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9年4月

人在深山闻酸雾

入山试验,有事请QQ邮件。没事别打电话,没信号。

出山时间未定,生死未定,疯癫还是正常未定……

片子和文字等我活着出来再上吧。”非要滔滔不绝“保持手机更新。

远在地球另一端的biggear同学抱歉,暂时帮不上你。

同学少年都很菜

14日,于丹参加了在人民日报举办的“文化讲坛”。感觉是,我怎么看于丹老师都像极了少儿时期的偶像:鞠萍姐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青年人太缺少像鞠萍姐姐这样的人了,温柔,典雅,笑容可掬,说起话来春风拂面,沁人心脾。相比较后来的“大拇哥”和“金龟子”等等动物,鞠萍姐姐可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更不论当下的儿童节目中,那些傻逼哄哄的90后非主流少儿主持人们。总的来说,那个时候的“鞠萍、董浩”黄金搭档,胜就胜在,他们并没有把儿童节目当成弱智节目来做。回想起来,那种潜移默化和谆谆教诲,本就是一种“文化”的培育,是一种对中国传统教育思想的绚烂渗透。

当下红极一时的于丹老师在做什么呢?我认为,其实他在填补中国人幼儿思想教育的不足和缺失。当然,这里讲的并不是于老师的著作和学术演讲。我不惮以最坏的想法来揣测同胞们,如果于老师不走入娱乐传媒圈,她的理论研究将不会有现在的巨大影响。于老师在广大媒体中表现出来的,其实就是一个成人童话的宣讲者,是抚摸着心头柔软地带的慈母一般的角色。她会温柔地告诉你,过马路要左右看车,踩了人家的脚要说对不起,人家谢谢你要说没不客气……这些事情,和于老师讲的浅显易懂的为人处事之道并无本质区别。于丹老师在媒体中的作用,就相当于挂在公共场合的“禁止吸烟”的牌子,或者挂在厕所里面的“便后冲水”的牌子一样。人们都知道应该这样做,可是总有人不自觉的违反。

一个社会的“文化”不是哪个伟人能说出来的,不是几本书能够写尽囊括的。那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默契,是集体智慧的筛选与淘换。前些年,人们忙着政治斗争,这些年,人们忙着挣钱挥霍。关于基本的生存之道,想的人不多。我们都来不及想一想“生存”之道了,“生活”又在多少人眼中是个事儿呢?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精神分裂?其实不是生存压力大,而是人们早已不会生存了。

儒家思想忽忽悠悠的存在了几千年,孔老头子讲了那么多的雷人对白,能够从百家争鸣的思想界里一跃而出,并存在那么久,不用读过也能猜到,那是一个人安身立命所必须的在中华大地普适的东西。于丹的成功就在于,在很多人亟需生命意义的知情权时,她站了出来,告诉大家,其实生命可以很美好,无论遇到什么都可以勇敢的活下去、生存下去,哪怕你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看似流于表面的理论,其实最能够给人以无限启发。就像是书中那些亘古不变的对白,人人能听得懂,却未必人人能想得透。

胡总说了,我们要“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为什么“不折腾”了?因为我们折腾来折腾去,突然发现,我们把成长这件事给忘了。我们还幼稚得很,不是指金钱,也不是指文化,我们现在对“活着”这件事都很困惑!于是需要有人来讲成人童话,让内心暂且放松一下吧。

中国文化的根基和未来,本就在少年和同学们身上,少年强则中国强。看看于丹老师是怎么样教育孩子们多读书,并且证明我们都是很菜的:

我们来做一个实验,你的眼前有三锅水,都滚开滚开的,你试着往第一锅水里扔一个生鸡蛋,第二锅水里面扔一根生的胡萝卜,第三锅水里面扔点干茶叶。生鸡蛋,最开始很鲜亮、很柔弱,都是流动的,像我们鲜鲜亮亮的、满怀梦想的心,但是在生活里熬啊、煮啊,最后煮硬了,愤世嫉俗,以偏概全,觉得这个世界很艰难,人心很险恶,前途很渺茫,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人,充满了抱怨,这是被生活煮硬的人。

再看胡萝卜,胡萝卜一开始有款有型,鲜鲜亮亮很漂亮,但是最后成了胡萝卜泥了,就是被生活煮软了的人,“好好先生”,大家人云亦云,为他人活着,服从别人,这种人固然挺善良,但是失去了自我。

再看第三个锅里,茶叶同样是受煎熬的,但是恰恰是这种煎熬沸腾,使得它所有的叶片都舒展开,能够起伏着,把自己的能量释放出来,在被这个社会成就它的同时,它也把无色无味的水改变成了一锅香茶,这就是彼此的成全。

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不能要求社会降低温度,不再沸腾,减少煎熬,我们只能选择自己是一个生鸡蛋,是一把干茶叶,还是一个胡萝卜,我们能选择的是自我。读书就是干这个的,就是滋养自己。

还有一句对新闻人的告诫,借花献佛赠予还在中国媒体行业挣扎的人:

传媒人应该有“最热的心,最冷的眼”。所谓“心要热”,就是我们有责任感,担承使命、悲天悯人,所谓“眼要冷”,就是要去抓新闻点,要及时、冷静、客观。

党报体制内的人就不用看了,你们有人罩,不需要自救了。读读于丹可以让你们养养老,忏忏悔。

年年岁岁花相似

年年岁岁花相似

用坚强那充满着远古味道的输入法的笔记本电脑发照片~~

院儿里有张狂

过去发生的事情,是好是劣总不愿提起。因为怀旧得不可收拾的时候,便说明当下日子过得不太对付。凡是能够不回想的时候,就尽量不费那个脑筋,这成了我躲避自省的最佳理由。因此,年前起誓说干脆不写了,可不幸食言了。

不动笔,因心里面空空如也,惶恐不已。写出来怕露怯,说出来又怕吐沫星子太多恶心到自己。我总是妄想人生有无数个开始,可以把自己脱光了重新打扮。可是越打扮,就越不像那个理想中的自己。

我的“本我”素来一丝不挂,从不出门;“自我”孤立无援,又要避免做作。于是乎,我眼巴巴望着那个即将到来或者不愿到来的“超我”,那些个虚无飘渺的良知和道德。时间长了,就心生厌烦和暴躁,对一切本该恪守的准则产生怀疑。语言暴力的萌芽不断滋生蔓延,以至于不得不在这里爆发。彻底的喷射,彻底的解脱。

我并不担心伤及无辜,再爆发也无非就是一条蠕虫病毒,那些文字蠕动着蠕动着,偶尔会抹去一些记忆,但不会烧毁大脑。那个内部像核桃仁,外面直直愣愣长几根稀疏毛发的东西,留着大概还有用吧。

+——+——+——+——+——+——淫荡的分割线——+——+——+——+——+

棕垫硬邦邦的又有点起伏不平,我躺在已经被搬空了的单人床上,伸展四肢,仰面发呆。我有点担心孙坚强这个时候会突然闯进来,他看到我这种奇怪的造型,一定以为我在模仿和怪兽打架的奥特曼……不对,他一定会以为我在幻想,我是一只和女奥特曼热情云雨的男奥特曼!

大地震之后,大家习惯称他为“坚强”。一方面表达对其野蛮人体魄的钦羡之情,另一方面表达对其自称“水晶般”心灵的无限调侃。坚强所到之处,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涌动着的新时代的激跃,并常常荡漾着淫言浪语,绕梁不绝。

男子见其人,浪荡一笑诡异吓人。女子见其人,故作无奈面颊绯红。其实,大家都属食色男女,大抵装逼有瘾,只是少了一个语言自慰的合适机会。坚强一到,诸法皆空。淫言荡语,谈笑间,道貌岸然灰飞烟灭,小沈阳之苏格兰调情也难以望其项背。

我本不幸被他拖入了“浪语”一族,却也慢慢发现自己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乎,姑且很不情愿的认为我是压抑太久,用语言来释放罢了。

后来坚强校友之解释让我顿时无语,那个鬼地方,不但淫荡之人俯拾皆是,且有背背山之虞。经过长期观察发现,在各种来社学习的小鬼头里,无人不和坚强交往甚密。不过本人可以澄清,坚强只是交往能力超强,老少咸宜,男女不拘。但绝无背背之可能,否则,和他同住一寝室的我,岂不是早已像圣彼得堡的列宁塑像一样被爆了菊花了么。

坚强除了年轻气盛招人喜欢之外,工作上绝对是无可挑剔。整个社里除了孙总领袖气质无人能敌之外,论魅力,论年纪,论本事,能比得上坚强者廖若麟角。后生可畏,大有可为。这个比我小了两岁多的小P孩,常常让我自愧不如,高山仰止。

让我倍感愉快的是,他虽然繁忙无比,却有问必答。我时常与他点灯夜谈,对我迷惑之事给以开导和解释。称其良师益友绝不为过。人伴贤良品自高,我刚到时木讷无知,幸而这一年半的时间有坚强领路,真诚道一声感谢!请客吃饭送东西都太俗了,送你上面的一坨文字,你小子喜不喜欢也就这样了,哈哈。

+——+——+——+——+——+——昏睡的分割线——+——+——+——+——+

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幼稚,多年以来,《名侦探柯南》是我唯一一部暴喜欢的动画片。在报社宿舍里看《柯南》时,坐在我旁边有一搭没一搭跟着看的人便是天翼——我认为跟《柯南》里的“沉睡小五郎”有得一拼的“沉睡大空翼”。

这个名号没有“坚强”流传得那么广泛,确切点说,除了我自己,还没有人知道。不过,我还是喜欢这个名字,全面而准确的概括了天翼同志,只是不够琅琅上口。

天翼热爱足球,可我没有见证过,这一点稍觉遗憾,不过从他头头是道的背出各种球星教练的名字和生平来看,他至少属于知识流选手。然而,与他住隔壁的我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球盲,他也只能无奈封口。对此我没啥解释,因为实在是对那种野蛮的运动不感冒。

隶属于知识流的还不仅仅是他的足球功夫,他对各种各样的稗官野史,灵异故事信手拈来,有种当代蒲松龄的感觉。不过我听他讲故事的时候不是在喝大碗茶,而是吃羊腰子。

天翼的知识之全面和深入,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傻逼文艺青年。他是个外表极其低调的牛逼文艺青年。这位同志的知识结构和分析能力,我从没质疑过。不过我经常质疑他看问题的方式,悲观而略显阴暗。

毫不讳言,成也读书,败也读书,读的过多了,过杂了,反而气血不顺,天翼实则缺少一本《易筋经》,如若得此书梳理气血,定能终日的睡梦中醒来,称霸武林。我能做的也只是鼓励他,帮他度过暂时的心里关卡。也幸而有这样的机会,否则,我们的交流就是单向的,从来都是他帮助我,而我却没能做什么来回报他。

一位好朋友,好兄弟,好同事——“沉睡大空翼”。

+——+——+——+——+——+——美妙的分割线——+——+——+——+——+

记得刚来单位面试的时候,身旁呜呜啦啦的一群漂亮女孩搞得我心襟荡漾。事实也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在这里的一年多,如果没有娴静美好的女同事们,我的日子将很难熬。

不过不要多想,本人没有越雷池一步,仅是潜意识中的倍感舒爽,也即传说中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后来得知,媒体或网站女性居多是很正常的事情。在这样极具男人色彩的单位里,突然有这样的招聘机会,任凭谁也不会轻易错过。这也排除了我对领导以貌取人的低级误会。

一次统计人事资料,我部众多美女一寸免冠照脱颖而出,羡煞旁人,也不乏醋意浓重者嗔怪领导选人“有方”,不过都是些玩笑话。姣好的面容谁会拒绝呢?

整个部门我最先结识的,竟然是即将和我同处一组的瑶同学。当时傻乎乎的在传达室看报纸,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她没怎么搭理我。后来的工作中,我发现瑶同学是一名难得的好员工,工作认真踏实,任劳任怨,与我的火急火燎疯狂暴躁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的性格互补在坊间传为佳话,不过由于我的低调而不了了之。

她除了不怎么爱理我之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所有秋冬上衣的帽子上,都有两只很Q的猫耳朵。她对猫的喜爱让人感到温暖,爱心荡漾终归是好事。瑶同学走路优雅,飘然而至,尽显窈窕身材。说话轻声细语,含情脉脉。总是害羞的打个招呼,便疾走两步逃离视线。下班时,我总是目送她“跑”出平台,思忖良久……

名校光芒闪耀的晓菲同学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抹红袖,聪敏可人,形神俱佳。在印象中,好像只有在她偶尔偷偷看我的时候,我才不会偷偷看她。最终,我还是决定把她当做远远望着的那名女孩。

我所在“食堂四人组”中的婧同学则是业务一级棒的强人,被天翼称作头条作家,多期版面的头条都出自于她手。女强人也有温情一面,婧同学的电话甜蜜度经常让同事们血糖猛涨。

小新应当被评为最佳女配角,颁个小金人给她都毫不为过。身处孙坚强的强大工作变态小宇宙之中,她依然能保持良好的工作积极性,并展示出让人羡慕不已的好脾气、好性格,让人啧啧称赞。积极进取的态度,也让我们干巴巴的摄影活动小组生机活现。

彩玲比我早离开两个月,这使我颇感意外,我还以为能坐到2007届员工正式跳槽的沙发或者板凳。彩玲对部门的一片深情感动着我们,那种朴素的情感似乎已经绝迹了很多年。习惯于在网上瞪红眼睛挖掘“真相”的我们,在这种真实的情感中陶醉。她似缕缕清风,吹散了我笼罩在矛盾社会体之下的心灵阴霾,澄净得让人不忍心触碰,离别得让人扼腕叹息。

还有为爱坚守在北京的湘妹子小范,已为人母独自闯荡北京的红姐,他们对爱的坚守和对事业的追求让人感动。虽然有些艰辛,但她们却是那样的笃定。

还有我的第一任业务“速成”老师,憨态可掬的文达;温柔可爱的美女主持人欣欣;爱开玩笑的“首席编辑”飞哥;胸怀博大、爱护员工如慈父般的Ji主任;幽默风趣、摄影牛人Fei老师;话语凌厉、性格爽朗的Lv主任;永远都笑得那么美丽的Xuan老师;常常骑一辆无闸自行车,喜欢边爬楼边唱歌的可爱的Dong编辑。他们都是我的人生导师,是我永难忘怀的朋友。

+——+——+——+——+——+——伤感的分割线——+——+——+——+——+

这么多废话,差一点把自己给感动了。在离别时写下一些东西,略表情愫。若有误会和不当的地方,还望读到的人不要介意,也大可不必对号入座。

至于没有写到的人,因为能力有限,实在无法尽数。

当然,某个一本正经的家伙一直让我觉得很恶心。一开始是心理上的,后来生理上都他的大爷有反应了。大抵是因为我社会阅历太短,今后恶心的人见多了,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自在了罢。

非要回复:

一个离开的四有小青年

金秋 [3楼 2009年4月7日 21时51分2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