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9年7月

离黄昏近一点

定焦拍的,构图比较成问题。拿出来两张显眼吧。
地点:玉渊潭。参数:iso200,f7.1,1/400。Raw格式,光影魔术手加框,后期没有调色。T_T

皇上也不好当

这下真的玩疯了,在我还没累昏过去之前继续当一把贴图党:下图是在地坛拍到的祭祀仪式,表演的人们属于一个专门应付旅游团的表演队,表演进行得有板有眼、头头是道。

不过,这位尊严尽失的皇上当得也惨了点,表演疑似末代皇帝的那哥们儿,不自觉地用那种麻木和无助戏谑了一把历史。这场景像极了周星星的搞笑片,表面嘻嘻哈哈,挡不住内心苦涩的诅咒——诅咒这个万恶的人世和那些因愚蠢而扭曲的想法,诅咒那些被误当做普适价值的一文不值的观念,诅咒人云亦云的让人窒息的多数人暴力……

一个穿着光鲜的人漠然地站在那里被游人当做照相的宠物,我不知道该同情那位假皇帝还是该同情那些匆忙合影的游人们。

起飞与绽放

起飞与绽放

大锐从美国回来,聚众糟大型。我们几个好孩子,最出格的事也就是这个了。图片是中午和下午在禽兽园照的,取个吉祥的文章标题,祝愿每个人都有个美好灿烂的前程。


补充:全程脚架拍摄,脚架是个好东西。
——+——+——+——+——+——+——+——+——+——+——+——+
无厘头的分割线
再来张无厘头的,上周去朝阳公园体验了一把奥运沙排。

拍这张片子的时候感觉体育记者灵魂附体……

桥而下的北京

周六落寞的懒觉让人感觉自己的生命都活在狗身上了),于是学着像狗一样从宣武区一直暴走到了西城区。途中路过一段立交桥,觉得应该下来拍一拍,不一样的北京。

云南那些零碎的记忆

云南那些零碎的记忆

今天周六,狠狠地睡了个懒觉。而且,终于有时间把最后一批照片发上来了。
这次的图片支离破碎,没有固定地点,没有固定主题,从一大堆废片子中挑出来,也算是花了不少心思。零打碎敲的发出来以飨同学们~~


刚刚把照片发完,沉睡大空翼就打电话过来叫吃饭,小子在报社越来越乐活了,感觉。

一则感人的公益广告—家

原文:所谓感人至深: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人生悲喜

事实上,这是一支鼓励结婚的公益广告。广告主是新加坡的国家社区发展部(Ministry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据说新加坡两年前曾有调研报告称,许多婚龄的年轻人仍然单身,于是新加坡政府发起了一场“促婚活动”。

这支三分钟的促婚广告5月起开始在新加坡的电视台播出,同时在新加坡国家家庭协会(thinkfamily.sg)的网站也能够看到。

所谓感人至深,其实故事很简单。葬礼、遗孀、一段与惯例不同的悼词,我们甚至能在开始时就猜到结局。在片子结尾时,当观礼的亲友们无言地看着前方时,当那些文字就那么沉甸甸地凝在空中、压在心头时,我们也和预想的一样,被狠狠地刺痛了。

和所有刺痛我们内心的故事一样,这样的情感,就是我们自己的人生悲喜,它就荡漾在每个人最脆弱最敏感的心尖上,轻轻一碰,全身就为之颤抖。

这是今天新加的栏目,纯转帖用的,叫做”纳”。这是首篇。

普达措的孩子

普达措的孩子

普达措国家公园,中国,云南。

来过的人,太容易爱上这里了!

这是我在本次行程中拍摄的第三批图片,每周发一批,快要发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