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者

黄昏,我背着三脚架闯进动物园,看到一排排的长枪大炮感到有点腻歪。

摄影已经成为了人们交往耍酷的附属品,大家齐聚一堂,不论景致多无聊,不论光线多么平淡,只要人多的地方,长镜头多得地方,就总有一大群人呼呼啦啦的聚在一起。谁的镜头长,就像是谁的阴茎长一样,人们鏖战在这种无声的战斗中,乐此不疲。当今的摄影,像是吃了春药,又充满了铜臭味。

我无心景色,只想找点会享受摄影的人,让我内心释然。我说,我越来越讨厌带着相机出来了,是个累赘。坚强说,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理由……

6 comments

测试一下我的头像。吼吼。

呵呵,还是你道貌岸然那一张!!

好久没来了,还是那么热闹

玩摄影这东西好像就是在比钱,不是谁拍的好,而是谁的个头大。

比如机身是无敌兔镜头确实腾龙XXX附厂的,那么你的看透不一点行~~~

出好片子比较有成就感。
除了钱,我们总得想点别的什么东西。

你和小S都没我的长

一语双关,,流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