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2年1月

那些年曾经一起去过的奥体公园

那些年曾经一起去过的奥体公园

冬天的奥体公园一片落寞,死气沉沉。

深夜的时候才醒来

大概很多人有熬夜的习惯。

最早鼓励我晚些睡觉的,是我的一中学老师。他总是鼓励同学们说,人生拼搏又几年?在这最值得拼搏的几年中,少些睡眠又何妨。可是结果往往很蹊跷——熬夜做题的人很多,上课的时候反而睡成一片。“特困生”给我的启示就是,年龄大的人,总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奔六十去的人们,一夜只睡四五个小时的大有人在。可是年轻气盛的,怎能耐得住那一夜酣睡的诱惑。

后来鼓励我晚睡的,应该是大学的损哥们儿们。那时候,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网友力作成了整个男生寝室的壮阳药。那帮人整夜开会、商讨地图战法,研究打怪升级,全不顾他人休息。一群光棍打网游,这是我对大学生活最深刻的印象。这“玩物丧志”的事情给我的启示就是,有时候不是你想睡就能睡得了。

毕业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才觉得自己真的很欠。于是下定决心以勤补拙吧,见到相关的书籍就想买,见到有用的网页就要存,那种劲头让我自己都很敬佩。有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两三个小时了,还要一骨碌翻起来打开电脑编这编那,一副要死要活的鬼样子。这段与奋斗有关的日子给我的启示是:有时候,你自己想睡、有条件睡,也不一定能睡得进去。

好了,现如今已经换了一份工作,大抵年龄也到了,那种要死要活的劲头慢慢消失了,留下一副瘫软皮囊。不过那愿望还在,觉得还能折腾几年,所以,偶尔还能熬一熬。本就是假装在深夜思考,所以屁都想不出来。只能抱着一本书狂啃一阵,然后妄自菲薄,慨叹人生。眼睛里总是泛着血丝。由此,我也得到一个启示:如果一个人眼睛里泛血丝了,那不是真在熬夜,那是在熬精神。就是想把自己的精神熬没了,来日再走进那污浊的人世间,迷迷糊糊的反而不觉得难受。

熬夜,看似在熬时间、熬精力,其实是在精神世界里“倒时差”。白天做不完的事情,拖延到晚上做。静心屏气的做事情,少了许多干扰。就连深更半夜在电脑上看电影、收菜地都比在单位舒坦。第二天又强忍着去坐班,忍受那种毫无激情的煎熬。渐渐的,这“时差”就倒过来了。晚上精神矍铄,可以看自己喜欢的书,陪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白天则表面光鲜亮丽,实际上做机械运动,养家糊口。看似两不误的事情,其中蕴含着几多心酸。

从强忍着熬夜,到想睡觉而不得,再到喜欢熬夜。这变化着实让人不解,年纪越大,反而越混乱。有个冷笑话说,炒股票的人一般都有婴儿般的睡眠——半夜常常哭醒。睡眠这事情,总是夹杂着太多的纷纷扰扰。所以,人们越来越羡慕那些整夜睡得没心没肺的人,尤其对于城市里的那些亚历山大们来说,那是一种怎样的人生修行啊!

即便真的养成了熬夜的习惯,也不必担心。因为,哪怕是只有黑夜中的快乐,也比无边无际的混沌人生强百倍。

农民工向铁道部撒娇的内部逻辑

不知道找谁代笔写了篇恶心人文章,就像是农民工写信给铁道部撒娇,潜台词是说,哎呀,你们会用电脑的文化人,就知道欺负我们,不给我们票,我们要被你们弄死了。这种调调很恶心,本质上跟XX的博客是一样的道理,那就是一味迎合大众。撰写和拥护这段新闻的人,也一定是混淆是非的高手。反正大家都是要谩骂的,不如想个损招一骂到底。找个什么办法呢?有人眼冒贼光,盯上了过年回家的农民工。用农名工的口气拟造一封煽情的家书简直太没有难度了。而且,用这个来侮辱铁道部是再好不过的武器。

不过用这样的方法起到恶心铁道部的作用,其内部逻辑是有问题的。就像是你极度憎恨一个人,就用大便去甩他,以起到解气的作用。但是,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我其实是为了督促你进步,让你成为更好的人。首先,你用板砖要比用大便好,作为一个有骨气的人,拿起板砖砸人,会赢得很man的气质和骁勇的形象。而大便则首先恶心的是自己;其次,你要甩也直接甩他本人,不要那其他人当靶子。就像你恨你们单位的领导,却要在学校门口等着欺负他的女儿,这个逻辑就是不对的。你可以跟你们领导大打出手,但是欺辱家人,就是你的混蛋。

用农名工的名义恶心铁道部,并以此不分青红皂白的抨击网络购票。这种做法就有类似以上的逻辑错误。因为,如果你觉得这新闻是客观真实的,并且很解气。那么很遗憾,你是一个骨子里歧视农民工的人,也就是说,你是一个狭隘的、有歧视的傻逼。你会潜意识的认为,农名工不是城市建设者,而是大便。再者,你用农名工当幌子去埋汰铁道部,就是逻辑混乱。不是农民工不识字而买不到票,而是大家都很难买到拥挤线路上的列车票。近期,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网络购票的成功率其实还不到20%,那实际情况就更糟糕了。网上买不到票本身也不是网络购票这种东西是否该存在的佐证,在那些拥挤线路上,除去网络购票的那20%,还有80%的票,你排队是可以买到的。买不到并不能说明这是网络购票的问题,更不能说明这是造成农名工买不到票的原因。

我近期也从网络上购票,因为我的购票线路并不是拥堵线路,所以,我的买票过程还算顺利。基本上刷新半个小时,就可以买到一张,并没有用到什么高超的电脑技术。而且,买完之后,我还成功的改签了一次,除了几次无法登陆提示,其他过程一路畅通。这跟登录QQ,看你暗恋女孩子的空间,还删除访问记录的难度是一样的。据我所知,不知道有多少农民工玩QQ比我玩得好多了,网络操作绝对不是问题。至于半个小时的时间,农名工真有那么忙么?这半个小时时间,总还有的吧。好吧,新闻上还说,需要网银,这个我无法判断,因为农名工大哥们用网银的实在是少。但是我认为那个老板如果真想学的话,整个过程也不会超过一天时间。这是农民工管理上的缺位,亦不是购票的问题。这倒像是那个老板比较傻X,连个网银都不会用,你当这个老板就窝囊了。

还有人在网上叫板,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谁也不敢保证到了四、五十岁了还会用那个时候的电子产品。我勒个去,有本事你回家把你年迈的父母的手机都摔了,并跟他们说,你们都四、五十岁了,用什么手机,你们应该不会用手机啊。看他们会不会告诉你,其实你不是亲生的,而是从臭油河里捡来的,并且脑子里呛了臭油的水。

铁路并不是中国的X大发明中的一种,最早的成熟铁路,可以追溯到1830年的美国。到20世纪初期,铁路甚至被一度成为“夕阳产业”。而中国的问题并不是单纯的铁路问题,而是集中了专权、腐败、暗箱、欺诈等各种黑暗面于一身的政治问题,所以,中国的铁路才积重难返。从中国铁路的总体发展水平来看,铁道部把中国铁路搞成现在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吊样,本身也是一群Losers,不配跟农民工叫板什么社会公平,什么照顾弱势群体。但是,仅从网络购票这一点上来看,铁道部的问题,显然不是是否增设网络售票的问题,而是怎么把网络购票管理的更好的问题。那些一张嘴就骂网络购票是狗屎的人,一定也是一脑子浆糊,而且,这种人还不在少数。

关于解决网站拥堵的问题,有效的建议已经有很多人提出来了,仿照其他行业、国家的做法,适度延长预定时间,采用购票排号的方式等等;除此之外,还可以引入民营资本,IT行业的技术水平和职业精神肯定比事业单位的技术人员强百倍,这些都是解决问题的很好途径。但是,过年回家的票不够用,还是找找别的原因吧。一个网站的承受能力有多强,这个做过网站的人才知道,不是你说花几个亿人民币就能解决的问题。中国政府做不到,也不是说这些钱就一定被官员拿去洗澡按摩了,别他么动不动就摆出愤青的臭脸,见谁咬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