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9年10月

关于习以为常

哪怕我幼稚得只能啧啧叹息,

哪怕我贫乏得只能寡淡谴责,

哪怕我力量微薄如蝼蚁,

哪怕我一辈子都只能是个不明真相的,

朴实的群众。

我坚信自己拥有一颗人道的心,

坚信自己懂得悲天悯人,

坚信自己深切的爱着这片已经不再美丽的故土。

http://image.fengniao.com/vision/content/1/122-1.html

宏伟也是种病

在这个西部小城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扒开黄土就见煤。荒原上弯弯绕绕的小溪浸透着沉积了千年的阳光,顺着煤层留下的水也可以如此清澈。不见小窑洞,不见黑煤工,所有工作都由机械手臂代劳。所有的百姓都以煤卫生,以煤为荣。这些黝黑的煤块,在当地人手里闪烁着耀眼金光。我被采煤人这种恢弘的气势所征服。只在这样的地方,才能够真正理解,人类的力量如何让大自然瑟瑟发抖,如何把地球玩弄于股掌。大生产似乎是这里唯一的生机。

第二天,当我站在世界首屈一指的煤制油厂区中的时候,我又彻底被震慑了。清晨,雾霭沉沉,野旷天低,一片银光闪闪的储罐兀然挺立在天地之间,数量之多让人数不胜数,规模之盛让人啧啧称叹。林立的厂房上方,无数的烟囱扶摇直上,肥瘦不一,呼呼的冒着白气,直冲云霄,直到与暮霭和云层混为一体。整个天地都是灰色的,灰得那样纯正,不含一点杂质。

我顺着正门进去,用了四十分钟步行赶往污水处理中心,所到之处,尽是崭新的银白色管道,钢铁管架之多,堪比鸟巢的外壳。尽管太阳早已被遮蔽,可管道的表面依然明晃晃让人不敢直视。整个厂区人烟稀少,可并不影响设备按部就班的运行,走在路上,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庞大系统,是如何在这样少的人手中运行自如的。

一种肃杀的孤独感迅速充满了我的全身,我甚至感到有些寒毛竖立,耳旁巨大的蒸汽声,让我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我像是走在一个机械怪兽的血管中,怪兽的五脏六腑在不停的将我吮吸。于是,加快脚步想赶快看到些人影,以避免迷路的尴尬。可是越快走,就越走不到头。林林总总的管道和储罐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没有重复,没有雷同,而且还多了些亮色,多了些我见都没见过的古怪的化工设备。在这里我越发感到了自己知识的贫乏。

终于走到目的地,我迫不及待的办完了事,强装镇定的匆匆离开厂区。厂区外面依然是荒芜的平原,荒得只有些零落的野草,高不过脚踝。威风拂过,没有了油烟的臭味,我感到一阵舒爽。回到那个叫不上名的小镇,坐在一家环境不错的小旅馆中,突然有一种回归的感觉,白天发生的一切皆如梦境。

希望这也是人类的一场梦境吧,如此恐怖,如此凌厉。我们为了财富,为了发达,都做了些什么?难倒这真是我们需要的富足么?

宏伟也是种病,是人们心灵中的毒瘤,我们用自己的宏大与自然的宏大进行抗争,多么的壮烈,多么的可悲!

即日,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兰木伦镇

让人性照进“称号”

湖北长江大学的三名学生,在与同学协力营救落水儿童的过程中不幸溺亡。谨对三名勇敢的同学表示崇高的敬意。从任何角度来看,这样的行为都是值得人们感动的和赞扬的。

对于生命的热爱是人类最为恒久的美德,闪烁着人性的光辉,是亘古不变的普适价值观。勇敢的心灵,崇高的人格,和纯真的性格,这些美德都是对热爱生命的人们的定义。只有人格高尚的人,才能在万分危急时挺身而出,伸出援手。在这样光辉的人格力量面前,所谓“称号”似乎显得如此无力。

在媒体对此事的宣传大肆铺开之时,我们看到的仍然是枯燥的讲述,虚伪的奉承,和“授予XX称号”的恶俗行为。在劣质的政治宣传中,几十年不变的革命英雄情结一直笼罩在人们心头,挥之不去。似乎已经成为了宣传工作者应付此类新闻的法宝,意在保证不出错,也不出格,平平淡淡的把“英模”们一个个送走,又一个个淡忘。

救人的大学生们是伟大的,也可以被称为英雄。但是,我们在怀念他们的时候,需要多一些尊重,多一些人性的烘托。这样才能避免所有“英模”们格式化,才能真正对得起英模的崇高,才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种力量带来的极大感染力。

最好的缅怀,是站在人性的立场上的缅怀;最好的纪念,是真实客观的记录。一切强加给时间本身的意义和高度都是可耻的。只有站稳了人文立场的脚跟,才能跃升至伟大的时代意义上来。甚至没有后面的跃升都是可以的,强加给他们的政治意义和时代感,反而会将最为朴实而高尚的人品弄得肮脏不堪,让人不忍卒读。

说为救人而牺牲的三位大学生是“90”后的楷模,说他们什么拯救的不但是弱小的生命,而是拯救了90后一代的担当云云……请注意了,所谓的“80后”、“90”后是非常具有侮辱性的,这样的称呼永远都是上一代人强加给我们的,用以取笑我们的卑劣词汇,是被形容者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接受的。而现实是,我们反而在长期的错误误导中接收了这样的侮辱。我们跟当年二战后美国“垮掉的一代”有着明显的区别,那是自由的释放,甚至是诗情的爆发,虽然也有疲惫和败落,但是实践证明了,自由发展是人类最为美好的愿望,健康开放的社会环境是一代人成长起来的必备条件。

而当今的80后90后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呢?当然,我们不能说不开放,也不能说不自由,那是会犯错误的。至少可以说,新中国没有这样的传统。所以,不必奢望把一代代人都推入阶级斗争的伟大漩涡中了,政治的感染力在年轻人眼里已经跟餐桌上的黄段子没什么区别了,只可远观或者亵玩焉。

想要纪念为生命而献身的伟大的人们,就请摘掉可笑而狭隘的称号吧。每个人都对生命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此事与崇高人格有关,与人性的美好有关,与伟大的爱有关,而与见义勇为称号存否无关!让人格照耀称号,让可笑的称号销声匿迹。

意识形态的暴力衍生

近日,河南价值3.6亿的彩票大奖着实让媒体神经过敏,好事者们纷纷趁机麾师河南,帮助不明真相群众有序地进行集体无意识。铺天盖地的文章报道打翻了醋坛子不说,还满口酸水横流。得到消息的人们,全都浸淫在打土豪分田地的“美好”活动中,“这事情只要不出问题就一定有问题!”——这就是网络媒体时代的强盗逻辑吧。穷人变成了无知的人,年轻人变成了鲁莽的人,既得利益者一旁嗤笑。何等的悲哀。这种贱民化倾向已经让人厌烦。

首先,获奖人是否舞弊?这个问题已经有人站出来解答了,彩票中心说没有问题,彩票投注站也说没有问题,公安机关没有调查立案,没意外的话,那么多好事者中,估计连报案的人都没有。那么,仅凭猜测凭什么要说有问题?彩票界出过问题,这一次就一定有问题?凭经验说话,一个人挣3个亿就一定有问题?你的经验太狭隘了。

其次,为什么没人来调查?说这话的人,你给谁说呢。不如先问问自己,如果你哪天被强奸了,你知道要去报案;你被人捅了一刀,你知道先去医院。可你知道公共设施损坏要打那个电话吗?你知道有人违规建房怎样去投诉吗?你知道官官相护谋利损民怎样去申诉吗?你知道怎么打官司吗?你知道怎么参与民主活动吗?……你以为国家是开学校的?什么事都趴在耳朵边告诉你?你们这些蠢货,只知道责问、质问,就这智商,你问得着谁啊?

贱民并不可拍,可怕的是集体犯贱。中奖的不是你,中得多的不是你,你就觉得有问题。当党首的不是你,你觉得有问题吗?福布斯首富不是你,你觉得有问题吗?答案是,当然有。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

贱民思想的渗透已经历经千年,互相欺压,共同落后,已经是千百年来中国百姓的通病。只要大家都穷就不是穷,只要大家都死就不是死。有人先富起来,你们就说国家贫富差距大,分配不公。有人因病至穷,你就说国家医疗体制积重难返。有人说中国人权得不到保障,你立刻就感到自己被人侵犯。你丫们傻逼得屁眼生蛆了。

媒体似乎成了意识形态暴力的放大器,除了统治工具就是煽动工具。就中国的媒体而言,就算是新闻体系开放搞活,就算是我们拥有真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你们也是一堆垃圾。意识形态还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是低于意识形态很多层级的人性。

好像在长期积弊的意识形态中,暴力成了主要线索。顺着这条线索,可以触摸到无边无际的丑陋和人情冷暖的悲哀。我越来越担心,这种悲哀会演变成惧怕,演变成不可逆转的崩溃和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