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日的无病呻吟

本以为昨天是世界禁烟日,守了一天的戒,却突然在凌晨零点零一分拿起红塔山时被告知今天才是禁烟日。事情就是这么怪诞,比如说你坚持了很久的一个人生信念或者心灵信条,当行将就木的时候才发现那其实是不合时宜或者是过期了的想法。时空的错位是很多人心理上的一个漏洞,人们不知不觉的将自己停留在时空中的某个位置而沾沾自喜,岂知很多想法和做法原本上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我终于还是放弃了再守一天戒的想法,尼古丁的诱惑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超过信念的力量了,我把它归结为人生颓废失败的开端。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会不停的被一些东西侵蚀,健康、感情、时间都在慢慢的遁入无形。走出去了,有很多事情便更加身不由己。

很多同学朋友惊讶于我也吸烟这件事,我说,我掩饰的岂止是一个隐蔽可以形容。凡是知道我眼烟瘾的人,早已是司空见惯了;而不知道的,甚至想都没想过。我的生活也类似于此,分裂的各种身份和感受交杂于羸弱心灵,尽管身躯越来越结实,内心却被不停的撕裂、愈合、再撕裂。死去活来的折磨,让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的告诉我,试着找回自己吧,那是你迫切要做的事!

其实,一个个体又怎能真正的找到自我呢?一个桃子在树上是种子,拿在手里就是食物,装罐后就是商品,买卖出去了就是GDP。那你说一个桃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许你会说那就是一个桃子,桃子就是桃子,又能怎样?那就不能怎样了。如果你觉得桃子就是桃子的自我,那我的自我就是一个人,一个人是什么呢?难道我可以不考虑我是我妈的儿子,是朋友的朋友,是同学的同学,是老师的学生,是情敌的眼中钉,是未来孩子的父亲,是今后老婆的那个……如果我就是一个人,而不管我的父母、朋友、情人等等,那我这个人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的结论是,人生活在世界上,永远不可能找到真正的自我,我们生存在世界上的目的就是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寻找合适的角色是对的,而所谓自我则是虚空的。

之所以烟雾缭绕,是因为每当心情沉重地时候就会点燃一支。其实,这是一种排解的借口,就是说每当很伤感时,没有很好的方式去解答,于是就找个地方静一静,结果静一静还是很烦,于是就想到了这个东西,至于为什么想到了,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无意中这样闯进来。很多吸烟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经历。其实吸烟已经不是一项活动,而只是一个心灵排解行为的附属品。

和朋友一起冒烟时,气氛是不一样的。每当烟雾迷蒙了双眼,兄弟之间的真心话便很容易被勾出来,大老爷们儿的伤感和情绪是被埋藏很深的,惟有尼古丁可以释放,这与醉酒是截然不同的。

我本人还有一段很神奇的经历——吸烟确实扼制住了我的鼻炎病情。这种事真是匪夷所思,但是每当我粉尘过敏或是感冒引发鼻子难受时,一支香烟就可以代替两盒昂贵的消炎药。百试不爽,这样已经持续了半年多了,所以我的身体对于烟草有着天生的好感,相比较花香而言,烟香更加适合我。

每当远处华灯初上,潇湘大道阑珊灯火映入眼帘,烟嘴牢牢地掉在嘴边,我总能感觉到心脏实实在在的压在了胸中,那种对生活的感知和对自身存在的认同是迄今为止任何一项活动都无法比拟的。

毕业时间逼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事情做得过分了,自己的遗憾并不一定是别人的遗憾,自己的留恋也未必是别人的留恋,没必要强加于别人什么。生活方式是自己选的,即便有所蜕变,也不会剩下什么精髓和共性,让那份感情随风而逝吧,时间能够带走一切……

我狠狠地将烟头摔在地上,重重地踩了下去,这是整个过程中最享受的时刻了!!

4 thoughts on “戒烟日的无病呻吟”

  1. 以前听说男人吸烟只是一种回归母亲的天性,吞吐之间能感知到那份情结;不知仁兄有这种感觉没有?
    不过我不吸烟,因为我吸烟过敏;哎,不能吸烟与不吸烟是不同的啊,一个是被动,另一个是主动.所以,至今我也只找不吸烟的男朋友,当然也是被动。呵呵~

  2.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抽烟~不过好象印象中有听人说你抽烟~~~
    有的感情可以表达出来~但有的感情永远只能放在心里~
    与君共勉~

  3. 林彪不抽煙不喝酒只活了63嵗 2.周恩來只喝酒不抽煙,活了73嵗 3.毛澤東只抽煙不喝酒,活了83嵗 4.鄧小平即抽煙又喝酒,活了93嵗 5.而張學良老將軍吃喝嫖賭樣樣都來,活了103嵗

    呵呵,这个也貌似一个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