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8年9月

秋日晨曦

秋日晨曦

  终于被我赶上了!!这样的日出,对于我这样的懒人来说,一辈子都不一定能遇到几回~~

  发照片,赏美景,庆祝奥运圆满结束,期待十一长假来临!(没追求的典型)

  还是那句话:我爱北京的秋天!  

拍摄地点:北京市月坛北街。时间:早上五点五十。

拍摄地点:北京市月坛北街。时间:早上五点五十。

奥体公园掠影

奥体公园掠影

  这是我拍摄的最后一批奥体公园的照片。今天晚上,喧闹了近两个月的奥运会终于要尘埃落定了。与许多人一样,我不断幻想着能有一个崭新的、后奥运时代的北京。但是,这个后奥运时代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很多人心里都没底。但是我们宁愿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享受着全世界惊异的目光。

鸟巢望月

鸟巢望月

振臂,为奥林匹克

残奥会临近结束。在这之前,我对奥运的各种感情错综复杂。除了对忙碌工作的邪恶抱怨之外,没有任何什么表态。我认为,对于自己祖国的热爱和支持是不应该带有任何条件的,不论有没有这场表演的存在。和平和友谊的普世价值并不会为一时的成败所累,我们拥有的奥运热情和民族情绪,对于整个世界来讲是那样的普遍和寻常。奥运的暴发就像是四年一度的颁奖,荣耀不属于领奖台上的瞬间,而属于一直以来的将定信念和笃信不疑。

发照片之前首先鸣谢小仝!——一名身着红装的美丽志愿者。

骤雨初歇 初日照林

骤雨初歇 初日照林

昏昏沉沉的上完早班,在单位院子里溜达。

蓦然,一束阳光拂过眼帘,温润如母亲亲吻,甜美如秋日甘露。雨后初晴,叶上、草上的晶莹水珠还未退去,晨烟清逸涌动。一旁打太极拳的老人们闭目凝神,缓缓腾挪,时间似乎被拉长了……我小心熠熠的拿出相机,拍下这一幕,生怕快门的声音惊扰了这里的幻境。天啊,这是在梦中吗?我宁愿永远都不要醒来。

这清凉的秋日,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者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我爱北京的秋天。

《题破山寺后禅院》

【唐】常建

清晨入古寿,初日照高林。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室人心。

万簇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有关鲁迅的几次快门

有关鲁迅的几次快门

我很久不写东西了,是因为羞于动笔。

只想仰望伟人,和那个能够产生伟人的时代。

关注与自嘲

那时候,东洋还是会关注我们的文化。现在,我们只剩用经济来自嘲。

我体内只剩食欲

看到这四个字,我想到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学校堕落街里面那家五味草堂,鱼香肉丝炒得超棒……

人的一生?

一个人的作品可以代表人的一生吗?有时候,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微笑,就能代表人的一生。

素雅

我不是愤世嫉俗。当年这栋故居被买下,鲁迅还是用掉了不少钱,可是依然那么素雅。当今,穷鬼都想买一盏玻璃做得水晶灯,显得金碧辉煌。

后院与后门

这里让我躲过了势利眼+虚伪+做作的老年讲解员,我逃到后面想要寻找“我家后院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中的那两颗枣树……

白塔掠影

白塔掠影

禁锢的白塔

我喜欢这种禁锢,让人感觉很安全。我们热爱自己祖国的原因中,有一点是事关品质问题的,那就是对政府的无缘由的信任,和高压政策下蜷缩隐忍的那种自我保护。向往自由的人早已经杳无音信了,说白了,能走的早都走了。

我的个子比门高,可我却固执地以很卑微的视角去看它。

当我们以很卑微的视角去看世界时,就会怀着一颗崇敬而感恩的心。

保佑?还是拖累?

这些在城中村生活的人们,当他们每日抬头仰望那圣洁的白塔时,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命运与这白塔其实是那样的密不可分。

我们的位置

至少,我们知道自己的位置。虽然我并不属于这里,但庆幸的是,我也并不属于边缘。

无色

色彩有时是多余的,没有色彩的反而能让人记住。

有时候,孤独也是一种广阔!

我不惧怕孤独,但我十分惧怕不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