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

用方言耍

《疯狂的赛车》中那两个满口浓重陕西腔的杀手差点逗得我笑岔气,以至于我有点懊悔没好好学家乡话。方言俗语幽默魅力直白而又自然,无须用力的表现就能引来笑声,亲和力自然没得比。

电影中使用方言并不是很新鲜的手段,顾长卫的《立春》,宁浩的《疯狂的石头》以及他风格类似的后续影片,这些作品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隐匿于中国地下乐坛中的方言民谣,则一直是小众乐迷们乐此不疲的追捧对象。这些人没有很高的知名度,也没有华丽的包装和宣传。他们凭借着年轻人的热情和对音乐艺术的特殊感受,表达着对生活的热爱。

他们的表达方式或戏谑,或调侃,或抱怨……那种淡定中的黑色幽默让人心生敬佩,乐观和快乐的情愫若隐若现,歌词中嘎词儿总能惹人狂笑。

面对生活的失意,面对事业的压力,他们没有怒吼,没有摔吉他,也没有自怨自艾,有病呻吟。而是选择了勇敢的面对,自嘲而快乐的活着。这种淡定的巨大力量可以用简单的和弦和流行化的曲调表现出来,自然归功于故事化的内容。戏剧化的写法是他们创作歌词的常用手段。

听着这些方言民谣,就像是和一群老乡们蹲在村头的大树下面,一边晒太阳一边讲故事。敞开心怀,谈笑风生,在互相贬损或者自我嘲弄的平实趣味中,体会人生,慨叹时代,感觉很舒服。

后来想想,主流乐坛中并不是没有这样的人。受很多人鄙视的口水歌手庞龙就是这样一位,他在世界民谣界的口碑和知名度应该不是随便哪个“艺术家”能够比拟。东北话的变异民谣普及比较快,这和中国的北方文化经常性的高调“现眼”不无关系。

今天,非学派谨推荐歌手马飞的几首歌。如果您还对其他类似歌手有兴趣,可以查阅历届迷笛音乐节的歌曲作品,或者访问“东东枪”,或者访问“MicroMu音乐厂牌”查找。

点击收听:
马飞的《我能chua》

[陕北说书]毛主席在延安

弥漫沙滩阳光的味道

弥漫沙滩阳光的味道

 [audio:http://dny.web-log.nl/dny/files/03_hope.mp3]
点击下载
歌曲:《Hope》 唱片:Sleep Through The Static 艺人:Jack Johnson

从我有音乐记忆以来,对英文歌手都是敬而远之。一看到成片成片的英文会头晕的人,对于音乐的热爱也许抵消不了这种与生俱来的痛苦。那在手中爱惜不已的第一张英文专辑,好像是从谁谁那里借来的歌剧《猫》的原声CD,听得云山雾绕,但还是深深为之感动,也许这就是我对音乐无国界的启蒙认知吧。

一直到后来的各种歌剧、各种摇滚、各种乡村、各种爵士,每一种外文歌曲都伴随着我对语言的恐惧,幸运的是,我还是坚持接受着这种异国文化的冲击,享受着飘飘乎的微弱快感。

说来有点惭愧,大学的时候某人总是时不时的想我推荐各类风格迥异的摇滚。当然,我是乐于接受的。但是,我对剧烈音乐的震撼耐受力,实在是与同龄的年轻人不可同日语。后来,我发现我竟然极其伪小资的喜欢各式各样的温柔小曲,或者从堕落街的博爱音像店淘来廉价的肖邦和莫扎特。我固执的认为,我能够从中听得到自然的声响,以至于残奥会闭幕式上听到肖邦的曲子就激动得直拍大腿。

渐渐疏远的摇滚,让我更好的接触到了一些其他风格的歌曲。其中,我能够完整的拼出主唱歌手名称的国外歌手又是那样的寥若晨星。Jack Johnson就是其中一个,这个男人的歌喉充满了磁性,我不用猜测乐曲的含义就能明白,这个人有着强烈的夏威夷情节。只要嗓音响起,阳光、沙滩、幸福生活就会充斥这我的脑海。记得当时,我坐在湘江岸边的台阶上,晒着中国中部特有的日头,轮番不停地听着那张《In Between Dreams》,饶舌的歌词充满了生活情趣,温柔的曲调让我忘记身在东方古国,飘然应允着外来文化的疯狂洗礼!

上面一首Jack Johnson近期的歌曲,风格继承得相当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