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企鹅在北京〉——非学派贺岁档大片(二)

摄影地点:不是南极;摄影时间:不是周末。除了刚从甘肃回来的苏疼学,没有人发现我从单位里人间蒸发了三个小时。哈哈,不耽误工作,无伤大雅,不过这种行为显得有些太穿越了。

Posted by 老派站长

1 comment

[…] 玉渊潭里来了一群企鹅。为了看这群呆鹅,得先花2块钱买一张玉渊潭的门票,走上15分钟,再买一张20块钱的冰雪节门票,才能靠近。鉴于拍到企鹅的机会显著地低于拍到美女的几率,我们还是奋不顾身地赶了过来。3G疼学坚持认为它们快热死了,所以一动不动地,不过我们都觉得它们其实很享受北京的阳光,如果能翻过那道围困它们的高墙,在雪地里自由自在的晃荡,对于小企鹅也应该是颇为销魂的事。据超男声称,有只小企鹅翻墙成功,让有关人员很是心神不宁(最新的企鹅翻墙经验谈请翻阅超男博客文章)。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