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雪花静悄悄

不知是什么时候,走出屋子,已是满眼的雪花纷飞!她们那样的饱满,那样的轻盈,那样的充满盈盈笑语。我沉醉在这一年都难得一见的硕大的雪花上——南方的雪花——更加充沛,更加活力。飘动飞舞间,她们把身上的沉郁一齐甩掉。那样的单纯,那样的无瑕,美好得让人嫉妒。

虽然美好,我却不敢在没有伞的雪夜站在那晚昏黄的路灯下。我确实渴望那种与雪花一起飘舞的感觉——张开双臂,我就可以拥抱整个世界;抬头仰望,我就可以欣赏这世界上最壮观的舞蹈。然而,怯懦涌上心头,突然觉得张开的双臂很幼稚,抬头仰望很冰冷。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俨然成了一个没有丝毫情趣和感怀的人,可是这有什么办法?没有人想这样庸碌一生,也没有人相被现实同化!这个世界很多东西是永恒的,就像昼夜永远都要更迭,冬夏永远都要交替。昼与夜永远都无缘相见,冬夏永远都不能共舞。幸而有清晨和黄昏为人们排解,幸而有春天和秋天让人们充满期望。那一夜,幸而有这样的雪花陪伴。虽然只是擦肩而过,虽然没有飘然共舞,虽然最多只是隔着布伞,我已深深的将这一晚珍藏于心底。

也许多年过后,我仍会回想起这一夜——手捧着热气腾腾的保温杯,站在屋子的窗户前面,观望者那些硕大皓白的雪花,在路灯的浸染下渐渐的被染成昏黄,欣喜地看着他们从几千米的高空飘然而至,像是天堂的使者,变幻着的羽翼,最后有了一个平稳的归宿。她们在人间继续着天堂的梦境,带给人们无限的遐想。

每当看到她们时,我也会不停的怀念——在那些安静的夜晚,无须特意等待的雪花,悄然的飘落在窗户外面,那种感动更加无以言表。那便是故乡的雪,没有南方的雪那么冲动,也没有南方的雪那么难得一见,每年的那个时候她们必定会准时来到,带来一片祥和和安逸。故乡的雪更加轻柔,更加摇曳。她们像孩童一样在北风的吹拂下左右蹿跃,充满期待地挑选着自己的着陆地点。故乡的雪飘落的更加缓慢,更加悠闲,而且,她们并不急于溶化,而是尽情地享受着与其它雪花的欢聚一堂。于是,漫天的白雪覆盖了广袤的河套平原,阴山的刚毅与苍劲也被掩埋在了轻柔的面纱之下。

北方的人们在下雪时是绝对不会撑起布伞的!虽然他们大多并不善于言语,但我能够感受的到,那里所有的人都深深的眷恋着这里雪花。任凭那些淘气的小家伙们随风钻入衣襟,贴在脸上,黏附在头发之中,脸上始终洋溢之恶幸福的微笑。北方的雪天其实是很冷的,不论是下雪还是雪化之时。但人们丝毫不会感觉到寒意,尤其是在雪花嫣然而致的时候,那种心中暖暖的惬意让人心醉神迷,那雪后漫撒大地的珍珠白更是分外妖娆,每每置身其中都惹人流连忘返。

每当雪花撒满操场的时候,教室中的我们都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只要下课铃声响起,我们就像是听到了发令枪一般冲出教室,戴起手套,狠狠拥住一抱白雪撒向自己最亲爱的朋友,通常都会引起一阵无休止的酣战,直到满头大汗,浑身积雪,方才痛快淋漓,恋恋离去。那是我见过的最为美好的交流方式,朋友之间没有餐桌,没有酒肉,没有离别忧愁,没有对未来的担忧。就是那么畅快的欢笑着,玩闹着。回到教室,暖气片上摆满了各种花色的已经湿透了的手套,屋子里洋溢着淡淡的雪的清香。同学们满头大汗的咧着嘴傻笑,这是的老师通常会善解人意的在上课前晚来一会儿,或是同样憨笑着与同学们打趣玩笑一阵。

也许在南方长大的同学们永远都不会理解这种对雪的深厚感情,他们无法理解在撒满厚厚积雪的操场上踢足球是一种怎样的惬意,他们也许还没有感受过摔倒之后躺在雪地上那柔柔的冰凉是多么让人怀念,他们也无法理解被雪花覆盖任凭她们吹打得那种舒适和祥和。当然,也许最大的障碍是——北方的雪是融进骨子里的一种天然的清凉,使沁人心脾的一剂冬日的精神滋补。人们是与雪在想处,在交流,而不是在期盼。这是一种天然的活力,不用刻意去有所为或有所不为。

在故乡的雪花之中,我不用去想着怎样融入她们,想着怎样与她们共舞,想着怎样去享受雪天。我所做的只是继续着平静的生活,没有波澜,没有沉郁,更没有可笑的怯懦。就像是那些雪花,安静悠闲的飘落,安静悠闲的躺在来年更加肥沃的大地上,静静地等待春天的到来。没有南方的雪那么充沛,那么让人激动,听着宿舍楼到里和园区里的那些忘我的呼喊和宣泄,只是会心一笑。对旁边的人说:我能够理解他们!

当然,我更能够理解故乡的雪,她们就像是故乡的人一样——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稳,那么的祥和!这时的故乡也应该是雪花纷飞了吧。我想着那种北方特有的温婉,想着将要到来的新年除夕;想着也许毕业以后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就不会很多了;想着外面的世界那么广阔,总觉得有那么多的事情在等待着我们去完成;也想着这对父母也许有些不公平。我我深爱着我的老爸老妈,但我必须得离开他们,因为这是他们对我的期待。也寄托了他们对整个世界的期待。

期盼有机会,能够再一次无忧无虑的坐在父母的身旁,能够不用打伞地站在昏黄的雪中的路灯底下,能够在心中哼着那首中学时很爱听的一首歌——“灯火,雪夜,路灯下,几个朋友……”——是啊,我们都是爱浪漫的人,我们用各种期盼和幻想构筑着未来的生活,乐此不疲,穷尽一生。

那时的我,也许孤独正站在路灯下若有所思,静寂中,心中的那首歌竟然幽幽地在身后响起,是一种美丽的声音。我欣喜的转过头,正要说点什么,她却慌张的将食指竖在双唇前——说:“嘘!别说话,听听看……故乡的雪花静悄悄,故乡的雪花,静悄悄,静,悄悄……”。(完)

Mophe.ster At Fenghuang Street.07-1-18

Posted by 老派站长

2 comments

倾听雪花的声音,是一种久违的幸福。
看着满天纷飞的雪花,宛若无数的精灵飘舞在这宁静的季节,在青色的岁月里,洒下一身灿烂。

很久很久没有体会打雪仗的乐趣了,和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的同学,和邻居的伙伴,雪球打在身上的感觉是幸福。去北方看看雪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