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和解:活着 然后痛并忍受着

12月21日凌晨,我在飞驰的火车上被噩梦惊醒,跟平时一样,醒来后就记不得梦魇,只是有些胸闷。

轰隆的火车像是撒了缰的野马,在暗夜的平原上奔跑。旁边铺上的大叔们鼾声起伏,互不相让,睡得可真香。这是他们那一代人的特权吧,我想。因为,无论多么荒唐的事情,在他们那个时代都经历过了。现如今吃饱穿暖,除了三高病痛,已经没有能让他们失眠的事情了。

我摸索着下了铺,晃晃悠悠地坐在窗边,拿出手机打发难眠的夜晚。就像往常一样,新闻里充斥着绝望,但我还是欲罢不能的浏览着,有时候竟觉得自己是个受虐狂,却因无奈和彷徨。

入眼的新闻大多希松,但还是有条新闻让人不得不看。好吧,大半夜的,我承认手贱。那条关于“李刚案”和解的新闻赫然入眼。我的梦魇注定伴我今夜。

记不清从何时起,我的脑中充斥着愤怒。对于社会的冷漠、弱者的隐忍、强者的拔扈,内心从未释然。那些靠血缘统治这个国度的长老们,依然允吸这百姓的血汗,就像千百年来一样,与人类的大趋势格格不入。

李刚案的爆发就像所有类似的事件一样——公权利的私化,让年轻民众怒不可揭,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们把怒恨埋藏在心底。然而,历史给了我们很明确的答案,现阶段,爆发的结果是鲜红色的。那些穿过学生身体的子弹,碾在学生身上的车辙还历历在目。那场血的镇压让整整一代人沉默了,却徒然挽救了一个曾经虚伪的政府。这注定是历史的一个玩笑,历史却让其意外的发生了变化。

我不否认社会在向前发展,拙劣地保持着强劲的改革动力。遗憾的是,那根基已经危在旦夕。无数个“李刚”正将我们这一代人踩在脚下,妄图用基因让我们永不翻身,这是邪恶轴心的巨大阴谋。我们所渴望的民主,科学,人权,在儿女情长的虚伪嘴脸下,无处藏身。

那是一条漫长的维权之路,就像李刚案被害人的苦楚无法通过正常渠道疏解一样。我们的变革也不可能在“和谐”的环境下产生。我们时常需要的就是镇定地忍受,明晰着痛苦。在注定的悲剧面前寻觅希望。

——凌晨于京包线列车

1 comment

今天看新闻,肇事者只被判有期徒刑6年,原因是案发后肇事者积极赔偿,真的好荒唐呀,不管你再积极赔偿,都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但这却能成为减刑的原因,可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