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石家庄疫情形势突变,几百个确诊病例陆续出现。我对国家及当地政府抗疫的决心和信心都是非常认可的,我认为对这轮疫情的控制,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然而,这次事件被讨论最多的却是宗教问题。传言本次河北疫情是由传教牧师引起的,这当然是臆测,目前没有任何依据。我只谈谈个人看法。

我这几年多次前往河北地域参加项目,不免会到有些偏远的乡村踏勘。当地人时不时地跟我讲起地下宗教的问题。越是偏远、穷困的乡村,越是地下宗教猖獗,这些教派里面不乏西方某教、东方某教,更有甚者会有人明确的说出一个好多年都没听说的可怕教派,恐怕很多90后,00后都没有听说过的一个教,已经被国家明令禁止多年的“邪教”了。信教的人里面,受疾病、贫穷、残疾困扰的人很多,年长一些的人尤其多。

我自认为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比较了解的,却也对邪教这个词很陌生了。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邪教问题依然存在,而且很可能地下活动以我难以想象的规模和频率进行着。

前阵子我因为居委会在楼门口很显眼的位置又开始张贴反“邪教”的大字宣传画而有些意外。当时看到的时候我还觉得多此一举,现在想想,可能的情况是目前这类问题真的不容乐观。尤其新冠疫情这种包藏着民间神秘主义的瘟疫变种,更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民间的神秘主义,需要有更强有力的健康宗教来代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