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关于北京的那个林林总总~

双龙峡行摄

雪地变奏

雪地变奏

本想一回来就躺在床上装死,可是休息一阵子有又亢奋了,大概是累过了头。从雪上出溜下来也会耗那么多的体力,这是仅有的一次滑雪经验所不能够推测的。庆幸的是并没有受伤,不过被我撞飞起来一米多高的某大哥就没那么幸运了,肋条骨疼一周算是便宜他的,没那技术就别去中级道,去了中级道你他妈的就不能别那么快!

何单板是二子的新绰号,不过确实勇气可嘉,打算下次去的时候接着摔。不过我还是认为:出来玩,放松是最重要的;偶尔出来玩,保持兴趣是最重要的;机会难得得情况下,赶紧享受是最重要的。很多时候,个性不是那么好惹的东西。

用他自己的话说,脚都那么帅

用他自己的话说,脚都那么帅

雪具,好过杯具。

雪具,好过杯具。

因为我要照相,某人很惨无人道的被我强迫拽雪具。

因为我要照相,某人很惨无人道的被我强迫拽雪具。

拉面无处不在

拉面无处不在

Link:上次滑雪照片_点击_

看,灰机~

这篇日志存在的价值就在于:1. 新中国60华诞的时候,我看不到这些从房顶上方呼啸而过的战斗机了。2. 千万别轻信小日本数码产品的可靠性阐述。

是这样的,上周六中午外出游荡,刚好赶上空军部队阅兵演练,各型号参阅机型低空飞行呼啸而过。一激动,拿起相机一阵狂拍,拍完后发现屏幕不停闪烁,提示没有装卡。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俺这么老练的射影淫,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事实证明,我确实把卡插入卡槽了,而且盖子也完全盖紧。快门光圈都正常运行,就是没有照片存入卡中。难道说,高速行驶的战机能够屏蔽几百米之外的任何电子装备?没这个必要吧。这种灵异的事件,无论如何都只能用相机可靠性来解释了。这种可靠性事件,还曾发生在刺骨般寒冷的清晨的天安门广场……那一次,我是慷慨解衣,通过体温恢复了相机功能。而这一次,最终通过暴力拆解和无奈的等待来完成了拍照。如果你将要碰到你认为是人生中极其重要的时刻,就是一定要永久珍藏的那种,最好还是备一个全机械的手动胶片机,拍起来嘎嘎地,谁拍谁精神。

以下是仅存的两张

宣武的天是晴朗的天

宣武的天是晴朗的天

下班后,一路上疯疯癫癫的看天,呲牙咧嘴的傻笑,没心没肺的拍照。总是这么傻乎乎的,不明真相地活着。还有这片和谐的天空哇,被和谐的美好的天朝的天空啊。

桥而下的北京

周六落寞的懒觉让人感觉自己的生命都活在狗身上了),于是学着像狗一样从宣武区一直暴走到了西城区。途中路过一段立交桥,觉得应该下来拍一拍,不一样的北京。

你咋才来呀!

北京迎来了大旱之后的倒春寒,我称这时的雪为倒春雪……


咏竹
方志敏
雪压竹头低,低下欲沾泥,
一轮红日起,依旧与天齐。

一首《咏竹》用以自勉。这个院子我住不了许久了。

P.S. 广告:原创无敌,大图万岁。请点击图片浏览超爽大图!

西什库天主堂掠影

西什库天主堂掠影

北京四大天主教堂之一。我与某人在其东边250米处大啖河间驴肉火烧~


均是大图。请点击图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