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泄露的小攻与小受

CSDN网站的信息泄露门刚被被曝光,我就战战兢兢的跑去检查帐号。因为,本人所有的邮箱、论坛、微博帐号、甚至电子银行、淘宝、支付宝等等信息,都是同样一组。以最坏的结果推断,如果有人碰巧从中获取,并大肆利用,我的下场大概会比较惨。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除了一个常用的银行密码被我正确输入之外,其他的密码均告输入错误。这下子我可慌了,仔细分析原因,无非是太久没有登录,或者是改过的密码被忘掉了,抑或是因为这些应用网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强制修改密码,而且不可以与原有密码相同。这大概十个网站的应用密码,我基本忘得差不多了,其中也包括这个被盗取的CSDN的帐号。而且,这些网站有个共同点,就是找回密码的过程非常繁琐,几次试图找回均宣告失败。

这戏剧性的转变让我苦笑了一番,本来是一件悲剧的事情,当下倒成了我的救命稻草。也许我应该到黑客网站上找一找那个数据库,说不定能帮我找回几个应用网站的密码。这样,可以省去我到营业厅排队、看臭脸的时间,还能免于“享受”各种傻X找回密码方式的折磨。

为什么我会申请这么多傻X的电子银行?网络购物的话一个工行什么的,基本上就够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回忆了一下,发现建行的电子银行是急着给一个考试付报名费,而那个考试系统只支持建行;交通银行是因为北京市的房屋基金,必须与交行卡绑定才能汇给我;广发银行是因为我通过中介购房的时候,必须要用广发的房屋贷款才能还款;还有两个银行的卡,是单位打工资和打奖金的银行账户……原来全TM都是霸王条款,这种明目张胆的强买强卖,似乎比数据库泄露还要可恶。

我顿时怒从心生,看着鼓鼓的钱包,才猛然醒悟,这些年钱包鼓了并不是因为挣得多了,而是各种银行卡充斥其中,那铜臭味比某些人脖子上戴的拴狗一样的金链子更难闻。因为激起了我对霸王条款的怒火,姑且称为小攻吧。

怒火慢慢平息下来后,我又想起一些事情,让人比较崩溃。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报过一个学习班,报名并参加了一个GCT考试,还即将发表一篇工作论文。而这些事情的完成,竟然都得益于信息泄露。学习班的那位老师,不知从哪里要来了我的姓名、电话、工作单位等信息,坚持不懈给我打电话推销学习班,经过了半年的深入联络和不断沟通,我竟然真的碰到了需要培训的考试,于是欣然报名;GCT考试就比较明确了,大概两年前我报名过一次,但是因为出差原因没有考。这个信息泄露出去以后,某大学的在职教育老师不停的联络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经过几个月的软磨硬泡,我终于妥协报名。在全国统考中,我的成绩还意外排在较高的档位。在职硕士这东西,去学学也没坏处,于是我爽快得被录取;论文的事,基本上是如法炮制。总之,这一年的经历,让我看到了中国服务业的远大前景。

好吧,我承认我比较贱。但是,我这个年龄的人,谁能保证这些事情以后不会碰到呢?信息泄露的弊端在这里中和了个人身上的懒惰因子。撒网式的营销,也恰好满足了我个人的需求。问题在于,虽然我并不是情愿将自己的信息泄露出去,但是我的某些个人行为,也迎合和默认了这种强行推销的方式。就像是前些年,一群神经病敲门卖保险、卖安利是一个道理,有些人确实觉得安利还是很好用的,只是价格贵了一些。这样的极个别人,满足了这种营销的利益增长点,促涨了不正之风。在这一点上,我做自我批评,我给和谐社会抹黑了。

在这些事情上,我是个典型的小受受。信息泄露,这本来是强奸我个人隐私的一件事情,我却学会了享受它。反过来想,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平台,可以激发我散布自己的某些必要信息、取得关注的欲望,而且还能够和推销单位平等交流的话,也许这会变成一件好事。这个想法连个雏形都不算,也许是我的一厢情愿吧。

因为有前车之鉴,所以,我今后还会继续享受。当然,骚扰短信等的东西,还是要设置黑名单的,现在的智能手机很好用。

停笔时我看到一则新闻,说韩国因为害怕隐私泄露,已经终止网络实名制了。天朝的管理人员还是可以再考虑一下。不过,这个事情其实跟本文的关系不大了。

One thought on “信息泄露的小攻与小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