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4年10月

太白幻境【2014】

太白幻境【2014】

好声音的话外音

电视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已经落下帷幕。在决赛的当天晚上,我的微博和微信圈子里有不少人表达看法。其中,很多人不约而同地表达了同一个意思:今年的好声音我一集没看,但是今天的决赛我还是决定看一下!。

我觉得这事情有点意思。好声音今年为止已经办了三届,从观众的反应上来看,几乎是一届比一届冷淡。这种现象大多数电视节目,包括是电影、剧集都很难避免。欣赏一个模式的节目,是有疲劳期的。同一个模式,反复观看,必然会失去兴趣。尤其是当下电视综艺节目层出不穷,港台、国外的综艺节目占领网络的情况下,国内引进的综艺模式还是基本上照抄不误,那么,被嫌弃也是难以避免的结局。

而且,商业选秀节目的公平问题就是很难说清楚的,尤其是第一届大获好评后,人们关注的问题也越来越深入。今年的好声音依然爆出了“买投票、看脸选人”等等的传说,让人有些失望。标榜好嗓子的节目最终还是要顾及脸蛋和后续商业价值,这可能是很多人不想再追看的一个原因。那些“我今年除了决赛一集都没看”的人,可能也有这种想法。

说来说去,选秀节目出现了这么多年,大家对此类节目都有些司空见惯了,好声音其实是赢在了精良的制作和完整的策划。这只能算是一种商业上的成功,模式上并无根本改变。它处于快速衰退的节目周期中也很正常。

至于很多人标榜自己不看了,一方面想示人以不落俗套,另一方面为自己的吐槽打下基础。后面的吐槽基本上围绕决赛中音响失灵、歌手跑音、发挥不佳等问题,以显示自己不看就对了,这个节目办的不好了等。其实,我倒是觉得现场直播这种晚会方式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这个节目组是相当的有魄力和有能力的。一场勇于直播的晚会,就是一场艰巨的战斗,我想专业人事肯定明白这其中的艰辛。据我看完的感受,那个晚会已经算是相当成功了。

说到这里,那不得不提到冠亚军的问题了。张碧晨和帕尔哈提的话题,应该算是节目最成功的卖点。尽管代表着大众审美的张碧晨用稳定而平庸的发挥战胜了帕叔,但喜欢帕叔的人,永远都是那一批人——跟汪峰类似的有想法,注重艺术感觉,喜欢特殊表现力的那一群人。并且,喜欢音乐的人都认为这群人才是未来音乐的希望所在。

猜月亮的人门

今晚,可以看到难得一见的月全食——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可以看到红彤彤的月亮,或者说是一个月影。很小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很有意思,月亮被挡住了,怎么还能看见红月亮呢?

现在,我这种疑惑没有了,不是因为我懂得多了,而是因为丝毫没有兴趣关心这个事情本身了。重度的雾霾,甚至让我一整天都看不到太阳。我吸着肉眼无法看见的颗粒,流着过敏性的鼻涕,内心怆然。

当然,弥补的方法还是有的。我可以抱着iPad,连上翻墙VPN,看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航空部门给出的月全食直播。在高分辨率的显示屏上,消遣一个美好的夜晚。这是科技带给我们的享受,想想怎么那么心酸。我们看月亮,都需要间接的看。即便是间接的看,还要穿过老大哥布置的重重阻隔。我们看着高清的画面,想象着真实的场景,胡乱猜想这朗朗晴空下那个真实的月亮。活脱脱一个1984的世界,一个充斥着猜忌的世界。

在这个连月亮都要猜着看的地方,我们从不缺乏谜面。反腐要猜,房价要猜,换届要猜,放假要猜,涨工资也要猜。我们在各种猜月亮的活动中,逐渐抛弃了科学分析的方法和理性。总有人惊诧的发现,你费劲心力,历经磨难分析出的科学论断,完全无法打败威权者们轻而易举的一次决定。危险时刻充斥着这个猜忌的世界,猜月亮的人们惶惶不可终日。

投机者们尝到了甜头,因为人们发现,搞定一个人远比说服一个人——继而说服大多数人容易得多。为了一己私利,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可以任由掮客们挥金如土、投其所好。这种投机,暗合了威权者们的口味。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消遣着大众,却打着维护稳定的口号。我们误以为强压下的稳定就是稳定,身处险境的自由就永远都不是自由!脑中一片混乱。

我们猜着月亮,别人像看月亮一样,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