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山城

到了重庆,夜幕降临。我浑浑噩噩地坐长途车,竟然迷迷糊糊地提前一站下去了。提着半大的皮箱子,感到十分吃力。中午灌在肚子里的两瓶啤酒,虽然不如泸州老窖那么冲,但还是让我非常不适。喝完酒坐车,简直比生病都难过。

从车站的出口爬出来——重庆的每一个地方都高低不平——一大片黑车排列得整整齐齐,司机们坏笑着看着从车站爬出来的人们,像是在兴奋地寻找猎物。我一走出门口,至少五、六个人蜂拥而至。有三轮车司机,有私人的捷达司机,有外表看起来是出租车的黑车司机……还有人直接帮我拿皮箱。常出门在外,我烦透了这帮棍棍儿,不光是他们,我常常觉得街上走的没有好人。这种过度警惕总是让我身心疲惫。

我冲着那些黑车司机高声叫到:“走开”!所有人应声而退,不敢招惹。只有一个贱贱的小个子,还在用浓重的四川话问我到哪里去。傍晚,雨越下越大,我一时被问得满脸迷茫。对啊,我是要去火车站,可是四顾看去,根本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右手边的公车站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站牌上的文字模糊不清,我甚至不知道我要去的火车站在当地叫什么名字。无奈之下,掏出火车票,对那个依然贱嗖嗖的黑车司机说,我就去这个火车站,快点!

小司机年龄不大,肯定也不是富二代。不过,开车倒是很猛。路上超宝马,赶奔驰,丝毫不怠慢。从崎岖的马路一路飞奔,路过体育场,穿过长江大桥,飕飕地就来到了一座立交桥下面。小司机说,到了,从地道钻过去,就是了。我恨恨地说,老子又不是老鼠,钻个鸟啊。小司机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给我找了钱,还帮我开了车门。

路边有一个黑黢黢的地道口,甚至怀疑地问旁边的大妈,这里能不能下去。大妈说去火车站都从这里走。我用力提起皮箱子,一瘸一拐地往下走。地道很宽敞,但是基本没什么人。地下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碗底状建筑,这一点,我爬上去之后才意识到。围着圆形的碗底,是一圈小商贩,所有的小商贩都在卖麻将牌和纸牌。招牌上写着奇怪的牌技和作弊方法,多数摊位无人问津。我绕着碗走了一圈,没有人理我,大概我长得不像赌王吧。我也确实不喜欢玩牌,那是浪费生命。

随便从一个出口走上来,发现果然走错了。因为下面没有标识牌,只能碰运气。四顾看去,火车站被挡得严严实实。顺着人潮走半天,我才看到那个并不宏伟的车站。那个建筑小得很可怜,在旁边某大厦的映衬下,显得那么柔弱。天已经快黑了,华灯初上,重庆的夜色渐渐浓了起来。霓虹灯闪烁在脸上,一种孤独反油然而生,如果能够找到一个熟悉的地方,我立刻奔过去。目光最终停留在了一个老头子的照片上——肯德基。一个外国品牌,居然成了我最信任的地方。旁边的小旅馆,小茶馆,甚至车站的休息室都不能让我有这种感觉。中国似乎已经没有能够让人信任的东西了,人是这样,东西也是这样。存上皮箱,我背着背包吃汉堡,之后,走到外面开始闲逛。

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北方人的特质,不过存包的小妹一看我就说,你是坐晚上十一点的车去北京吧。我小惊讶了一会儿,不过很快明白了,这个小车站估计就这么几趟车往北方开。不过,他怎么确定我一定是北方人?大概是憨厚的长相吧。

车站对面有一座电梯,号称亚洲第一长,电梯售票口写着上去以后就能到解放碑。我不知道解放碑在哪里,但我觉得很神奇,以为居然能乘坐电梯到解放碑,而且之花一块五。上去以后才知道很傻很天真,人家说什么就都信以为真了。花一块五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加长的手扶梯,晃晃悠悠地不知还能用多少年。不过,上面的景色却壮阔而美丽。

站在车站斜上方的观景台上,车站就像是被环绕在群楼之中的钉子户,小巧而可爱。霓虹灯闪烁不停,似站旁小旅馆的迎宾女,撩逗着来来往往的过客。左手边空旷而壮阔,偌大的重庆城,像是被立交桥给锁住了。动辄几十米的桥墩高挑而壮美,墩上的路面轻盈而婉约,就像是细丝绸一样左右摇摆。

桥分很多层,每一层都弯弯绕绕,让人眼花缭乱。外人来这里,猛一出车站,还以为那桥都是从高楼中间传过去的,跟未来世界一样神奇。我在北京看过很多立交桥,但是,从没有哪个北京的高架路,像重庆的一样壮美。这里的高架路依山而建,靠山而立,九曲十八弯,貌若画家信手拈来的绘画作品。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高架路便与天上的银河遥相辉映。点点星光,与一只只电灯连成一片。不禁感叹,此景只因天上有啊。

时间紧迫,我又顺着长江一路,继续向高处爬去。走在楼宇中间,感觉不到这里与其他大城市有什么区别。只是楼都歪歪扭扭,地基和道路都高低不平。走起来别有一番韵味。路旁弥漫着麻辣火锅的香气,这对于爱死火锅的我来说,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怎奈时间不等人,而且形单影只,茕茕得不能安神,只好作罢。以后有机会再来,一定找一位当地的辣妹子一起过过火锅的瘾!

穿过重重楼宇,一个花园呈现在眼前。越过花园,朝江边望去,长江大桥赫然显现。这大概是我头一次看到夜幕下的长江大桥,圆弧形的高架锁链被灯光装饰一新,探照灯来回摇曳,凸显出桥的恢弘。下面的滚滚长江水轰然流过,江边人头攒动,车流滚滚,热闹非凡。在这个位置,高楼大厦恰好让出一片开阔地,目光无所遮拦。长江大桥与高架公路和谐而壮美,下方的车站与铁轨顺流而下,奔向远方。灯火通明的重庆之夜,在这里尽情显现,那纵情的妩媚丝毫不在乎一个外地人的惊诧目光。

这个城市也许并不总是阳光灿烂,但我却似乎对她一见钟情。去过的城市不少,这样的感受不多。我曾经很厌恶大城市的丑陋和肮脏,讨厌铜臭和虚伪。但是,人类真的那么不知趣么?我们对真善美的追求永远不会一帆风顺,就像追求所有其他东西一样。暂时的混乱,暂时的迷惘都不足挂齿,当我们终于冲破迷雾,沁心于人类的伟大作品时,之前的一切便也浮云过眼,拨云见日了。

9 comments

我如果去重庆的话,其他地方不去就去解放碑。听说美女云集啊~!!边看美女边吃火锅,想着就无比YD啊~~

你憨厚之说从何而来呢?

我是没有去过山城哦

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你的经历真是丰富啊,期待你带回漂亮的pp,不过肯定的是,我很难以把你手中拍出的美景和你所描绘的城市建立直接联系

恕我懒惰,主要是相机太沉了,等买个小的再多照些吧。

听说也是雾城???

这就是我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呵呵。

还行,挺好的,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