是自己。辛苦是有的,但是谁又能浇灭一个愣头小子仅存的一点生活理想呢?尽管这个理想在渐渐褪去浪漫主意的色彩,仅遗落下几丝对于这个繁华都市的浅浅笑容。

下班后,半蹲在成都小吃的门口,挥手叫来卖烧烤的小老板要上十串猛辣的羊肉串。点起一根点儿八的中南海,在烟雾中眯缝着眼睛颓然而舒适的看着过往的车辆,刚下过雨的北方城市透着那么一股子清凉,车轮在湿润的马路上唰唰的开过,干脆而俐落,代表着这个城市特有的节奏感。加上地铁里自成节奏的高跟鞋的踢踏声,路旁时而流出的jazz或者猫王,饶口的京骂……构成了一首特有的乐谱,只有热爱城市的人才能够感受的到。那种嘈杂而向上的罗曼蒂克,那种深藏于年轻人心中的复杂的时尚情感和已经并不正宗的波希米亚追求。

经常在下班后走路回到住处。这对于工作在北京市中心的北漂来讲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可以不用忍受夏天满公车的汗臭味和与各种不同的人的肉体摩擦,在慢慢穿梭于高楼大厦的过程中,享受繁华之外的那份怡然。更多的时候,繁华带给人的感受并不是那么好。有时是陌生,有时是自卑,有时是心慌意乱,有时是无奈。发呆和散步,我敢说这是一个都市青年无产阶级劳动者最好的休闲方式。

从报社里出来,走过金融街路口——那片首都正宗的金融集散地,看着油头粉面的小白领们淡然一笑。阜成门的繁华商业经常也只有一根雪糕或者矿泉水是属于我的。月坛公园里飘出阵阵树香,很多人扭动着腰肢且满面笑容认为那是最好的锻炼方式。有时从核工集团或者财政部里面走过去,对着号称全中国最有钱的地方若有所思。还有那一直没明白到底是干什么的发改委,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兴起时也会多走几步,到刚建好不久的首都博物馆的宏伟建筑下面站上一会儿。那几天卢浮宫来巡展,门票贵的让我咂舌,悄悄的离开,艺术渐行渐远。

每日的工作千篇一律,迫使你踏踏实实的学一些技能,以满足流水线一样的制造程序。工作究竟是为了什么,没人能够说得清楚。如果说闲得时候难受,忙得时候也痛苦,那么这种工作是不值得做的,至少是在你有选择权的时候。只有能够在工作中自得其乐的职位才是最有吸引力的。貌似所有人都在寻找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但其实,人们的内心都不提你的向往着一种稍显安逸的生活状态。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下班了,如果可以的话,多走走吧,也许会有不通寻常的心境!

在北京溜活

人们形容首都可以有很多词汇,例如,皇城根儿,胡同,紫禁城,乌烟瘴气,土的掉渣,空气污染,京骂,2008,青黄色的大黏痰,翻白眼,京骂(操),八国联军,22位皇帝,丫挺的,三里屯,798,后海,midi,等等等等。

我倒是觉得,除了主流媒体大跃进式的铺天盖地的对和谐氛围的报道和底层百姓对慵懒生活的麻木之外,基本上人们对北京抱着一种观望和怀疑的态度。有关户口,有关贫富差距,有关交通,有关窗口服务,有关民风素质……正好与首都这个光鲜名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方方面面的现状都难以与首都这个词搭上界。

所以在北京混,要完全把自己变成人格分裂的两面派。在工作中,我们会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催人奋进的地方,竞争激烈、水平一流,用这些词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在生活中,即便几近颓废几近慵懒几近肮脏也不会太过扎眼。这可以说是包容性,也可以说或是一锅烂粥——有米也有糠。

溜活是曲艺界的人常用的一句话,意思是练习节目或者适应舞台的种种准备工作。在生活中,很容易碰到的一些事情,就像是一处滑稽的小丑剧在登台之前频频溜活,让人啼笑皆非。

如果你去过北京西站,并曾到军博门口的地铁口倒车,你就会经常碰到各种各样载人拉客的三摆或者黑出租。有一次,我拎着行李从军博得地铁口走出来,突然间一辆破旧不堪的红色夏利倏的停在了面前。没等我从惊吓中缓过神来,里面伸出一个锃光瓦亮的脑袋壳,先是一阵让人作呕的清喉咙的声音,一口淤青色的大黏痰重重的拍在地上。抬起头泯泯嘴唇,没好气的问我,哥们儿打车不?去那呀这是?我急忙跑开,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没走出两步,一辆三摆晃晃悠悠的在我旁边匀速行驶起来,跟随着我的脚步亦步亦趋,技术好得让我叹为观止。走了几步,坐在车上的一位中年大叔彬彬有理的说起话来,同学去西站吧,前走,左拐,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余光瞟了一眼,基本知道他什么意思。然后冷冷的说了一句,谢谢了,我不坐车。那大叔爽朗的笑了笑,说了一大陀话,诸如,我又没这意思,你误会了,我们北京奥运要热情,你们外地人来北京可能不适应……等等,我心想,这就是北京的话痨吧。没理他,他觉得无趣就去纠缠后面的同学们去了。

又走了两步,一位跟我年纪相仿的戴着黑色小眼镜的“同学”骑着一辆横梁26立在了我面前,问,**地方怎么走?我看了一眼,凭直觉,我判断这是一名刚来北京不久的小青年,于是我凭借一知半解的对北京地理的了解,费了一番周折才解释清楚。他听完了千恩万谢,赞不绝口,夸北京人有多热情,有多好,估计要是个女的就要以身相许了。这个时候我才觉察出有些不对劲,可是说不出是哪。

终于,他露出了真面目,问起了我的去向,并说,你要去西站还是哪啊?要不我骑车送你过去吧,只收你三块钱!我愣了一下,靠,没听错把我。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他骑得那辆26自行车的后座绑着厚厚的几块白布,像是专门为载人而准备的。我恍然大悟,哭笑不得,原来骑自行车也可以拉客!!在北京,原来钱还可以这样赚。

其实在“拉客”事件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还无意中目睹了在大都市的强烈辐射中逐渐变态发育的行业和从业者。例如,那个时候在西直门地铁口或者北京站广场上,只要你顺着某些人多的线路步行,就会不停地听到一阵阵悠悠幢幢的声音,一丝一缕的飘入耳畔——要发票吗,发票,发票,发票了啊……要是不仔细看,根本判断不出来方位,就像恐怖电影一样从四面八方传来,大有四面楚歌,层层围攻的感觉。

比这更恶劣一些的,便是坑蒙拐骗的街头小贩们,他们便衣出行,神出鬼没,隐蔽性极强。当有人从身边走过,他们通常会自言自语的说一些话,例如,相机嘛,电脑啊,单反哟,要吗手机……有一些干脆就像是有暴露癖的奇怪大叔,一见你就哗啦一下子把上衣解开,你就可以不得不看到他那衣服里面暗藏的玄机,假冒、坑人、甚至是窃取的一些东西可以以这种行驶销售出去。有人愿打有人愿挨,旁的人谁也管不着,这就是中国几千年奴性威逼出来的自私和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