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六舍

今天在法学院门口遇到了背着相机的堕落,兴致高涨的要去与六舍留影。我觉得这个提议太绝了,于是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走到门口,发现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金灰的牌匾,丹红褪尽的对联,破旧的木门和幽深阴暗的望不到头的走廊。不同的是多了一分寂静和凄凉,门前对联只剩下上联,“经世济国”四个字赫然入目,扑面而来的老房子的潮气让这座古老的宿舍更加孑孑孤立。

从后栋的一楼走上去,惊讶的看到楼下小卖部的女老板仍然坚守在这里,只是小卖部已经荡然无存,这栋楼就像是他们小两口的城堡,安静而幸福。二楼的铁门依然紧闭,留下一丝从没有进去过的神秘。三楼便是我们的住处,从走廊的东面走向麓山的方向,光线随着步伐逐渐增强,我们明晰的脚步声响似乎是沿着时间的轴线疯狂转动,三年以来的点点滴滴,伴着阳台外的麓山冒然的闯入胸中。那种与回忆不期而遇的惊恐只惹得人心跳加速。

屋子里面的红漆木床已经被搬走,空空荡荡的让人有点失落。可细细看来,地面上的胡乱堆放的丢弃物居然没有易主。走到321寝室,堕落拿起相机拍照,我便走了进去寻找那些丝丝入扣的回忆。随后意外地发现了堕落的第一次四级准考证,拿给堕落后两人狂笑不止。此外,我还发现了猴子的足球海报,某张上海到长沙的火车票,和我的一张ebase购物单,故地重游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撩人心怀。

临走时,堕落细心的发现院子里报栏的报纸居然是今年五月二十一日的!“这也许是这里唯一还在更新的东西,除了我们的想念。”我想。

5 thoughts on “回到六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