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气过剩的陶瓷小镇

中国真的很大,大得人头攒动,接踵摩肩;中国又真的很小,高铁网布,瞬间可达。这真是很有妖气的一个民族,历史上,我们礼乐崩坏了,就叫做推翻封建;闭塞视听了,就以为万国来朝;妥协退让了就叫做西学东渐……我们崇拜妖得不行的诸葛亮,津津乐道的说奸臣曹操,翻来覆去的背孙子兵法,如获至宝的研究厚黑学。几千年了,普通中国人的思维,一言以蔽之,兵不厌诈;说白了,又觉得很可怜,都是为了混口饭吃,好死不如赖活。互相指指画画,热热闹闹的就是一辈子,祖祖辈辈乐此不疲。

网上很多人都景德镇这,景德镇那,后来才明白,把中国的英文头字母缩小了,就是个镇子的吉祥物了。神马“河蟹”啦,神马“天朝”啦,神马“Party”啦,林林总总的都是浮云。所以,这个政权高度集中的国家,处处显得那么神秘。只不过在网上,大家起的名字叫“外号”,写在XX日报上的东西,就叫“号外”,号外的东西虽然也是个代称,却显得那样不容争辩。这是祖祖辈辈的遗训,这是不容推翻的理论,君君臣臣几千年了,哪来那么快的平等?学了点西学的皮毛,就拿来搞宪政;学了选举,就拿来搞民主;学了制度不学理念,学了方法不学内质。搞了这么些年,终于“内质”变为“内痔”了。

国家的痔疮长在屁眼上,常常流血发臭。强拆一宗、贪污一件、撞车一次、强奸一回,基本构成了每周新闻的关键词。团长夫人扇巴掌、局长猥亵小女孩、撞死女生藏尸体、你的爸爸是李刚。李刚其实很倒霉,半辈子好不容易构筑好了“通天”的关系网,却被几个多事的记者和炒作推手给臭了一回。好在中国人的妖气重,那官员手段更加魔灵魔现,一阵子的功夫,世博会、亚运会铺天盖地,任凭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无所遁形了。今天还给李刚造句子呢,明天就买上世博会的票,呼啦呼啦的去消费啦。

“名人”都上围脖,“人名”都上电视,于是,那些真才实学的就只能被请去喝茶,或者干脆就异地留任。文字成了最危险的工具,动辄就触犯天条,神兵天降你连吭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无缘无故的被消失了。天兵天将其实也浑身妖气,只不过妖得大闹天宫,妖得无与伦比。所以,一个中国两个治,一个政权三个表,一个国家四个队,这都是妖气过剩惹得祸。怨不得西方称我们为邪教,一方面嬉皮笑脸的来访问,一方面拼命往过派潜艇。韩朝打炮惊得花枝乱颤,天朝却稳若泰山,一副老好人劝架的姿态。中国人太邪性了,邪得自己都讪笑不已。

多少人都在将要被强拆的房子里傻呵呵的看运动会,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反正我经常会想,他们为什么那么努力地联系体育项目?大概是遇到城管的时候,可以暂时顶一下吧。举重的可以顶住门,投掷的可以扔板砖,体操的可以直接翻墙逃命,百米跨栏可以将丫们置于胯下,游泳的可以偷渡,排球、网球、乒乓球都可以立刻转国籍去国外当教练。只有足球没什么用,所以,中国足球的唯一出路是培养城管球迷。以后拆房子前要踢比赛,踢不赢,就别当城管了。依旧去当黑社会,还可以继续赌球。

其实我不是跟城管过不去,我遇到的城管很实在,就跟我说政府给他工资,所以他帮政府打人。这是包头市的城管队长亲口告诉我的,那个傻逼梳个汉奸头,每两秒钟就用手捋一次,告诉我,城管是执法的,所以是懂法的,你们不执法,所以,你们再懂法也是不懂法。这话我很明白,在中国,人民是无辜的,政府市逐渐转型的,法制是不断健全的,人才是不断培养的。只有法律是最最孙子的,孙子到没人放在眼里。人神共愤,而妖魔当道。

我有时候在想,多年之后,当朝的砖家、叫兽在编写历史时会怎样写。也许那时的中学生学政治时,会读到这样一段话:那个时代的中国,思想混乱,政体模糊,意识散乱,民众没有人权和任何财产,物价需要由政府调控,灾难频发,救助无力。生产总值连年飙升,大兴土木,共襄盛举。民不聊生,惶惶终日,国进民退。媒体异常发达,却高度封锁,国内网与因特网物理隔绝……

在这个妖气过剩的地方,偶尔会出现几个孙悟空,打打妖、除除怪,可最终取得真经了,也就还是个猴子,封了神了,也没蜕毛。猴子就猴子呗,前面还非要加个孙字,孙猴子叫得就那么顺。因为,仗义执言的人,在这个陶瓷国家,就是个孙子。

15 comments

老兄,这文章给力,祸从嘴出,河蟹是小事,担心的是东厂西厂把你带走。

唉,中国太大,管不过来,累得都不想评论了。
😆

是的,我也是负面新闻看多了。

这文章,一定要顶!

干哈啊,跟我党过不去

是跟自己过不去。

有些城管的确很可恶

淡定一点吧,徒劳的。

很好,很给力

你这篇写得很好,但很愤怒。你又带工人打架去了?

不是,因为驾照考试没通过,生气。

很少这么认真的看这么大段的文字,分析的很透彻,也很无奈

你那篇种大葱的日记也很棒哦!呵呵

什么嘛,我那叫水仙,改明开个花给你看看

哈哈,水仙.

天意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