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元旦街景

想起发这篇日志的时候,正在抱着南方周末乱读一通。买下这一期主要是想看看新年寄语,学学人家是怎么含沙射影,如何装B拽词。总的来说,胆子还是比较大。其他的也不知该说什么,反正任何东西都有个疲劳期的,这种文章就快到了疲劳期了。

官方摘录的关键句是:“每一条支流都不能抛弃,每一个个体更值得关注。每一个人的快乐都不可替代,每一个人的痛苦都渴望理解”。

我倒觉得这一句写得更贴近现实:“有人说真高兴我们总算挺过来了,但是不要忘记那些没有挺过来的人,还有那些正在挺着甚至永远都只能挺着的人”。

接到小姜同学从法国打来的越洋电话,谈得嬉皮笑脸。这里借用他曾用过的一句话:真正的朋友不问非得高不高,而问飞得累不累。

坚强同学31日的晚上一个贱贱的电话打过来,还真是感觉一阵温暖。后来自己也想打电话给同学或者同事问候一下,聊些什么,想来半天,也不知给谁打合适。最终还是熟练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天翼疼学灰常鸡冻得加入狂飙读书小组,我回家试了一试,立马放弃了,脱光睡觉是我等P民晚上唯一的正事。我估计读了那么多乌七八糟的书,也成不了大师。中国当大师要么无条件忠诚于Party,要么撒谎嬲屁无聊炒作,太廉价了。书读过多,读到死胡同,闷点的就变傻了,不变傻B就变成了韩寒么,不稀罕。

再借用温总引用过的一句话: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这谓我何求。

祝所有朋友新年快乐!

另外送两张街景,摄于金融界附近。

Posted by 老派站长

1 comment

个贱人,对我含沙射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