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伟也是种病

在这个西部小城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扒开黄土就见煤。荒原上弯弯绕绕的小溪浸透着沉积了千年的阳光,顺着煤层留下的水也可以如此清澈。不见小窑洞,不见黑煤工,所有工作都由机械手臂代劳。所有的百姓都以煤卫生,以煤为荣。这些黝黑的煤块,在当地人手里闪烁着耀眼金光。我被采煤人这种恢弘的气势所征服。只在这样的地方,才能够真正理解,人类的力量如何让大自然瑟瑟发抖,如何把地球玩弄于股掌。大生产似乎是这里唯一的生机。

第二天,当我站在世界首屈一指的煤制油厂区中的时候,我又彻底被震慑了。清晨,雾霭沉沉,野旷天低,一片银光闪闪的储罐兀然挺立在天地之间,数量之多让人数不胜数,规模之盛让人啧啧称叹。林立的厂房上方,无数的烟囱扶摇直上,肥瘦不一,呼呼的冒着白气,直冲云霄,直到与暮霭和云层混为一体。整个天地都是灰色的,灰得那样纯正,不含一点杂质。

我顺着正门进去,用了四十分钟步行赶往污水处理中心,所到之处,尽是崭新的银白色管道,钢铁管架之多,堪比鸟巢的外壳。尽管太阳早已被遮蔽,可管道的表面依然明晃晃让人不敢直视。整个厂区人烟稀少,可并不影响设备按部就班的运行,走在路上,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庞大系统,是如何在这样少的人手中运行自如的。

一种肃杀的孤独感迅速充满了我的全身,我甚至感到有些寒毛竖立,耳旁巨大的蒸汽声,让我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我像是走在一个机械怪兽的血管中,怪兽的五脏六腑在不停的将我吮吸。于是,加快脚步想赶快看到些人影,以避免迷路的尴尬。可是越快走,就越走不到头。林林总总的管道和储罐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没有重复,没有雷同,而且还多了些亮色,多了些我见都没见过的古怪的化工设备。在这里我越发感到了自己知识的贫乏。

终于走到目的地,我迫不及待的办完了事,强装镇定的匆匆离开厂区。厂区外面依然是荒芜的平原,荒得只有些零落的野草,高不过脚踝。威风拂过,没有了油烟的臭味,我感到一阵舒爽。回到那个叫不上名的小镇,坐在一家环境不错的小旅馆中,突然有一种回归的感觉,白天发生的一切皆如梦境。

希望这也是人类的一场梦境吧,如此恐怖,如此凌厉。我们为了财富,为了发达,都做了些什么?难倒这真是我们需要的富足么?

宏伟也是种病,是人们心灵中的毒瘤,我们用自己的宏大与自然的宏大进行抗争,多么的壮烈,多么的可悲!

即日,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兰木伦镇

3 comments

这篇写得好!

恩确实不错,表扬一下。到了小镇还开始正常更新了,看来在大城市就是浮躁啊。

这几篇写的不错写的不错!表扬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