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7年5月

戒烟日的无病呻吟

本以为昨天是世界禁烟日,守了一天的戒,却突然在凌晨零点零一分拿起红塔山时被告知今天才是禁烟日。事情就是这么怪诞,比如说你坚持了很久的一个人生信念或者心灵信条,当行将就木的时候才发现那其实是不合时宜或者是过期了的想法。时空的错位是很多人心理上的一个漏洞,人们不知不觉的将自己停留在时空中的某个位置而沾沾自喜,岂知很多想法和做法原本上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我终于还是放弃了再守一天戒的想法,尼古丁的诱惑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超过信念的力量了,我把它归结为人生颓废失败的开端。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会不停的被一些东西侵蚀,健康、感情、时间都在慢慢的遁入无形。走出去了,有很多事情便更加身不由己。

很多同学朋友惊讶于我也吸烟这件事,我说,我掩饰的岂止是一个隐蔽可以形容。凡是知道我眼烟瘾的人,早已是司空见惯了;而不知道的,甚至想都没想过。我的生活也类似于此,分裂的各种身份和感受交杂于羸弱心灵,尽管身躯越来越结实,内心却被不停的撕裂、愈合、再撕裂。死去活来的折磨,让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的告诉我,试着找回自己吧,那是你迫切要做的事!

其实,一个个体又怎能真正的找到自我呢?一个桃子在树上是种子,拿在手里就是食物,装罐后就是商品,买卖出去了就是GDP。那你说一个桃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许你会说那就是一个桃子,桃子就是桃子,又能怎样?那就不能怎样了。如果你觉得桃子就是桃子的自我,那我的自我就是一个人,一个人是什么呢?难道我可以不考虑我是我妈的儿子,是朋友的朋友,是同学的同学,是老师的学生,是情敌的眼中钉,是未来孩子的父亲,是今后老婆的那个……如果我就是一个人,而不管我的父母、朋友、情人等等,那我这个人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的结论是,人生活在世界上,永远不可能找到真正的自我,我们生存在世界上的目的就是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寻找合适的角色是对的,而所谓自我则是虚空的。

之所以烟雾缭绕,是因为每当心情沉重地时候就会点燃一支。其实,这是一种排解的借口,就是说每当很伤感时,没有很好的方式去解答,于是就找个地方静一静,结果静一静还是很烦,于是就想到了这个东西,至于为什么想到了,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无意中这样闯进来。很多吸烟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经历。其实吸烟已经不是一项活动,而只是一个心灵排解行为的附属品。

和朋友一起冒烟时,气氛是不一样的。每当烟雾迷蒙了双眼,兄弟之间的真心话便很容易被勾出来,大老爷们儿的伤感和情绪是被埋藏很深的,惟有尼古丁可以释放,这与醉酒是截然不同的。

我本人还有一段很神奇的经历——吸烟确实扼制住了我的鼻炎病情。这种事真是匪夷所思,但是每当我粉尘过敏或是感冒引发鼻子难受时,一支香烟就可以代替两盒昂贵的消炎药。百试不爽,这样已经持续了半年多了,所以我的身体对于烟草有着天生的好感,相比较花香而言,烟香更加适合我。

每当远处华灯初上,潇湘大道阑珊灯火映入眼帘,烟嘴牢牢地掉在嘴边,我总能感觉到心脏实实在在的压在了胸中,那种对生活的感知和对自身存在的认同是迄今为止任何一项活动都无法比拟的。

毕业时间逼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事情做得过分了,自己的遗憾并不一定是别人的遗憾,自己的留恋也未必是别人的留恋,没必要强加于别人什么。生活方式是自己选的,即便有所蜕变,也不会剩下什么精髓和共性,让那份感情随风而逝吧,时间能够带走一切……

我狠狠地将烟头摔在地上,重重地踩了下去,这是整个过程中最享受的时刻了!!

莫叫美景逝匆匆

莫叫美景逝匆匆

一路笑语声声、快意美景,
毕业的心情点缀了艳阳高照的夏日。
不停的奔走攀爬,
直到清风朗月、灯火阑珊。
伴着夜色,
也伴着淡淡的情愁。
莫叫美景逝匆匆,
共同留住这里的美好记忆。
就要再见了,
我们曾经寄予无限感怀的,
这一座麓山!



非学·派清新颜色皮肤For-ZBlog!

非学·派清新颜色皮肤For-ZBlog!

已经为zblog做过N款皮肤,可是满意的不多,大多数都压箱底了。先前的ST完整版是比较满意的一款,但是无奈功能过于繁杂和图片数量过多导致网页打开速度堪忧。忙里偷闲做了一款简洁实用的,欢乐一个清新一点的颜色,缓解一下毕业的紧张情绪。zblog陪我度过了大学里最为美好的一段时光,我要感谢它的制作者们,谢谢啦!毕业以后如果还有时间和精力,我一定会继续支持zblog的发展的。

ST完整三栏风格:点击这里

现在使用的皮肤-简洁橙色

也曾风雨也深情——毕业特刊序

也曾风雨也深情——《新枫报》毕业特刊序

常听到中年人打趣说,结了婚就变成半个哲学家了。我最近倒是有一种异常强烈的感觉,毕了业就变成了半个诗人!以前素来嘻嘻哈哈、不修边幅的同学损友们,只要扎堆促膝凑合在一起,只要说起毕业的林林总总,就总不见有人嘻哈得起来了,哥们儿几个要么是唉声叹气,要么是追忆往昔,煞有介事。

半个诗人是用来干什么的?觥筹交错,残羹冷灸,挠墙撞树,自残痛哭……只要留得一套完整身形,就任凭你怎么折腾都没人觉得你是精神分裂。这就是毕业,是一段学业的结束,是一次内心的成长;也是一次历练,一次对昨天的忏悔;还是一次对今天的拥抱,和对明天的无所作为!只要到了毕业,一个个嫩种子就长成了老油条,油了吧唧的又显得那般悠闲,那般坦然自若。反正走出去还是一摊新鲜的牛粪,不如抓紧时间在学校里充几天大爷。除了做毕业设计时的师兄师姐,走在校园里随处都可以看到面庞稚嫩的小弟弟小妹妹们,偶尔几声“学长、学姐”朗朗上口,那叫一个情不自禁的美!

四年的时光倏然掠过,长短宽窄都无从估量,我们像是在时光的云彩下面抬头仰望,虽然五彩斑斓却永远只是昙花所现。大学几年对于时间的概念早已超出了日月如梭、白驹过隙的几多无奈,考虑更多的竟然是未来人生的面包和啤酒。于是物欲横流和千般烂漫交杂于胸,那种即将唱响“离歌”而又“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的几多心酸,直逼得人顿足捶胸骚首无措。无奈之下大家一股脑的坠入回忆之中,肆无忌惮的把自己置身于过去的那些点点滴滴的感动,任凭它们汇聚成的汹涌洪流,冲淡心窝里渐渐涌出的离别泪水。

最近常在校区里面做毕业设计,抽出空儿来就到处乱转,聊以慰藉心里的挂念。站在居住了三年的六舍屋顶,随性的躺在倾斜25°角干净而又平坦的屋顶上,北面凤凰山上郁郁葱葱,南面的法学楼和新闻院相得益彰,西边的麓山明朗而威武,东边的湘江飘来阵阵河香,这一切都让人心旷神怡。然而,现在的六舍毕竟已是人去楼空,静谧的风语无处诉说,显出几分悲凉。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故地重游,便不自觉地感怀不已。想起那时的秋冬之交,阳光明媚,气温宜人。房顶上星罗棋布的绿色军被从摇摇晃晃的木头床上逃了出来,伸展开来像是进行光合作用。那上面的人,有的埋头读书,有的闭目养神,有的吉他弹起低声吟唱,有的约来女伴共享日光……那是印象中最为闲适的午后,除了阳光什么都可以不去想,除了享受生活,一切都是虚无。我想我这一生也许都不会再拥有这样的屋顶了吧!

这座蕴积了千年的学府里,有无数的细节悠远而美好,在临别之前,每一次不期的相遇都侵袭着将行者的内心,隐隐的痛楚让人窒息,更多时候我们苦于无处释放,只有独自承受。见了同学依然笑颜灿烂,见了朋友依然热情如故。毕业这年唯独多了些对未来的寒暄,其实大家都深知,这种寒暄真的只是聊表心意,将要到来的一切就永远都无法捕捉。几年的时间就能积攒无数的懊悔和怨愤,何论长久?校园象塔虽然纯洁无暇,却也免不了风雨吹打。我们增长了知识也找出了问题,发现了自我也领教了差距,我的下铺兄弟一直到大四入党时还深情言语:风雨之后方见彩虹!是啊,风雨无处不在,哪能悠然处之。学校如此,走出校园更是几多辛酸!

我谨用这篇文章的题目聊表毕业之感怀,细想起来最近一直奔忙于工作和设计,竟然是第一次想起离别琐事。有着可爱署名NANA的短信飘至,让我想起当年《新枫报》创刊之日的激情不减,这份报纸能够延续至今必定凝聚了很多同学的思想结晶和辛勤汗水,在此感谢你们的继承和发扬。

应邀写序,稍有感怀便一挥而毕。粗糙之处还望见谅,祝愿本次毕业特刊编撰成功!

2007年5月14日于大气实验室

地震的那些事儿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发生7.8级严重破坏性地震,全国各省均有震感;我所在北京也发生3.9级地震;家乡内蒙古也有强烈震感……祈祷灾区人民能够熬过这一关!
  谨把这篇去年写的文章进行置顶,算是为灾区人民鼓劲。只要齐心协力,没有过不去的坎。

  晚上九点多钟,大刚没轻没重的打来一个电话,说家里又地震了!我正在蹭别人网卡上网的没皮没脸的窃喜中难以自拔,这一句话弄得我差点就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从麻木的大脑皮层中捡回一点苟延残喘的神经细胞,迅速问道,几级?三秒钟的沉默“……电话打了一个小时了都打不通……”我即刻崩溃,感觉大脑出血。猛地站起来,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床沿上,来不及想为什么自己长了这么一个傻大个儿的无聊问题,拿起手机和电话卡朝着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套平原猛烈发送电子信号。

  一段崩溃的时间过去,我逐渐恢复了理智。打开各大网站,并没有看到有关猛烈地震的新闻报道,明白一件事:那应该不是什么灭顶之灾!给几个要好的朋友打了电话,发现大家也都没打通,处于无知而紧张的等待之中。这种等待是痛苦的,悬于一根电话线的焦虑就快要把大家勒死了。突然,座机的那条线神奇般的接通了,嘟嘟的声音持续了几十秒钟,我的手上握出了汗珠。老妈慈祥可爱美丽动听的声音响彻了耳际,看样子没啥事……我激动得喊了声老妈,过后就是无休止的询问,老爸好吗,老妈好吗,老人们好吗,邻居们好吗,房子好吗……总之一切正常,虚惊一场。

  没经历过地震的人也许不能够想象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那种天塌地陷、鬼哭狼嚎的惨状,足以让经历过的人心有余悸、难以忘却。

  那年我还在念小学,地震发生时也是“五·一”节(这个时间总是发生地震,怪哉!),我和死党蹲在床边傻乎乎的玩着变形金刚一类的东西,我的那一条面貌极其丑陋而且食量惊人的京巴狗不停的咬着我的裤腿,蹭来蹭去。我恼火地把它踢打到一边之后又蹭了过来,似乎是心情极度烦躁不安的盯着我,可我依然没有理他。

  那时,老爸老妈住在楼下,我和爷爷奶奶住在楼上。地震发生时的情景我记忆犹新,我与同学在楼上玩耍,突然间,那张摆满了玩具的床猛烈的震颤,我被吓呆了,竟然愚蠢的在想会不会是房子质量不好,楼板要塌掉了。可是大约经历了十几秒钟的摇晃,我们惊奇发现床并没有掉到楼下去,而且所有的东西也都跟着在不停的摇晃。大量的灰尘升腾起来,遮住了部分视线,摇摆的幅度逐渐增大,我心里恐惧立刻弥漫开来,甚至无法自己站起来。一个甚至不知道地震是什么东西的小屁孩,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命即将面临威胁……

  危急的时刻,呼吸似乎都将要停止了,可怜的两个小学生等待着将要到来的一切而无可奈何、不知所措。这时,一个并不矫健的身影迅捷的闪过门廊,奶奶一边摇晃着身体,一边朝我声嘶力竭的朝着我喊着什么,一个念头终于回到脑海中,逃!不管发生了什么,逃离也许是最见效的方法,它可以掩饰恐惧,可以让人舍弃除生命之外的一切,可以让人找回最纯粹的本质。总之,要竭尽全力的跑开,所要面临的一切都不重要。

  我和死党一前一后的跟了出来,奶奶带着我们疯了似的冲下楼。老苏联楼房的黑暗楼道里,即使是白天也看不清具体有什么东西,我只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北方尘土的腥臊气味,以及不知道与人还是与墙面撞来撞去的疼痛。后来的十几秒钟,也不知道是伴随着碰撞还是摇晃,总之当我跑下楼站在大院中的时候,已经有点站不稳了。我似乎看到了房子的裂缝,看到了满地的杂物,看到了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表情,看到了我的亲人们,爷爷、奶奶、妈妈……对呀,我的爸爸去了哪里?我拉着那紧握着我的妈妈的手,茫然而无奈。

  老爸终于还是跑了下来,“你们都下来啦,那就好啊”!这一句话惹得老妈哭笑不得,甚至有点哽咽的埋怨了起来。原来爸爸是在摇晃最为剧烈的时候跑上楼的,他感觉到危险后的第一反应不是他自己,而是还在楼上不知所措的儿子。可他跌跌撞撞的跑到楼上,发现都已经不在上面了,这才急忙跑了下来。这时候,震动和摇晃已经没有了,如果震动多持续几秒钟,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那时的爸爸竟然还是一脸憨厚的笑容,从那以后,这张笑脸就永远镌刻在我心里,直到离家千里之外,直到遇见危险和挫折,总是想起那笑容,淡定而沉稳,临危不惧,勇敢坚毅。

  再往后就是两个多月的地震棚生活,每天在棚子里钻来钻去的过着野炊一般的日子,竟然还有些惬意。晚上,一家人在棚子里支起手电筒,一副扑克牌和一台收音机就可以打发过去,一家家的欢声笑语透过并不隔音的帆布传了过来,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灾难这码事。唯有收音机里面间隔几个小时就会播放一遍的地震信息预报提醒着人们不要忘记生命的可贵。偶尔光临的零星余震,也已经轻易触碰不到恐惧的神经了。

  一生中总要经历一些苦难和挫折,那种苦难中的真情流露才是对心灵的一种历练。你会发现其实有很多颗勇敢的心,时时刻刻萦绕在你的周围,在你几近崩溃的时候,他们总是会站出来鼓励你、帮助你、或者是默默的祝福你。无论在什么什么灾难面前,人性的光辉总能够驱散乌云,迎来一片蓝天。

  以后我每一次跟朋友们说起这段经历时,并没有太多的形容和描述。我只是不停的告诉他们:只有勇敢的心灵,才是幸福的!

  是啊,勇敢的,才是幸福的!如果理想在远方,就勇敢的奔向它;如果遇到了险阻,就勇敢的面对它;如果遇到了困难,就勇敢的征服它;如果幸福在走远,就勇敢的跟随它;如果爱情来临,就勇敢的说出来……人的一生还能有比死亡的威胁更加恐怖的吗?既然终究要面对死亡,不如在它还没有到来时勇敢的去面对,我只希望我能够在化为一缕青烟袅袅升天的时候,能够有人说上一句:这厮是个勇敢的人!我也就不枉在人世走这一遭了。

2007年5月7日 湖大德智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