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等待升旗

广场晨晖

酒吧、蹦……

晚上陪着一群女生去后海泡吧,楞充护花使者,似乎想起了在湘江边的牌楼口岸里看姑娘。

第二天清晨去又去看升旗,恍惚中想起了在郁郁葱葱的麓山怀抱中参加升旗仪式的情景。贺老师总是在升旗后声嘶力竭的说事情,却没几个人听得到。学校军乐队小号手的业务水平四年来都没有进步!

想趁着周末的活动放松一下,结果两天下来累的昏天黑地,睡眠不足……总是活在回忆之中!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