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7年2月

仰望是一种美丽的角度

参加完表弟的生日宴会,回家的路上蓦然发现满天的星辰竟然那样的明亮。高原的天空就算是夜晚也装点着迷人的肤色,那些明亮的小精灵们布满了天幕,晶莹闪耀得竟然穿越了路灯的辉光,直达我的眼底。我张大嘴巴仰望天空竟忘记了走路,蓦的想起,似乎很久都没有抬头望过星星了。

南方的天空总是那么阴沉,就算是白天阳光普照,夜晚依然会被雾气迷蒙。看星星似乎是上大学期间的一种空洞的愿望,除了恋人,根本不会有人有心思陪你共度良宵。就算是恋人,也只能在有限的想象中望穿满天的迷雾。更加遗憾的事,感情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无缘以对。所以,对于天空的遐想早已经淹没在了记忆的深处,那片心海中无可企及的地方。

而家中的星光永远都是那么明亮闪耀。突然生出一种想要拍下来的愿望,我上楼拿出相机想要把镜头面向天空。然而,很多事情永远都无法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拍下的只是满幅的噪点和路边的灯火余晖。于是发现,美好的东西也许也就是最为平凡的却通常不被人珍惜的东西。它是通过任何方式都不能被带走的,当然,也不会只属于你一个人!

仰望是一种让人浮想联翩的身姿,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每当人们抬头仰望是,嘴角总是随着颈部的肌肉微微扬起,那时一种微笑的姿态,是全身心地微笑,没有窗口服务员的那种做作,也没有逢场作戏的那种尴尬;双手也会随着向两边张开,似乎想要拥抱,又似乎是在舞蹈;更加神奇的是,在仰望时,心脏和胸怀是最贴近天空的!

恋人在一起时,什么时刻是最美丽的?不是初次见面的难以忘怀,也不是婚姻殿堂的圣洁隽永。我认为只有他们抛开了尘俗,独自欣赏时是最美好的。人说眼里揉不得半粒沙,那情人眼里更加容不得尘世的半点喧嚣。爱情本应是安静的,只有在安静中才能够显示它的辉煌。就如满天的星辰,只有在静寂的黑夜里,方能闪烁它那千万光年那么久远的光亮。情人们在一起时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不需要,只是牵着手,看着那些天空中不知疲倦闪烁着的精灵,数一数几个并不熟悉的星座,想一想初次相识的悸动,思量着未来的美好而平静的生活……

当然,美好的星空也并不都属于情人,更多的时候可能是孩子享受得更多一些。还记得小时候外婆家是平房,从院子的围墙很容易得就能爬到屋顶,我和几个伙伴们,总是在晴朗的夜晚成排成排的躺在倾斜的屋顶上,仰望天空。有时兀自地翘起腿哼着歌,有时突然指着一颗不常见到的星星大声呼叫,有时会为突然间降临地球的流行而欢呼雀跃。那时的家乡甚至连路灯都不是很多,但是那时的星空是最美丽的!

仰望是一种美好的角度,仰望是一种畅快的呼吸,仰望也是一种美好的童趣,仰望更是一种直面现实的勇气和智慧。

面对吵杂和无奈,能够抬头仰望,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心怀啊!

偶遇之痒

偶然在外地遇到故友或熟人,总有人开玩笑的说:这个世界太小了!的确,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虚幻的一个空间,幅员的辽阔永远都是地球仪或教科书上的微词。每个人的世界其实真的很小,可能是几个家人、几个朋友、几件心爱的收藏、几本爱不释手的好书,现在的我们可能多了一两台电脑、拥有一台用起来顺手的相机,除了这些我们就只有永远属于自己的一种性情,一片永远只有自己能够踏入的心灵大陆。

前一段时间还跟朋友说过偶遇的事。有一位老乡曾被我不情愿的忘记了(确实是记性不好),在那之后,就总是莫名其妙的碰到他,在学校里,回家的火车上,甚至在回家后逛商场的时候。她的频繁出现让我煞有介事的想到了佛家所说的因果相生,于是在那之后,我就谨记,故人和朋友是万不可忘却的,那时上天给人的最美好的恩赐,要时刻记得!

如果有人问我朋友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一种相互惦念。我不能够想出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感情。一位挚友,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再次见面,但是无论走到天涯海角,这种真挚却总是时不时地冒出来,席卷整个心海。朋友并不需要整日厮守,甚至有时都不需要见面,不需要相认,都能够心有灵犀。

如果还要追究下去,我会很不情愿的说,朋友甚至有时还是不要了解太多的好,如果你把一个人当作朋友,就一定要留有他自己的私人空间,任何人都不能够涉足内心深处的痛苦。如果涉足了,那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男女之间由朋友成为恋人,因为男人能够爱上的女人并不是最了解其刚强的女人,恰恰相反,如果一个男人相爱了,那他一定碰到了最了解他软弱的人。另一种就是破裂,不论是通行还是异性,如果过多涉足了私密,那只有破裂!

不记得在哪里听过这样一席话:朋友如果只是朋友该多好!是啊,朋友如果只是朋友,没有纠葛,没有冲突,甚至没有什么太多的现实关系,只是一种心灵上的沟通与交流,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共同追求,那该多好啊!这样的朋友,才能够在多年之后偶然相遇时生出无限的感动和怀想,酒肉之交、貌合神离的所谓朋友和所谓兄弟最终会被时间所涤荡。

又想到那位老乡的事,我们真正相识是在校团委搞学生工作是认识的,所以与其说是老乡不如称作朋友,乡情固然密不可分,但是对于共同爱好和共同经历的感触,甚至是不言自明。我们的见面总是简洁而愉快地,不用多说什么,只是一个阳光的微笑就足以道明一切。

也有朋友面露怀笑的说:还真有缘啊!我云:那确实!其实题目所谓偶遇之痒便暗含此意,但是万不可误会为另有图谋,那只是一种不自觉地联想。还是那句话,朋友之间不需要有什么感情纠葛。如果要成为恋人,就要勇于承担破裂的风险。
我,有点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