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字如金 磨刀霍霍

  学校生活的结束,对我来说是一次从性格到态度的极速嬗变。毕业之后见到我的人,基本都说本人过度乐观而显得有点没心没肺,包括一直以为我胸怀大志的老爸老妈。在这一点上,我既觉愧疚而又实在无可奈何。而且,最近我养成了一个臭毛病,就是把一切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一律归咎为意识形态问题。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已经完全由唯物主义者所诟病的唯心观所统治。所以,这种极端自我的乐观,是我当下赖以生存的救命草。别人眼中的好心情,却成了我支撑大脑思考的唯一支点。
  这与在学校的感觉有天壤之别,那时的根红苗正、那时的意气风发、那时的昂扬青春,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如今剩下的,只有在清纯思想浸泡中茁壮成长的怀念和奢求。
  那时,我对于社会的期盼是发自内心的,我满怀希望的认为世界上的人们会越活越好,我们的祖国和人民最终有一天能国泰民安、安居乐业。对于无良媒体的黑暗报道,我嗤之以鼻。虽然被党统治下的政府显得那样的虚伪和做作,但我还是坚信制度的优越性能够最终超越一切。所以,我一有时间就笔耕不辍,自强不息。就连给党组织的思想汇报都要字字珠玑,针砭时弊,一针见血。
  我会钦佩那些能够对党无限忠诚的学生干部,并时常警醒自己,永远不要染上那些文化嘴上的臭气,永远不要和所谓的傻逼艺术青年同流合污。未来只属于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虽然我知道即便是学校里的马哲、马经教授都是些狗屁水平。虽然,我直到现在甚至还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的原文。这样至臻至纯的感情,如果所有的青年人都能够如是,那么天下太平就在眼前,民主民权也不远矣。
  所以,那个时候的乐观才叫真正的乐观,胸怀天下,坚定而笃信。相比较之下,如今的乐观就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那样的乐观只能叫做幼稚的幻想共产主义,连理想社会都算不上,是真正的纯洁乌托邦。而现在的乐观,则完全变了样。
  在自己未来的走向逐渐清晰的情况下,我蓦然发现,这个社会给予你纯洁幻想的回报,只是无休无止的凌驾和羞辱。于是,我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轮番奸污的时候,就毅然决然的摒弃了原生态的观念,奋勇投身到,为成为黑暗社会即得利益集团一员,而努力斗争的过程中去。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对自己的背叛,那么我告诉你,背叛意味着重生。如果,你真的想改变自己的生活,那么就一定要试图颠覆这个世界。即便颠覆不了,你也有希望被招安,成为利益的获取者。这个过程也一定也是要从背叛这个起点出发的。以前人们只知道站在巨人肩膀上能够看得更加深远。现在我明白一个道理,站在敌人肩膀上是获得成功的不二法门。
  敌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埋下了自己灭亡的祸根,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反抗的翘杠。妥协只是暂时的,斗争永远存在于世界的每个角落。在人们以为社会太平国泰民安的时候,利益集团内部正在发生无休无止的改朝换代。与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的斗争与更迭不再是波涛汹涌,而是暗潮涌动。用“暗战”来形容这个时代真是丝毫不为过,从经济阴谋到政治阴谋一脉相承,从热战到冷战斗争思想以一贯之。如果你还不明白中国政权为什么现在还能够这样生龙活虎,那你现在应该渐渐明白,斗争是我当赖以生存的根本,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并没有因为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而有丝毫的蜕变。斗争,永远都是帝国主义的明抢,和共产主义的暗箭。
  如果我当下保持沉默了,或者我们这一代人(不包括既得利益者)都在沉默中死去。那你也千万别天真的认为,这样的状态真的是正常的。我们的统治者们说,这一切都是由于改革不彻底,贯彻不及时造成的。这样的屁话说给谁听啊!我们只有磨刀霍霍,最终杀出一条血路,走到到既得利益的神龛上去,我们的生活才能有片刻的宁静,我们的后代,才能有偶尔的公平所言。
  所以,我能够做的,就是尽量保持体能。在闲暇之余最大限度的储备知识,更加深刻的了解这个社会的症结所在。总有一天,这些东西会受用于这个社会,会泽及后代。我们的愚弄也没有白受,我的心灵也不至于茫然而无所依靠。对斗争的乐观,就是对于自我心灵的解放。
  惜字如金,韬光养晦。年轻幼稚的灵魂安息,生活不再挥霍无度,行走起来不再迷惘……

Posted by 老派站长

3 comments

超人,这篇让我想起了我们曾经在宿舍里争论的那个晚上!

哎,想想挺累的。忧国忧民是件很费米饭的事情。

这个博客有点意思,我喜欢。博主一定一定要多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