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疫情使无数中国青年全面向左,我觉得有些道理,因为现实生活中就能见到很多活生生的例子——以前愤世嫉俗的现在沉默不语,以前沉默不语的开始坚定信念。出国留学好像突然由一种荣耀变成了一种五味杂陈的选择,亦或者今年已经没有了选择。

就连我个人也开始逐渐在山呼海啸的宣传中开始关注华为危机、国外动荡、中国政策……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像以前有人整天鼓吹西方民主,吐槽国内ZF一样,只是听听而已。步入中年的人,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就已经是很大的造化了。我读的书也从以前的大革命、老大哥、刘瑜等等全面转为了滚雪球、异类、逻辑、PET,甚至把尘封多年的苦难辉煌拿出来回味……实在没辙了也能拿出三体随便翻翻。

对于挣扎于生活和工作的80后,真的已经在期待养老了。精英和普通人已经完成了分化,大部分人不在纠结于社会现状,只要不抢我的饭碗,什么主义、什么路线又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这是不是另一种犬儒和垮掉,反正我有时候觉得,能够竟然在这些纷纷扰扰中找到一种最朴实的宁静,也是件有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