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北京

关于北京的那个林林总总~

在北京溜活

人们形容首都可以有很多词汇,例如,皇城根儿,胡同,紫禁城,乌烟瘴气,土的掉渣,空气污染,京骂,2008,青黄色的大黏痰,翻白眼,京骂(操),八国联军,22位皇帝,丫挺的,三里屯,798,后海,midi,等等等等。

我倒是觉得,除了主流媒体大跃进式的铺天盖地的对和谐氛围的报道和底层百姓对慵懒生活的麻木之外,基本上人们对北京抱着一种观望和怀疑的态度。有关户口,有关贫富差距,有关交通,有关窗口服务,有关民风素质……正好与首都这个光鲜名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方方面面的现状都难以与首都这个词搭上界。

所以在北京混,要完全把自己变成人格分裂的两面派。在工作中,我们会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催人奋进的地方,竞争激烈、水平一流,用这些词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在生活中,即便几近颓废几近慵懒几近肮脏也不会太过扎眼。这可以说是包容性,也可以说或是一锅烂粥——有米也有糠。

溜活是曲艺界的人常用的一句话,意思是练习节目或者适应舞台的种种准备工作。在生活中,很容易碰到的一些事情,就像是一处滑稽的小丑剧在登台之前频频溜活,让人啼笑皆非。

如果你去过北京西站,并曾到军博门口的地铁口倒车,你就会经常碰到各种各样载人拉客的三摆或者黑出租。有一次,我拎着行李从军博得地铁口走出来,突然间一辆破旧不堪的红色夏利倏的停在了面前。没等我从惊吓中缓过神来,里面伸出一个锃光瓦亮的脑袋壳,先是一阵让人作呕的清喉咙的声音,一口淤青色的大黏痰重重的拍在地上。抬起头泯泯嘴唇,没好气的问我,哥们儿打车不?去那呀这是?我急忙跑开,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没走出两步,一辆三摆晃晃悠悠的在我旁边匀速行驶起来,跟随着我的脚步亦步亦趋,技术好得让我叹为观止。走了几步,坐在车上的一位中年大叔彬彬有理的说起话来,同学去西站吧,前走,左拐,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余光瞟了一眼,基本知道他什么意思。然后冷冷的说了一句,谢谢了,我不坐车。那大叔爽朗的笑了笑,说了一大陀话,诸如,我又没这意思,你误会了,我们北京奥运要热情,你们外地人来北京可能不适应……等等,我心想,这就是北京的话痨吧。没理他,他觉得无趣就去纠缠后面的同学们去了。

又走了两步,一位跟我年纪相仿的戴着黑色小眼镜的“同学”骑着一辆横梁26立在了我面前,问,**地方怎么走?我看了一眼,凭直觉,我判断这是一名刚来北京不久的小青年,于是我凭借一知半解的对北京地理的了解,费了一番周折才解释清楚。他听完了千恩万谢,赞不绝口,夸北京人有多热情,有多好,估计要是个女的就要以身相许了。这个时候我才觉察出有些不对劲,可是说不出是哪。

终于,他露出了真面目,问起了我的去向,并说,你要去西站还是哪啊?要不我骑车送你过去吧,只收你三块钱!我愣了一下,靠,没听错把我。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他骑得那辆26自行车的后座绑着厚厚的几块白布,像是专门为载人而准备的。我恍然大悟,哭笑不得,原来骑自行车也可以拉客!!在北京,原来钱还可以这样赚。

其实在“拉客”事件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还无意中目睹了在大都市的强烈辐射中逐渐变态发育的行业和从业者。例如,那个时候在西直门地铁口或者北京站广场上,只要你顺着某些人多的线路步行,就会不停地听到一阵阵悠悠幢幢的声音,一丝一缕的飘入耳畔——要发票吗,发票,发票,发票了啊……要是不仔细看,根本判断不出来方位,就像恐怖电影一样从四面八方传来,大有四面楚歌,层层围攻的感觉。

比这更恶劣一些的,便是坑蒙拐骗的街头小贩们,他们便衣出行,神出鬼没,隐蔽性极强。当有人从身边走过,他们通常会自言自语的说一些话,例如,相机嘛,电脑啊,单反哟,要吗手机……有一些干脆就像是有暴露癖的奇怪大叔,一见你就哗啦一下子把上衣解开,你就可以不得不看到他那衣服里面暗藏的玄机,假冒、坑人、甚至是窃取的一些东西可以以这种行驶销售出去。有人愿打有人愿挨,旁的人谁也管不着,这就是中国几千年奴性威逼出来的自私和愚蠢。

北京真的好“运”?

最近一直呆在北京,身边的人总是在不停地讨论着两个问题:1.北京的房价 2.北京的交通。

这两个话题已经成为了北京人开启畅快谈话的唯一入口,就像刚上大学时大家总喜欢聚在一起辱骂自己的学校一样。随便找一个北京的哥们儿姐妹儿就可以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跟你侃上半天。其专业词汇的运用和逻辑思维的清晰程度恐怕会让初来乍到的人慨叹皇城跟儿下人民的政治素养。这是虽然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小众叫嚷,但多数人对于奥运的盲目狂热也不得不让人心存顾虑。奥运要好好开,但不能淹没了不同的声音,对于奥运所带来的问题的死一般沉寂让人心存顾虑!

一脸倒霉相的房地产业早已经成为全国甚至全世界的问题了,房价过高已经由舆论谴责变为全民热炒,由市场调节变为政府干预,由与人民日常生活相关的问题变为影响稳定大局的重大事项。房子的待遇已经有商品升级到了政治思想的上层建筑,成为专家学者争相争论而永无结果的悬疑话题。前几天龙永图还在打圆场说,其实年轻人不必去真的买房,并大言不惭的说他本人到58岁才买到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姑且不说他的话是真是假、有没有道理,但就这话头儿的引出方式就让固守观念的人们大跌眼镜。作为一名年过六旬的老汉,怎么可以这样站着说话不肾疼?就像饱汉不知饿汉饥,拉坑里不知啦裤兜子里的急。学了这么多年的科学社会观,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的把人民大众的思想感情置之不理!买不买房已经根本不是这写个70、80、90后想不想的问题,在这一代年轻人的背后有着几倍于这一代人购买力的城市中年群体,这些人的观念和想法会直接影响到下一代的行为。讨论现在这一代年轻人的住房问题,需要研究的东西也绝不仅仅是市场和政府的问题。

如果说房子的问题过于专业化和具备难以承受之沉重,那么交通问题就更能够引起人们的兴趣。前天是好运北京测试赛轰轰烈烈的展开,我在路边忍无可忍的看着自行车测试赛毫无廉耻的破坏着人们的正常生活,城市主要干道竟然整天整天的当作长距离自行车比赛的赛道,让本来就拥挤不堪的交通更加让人们无所适从唏嘘不已,人们顿足捶胸又无可奈何。其实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无数的古老建筑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臭皮蛋一样的实验性建筑;将贷款还没有还清的小轿车锁在家里,自己登上又热又臭的公车地铁,还要为这样的城市管理加油喝彩……整个城市在集体无意识的癫狂中无法自持。人们痛并抱怨着所有的这种虚荣的生活,整个城市正在为一个满遭非议而无可预知的比赛疯狂筹备着。

所有人都在期许着明年的这个时候,北京就可以跻身世界一流城市之列,但是几乎所有人又都在为这样一个谎言做着庇护。我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面子工程?大家以为只要那几个领导腐败庸俗一下就可以动辄成百上千万的“面子”一下吗?说白了,奥运就是整个国家高涨的民族情绪之下的一个集体化面子工程。

奥运对于中国经济推动作用的谎言已经被主流媒体揭穿了,大家在清醒的时候用指甲盖想想都能明白,北京的产值相对与全国来讲所占的比例连百分之几都到不了,你北京再怎么引外资能够把一个发展中国家一跃推向和平崛起?要是真的能够这样,白宫早就翻了个儿了,以小布什为领导核心的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早就坐不住了!

有一点反对的声音就是好事。因为大多数人都会后知后觉,明眼人虽然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但是碍于我们炎黄子孙、千年大国的面子,并没有真正的站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人的虚荣是苦难逼出来的,我们天生就有自我悲悯之心,这种悲天悯己之民族自尊心并不是坏事。反对不要太多,一点点足以。就像是鸟巢体育场那个巨大的辐射钢圈,拆掉一个顶棚就足以了,证明我们的廉洁就行了,不必太伤自尊。

北京的奥运之路其实“运”只是一个缩影,人们对运输这样的敏感话题都能够充分理解和配合,能够积极效仿国外出租自行车,能够把单双号的汽车分开使用,能够拿着一张政府给了补贴的公交磁卡沾沾自喜,这完全能够说明北京已经Ready了。最起码到明年这个时候,洋鬼子们来到这里不会抓到太多的把柄。我们在奥运过之后又可以欢庆一下民族自信心的提前崛起,在先于经济和思想素质之前的提前崛起。

无论怎样,奥运之运,已经不只是运动之运。至于这种奥运精神的嬗变,究竟是奥运本身的变态?还是举办奥运的城市所代表的一种精神的变态?我们等待的评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