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这阵子

本来想把这篇日志删掉,舍不得,就改个名字留下了!

6月6日:上午发觉后背的两个肿块发生阵阵的疼痛。已经有三天多的时间了,还是第一次有这种隐隐作痛感觉。刚开始以为是蚊子咬过或者是粉刺火疖子什么的,可是中医院的医生告诉我那是疱疹,可能要一个多星期坚持治疗,才能够康复。我不知所错,面临这毕业答辩与即将完成的论文,我要坚持度过这个难关。

下午,回到寝室,浑身的汗水刺痛着背后的两个小恶魔,我痛恨为什么倒霉事总是组团来访!坐在电脑前,想着医生的话,感到病毒正在一点点的侵入神经,皮肉里无法触及的疼痛让我如坐针毡。大脑会不会被侵蚀呢?我傻乎乎的问着自己,也许神经系统营养最为丰富,我的身体里正在圈养着一群无耻的病菌,他们觉得神经是最为美味的火锅。就像是我喜欢吃牛蛙火锅的牛蛙大腿一样,神经密集的地方是最鲜美。富利说shele因为这个病把头发全都剃掉了,我说我有没长到头上。而后暗自庆幸!

妈妈打来了电话,她决定立刻到长沙来。我强作笑容,告诉她远在千里之外,不必为了一点小病大动干戈。而老妈坚持要过来,而且告诉我不能够输液,那样只能治标不治本。我说那如何是好?“中药,等我带中药过去,等我!”我放下电话,陷入了苦闷和无助之中……

6月7日:凌晨1点多,我没顾大夫的忠告,依然做我的夜猫子。老妈和中药都已经从远在千里的内蒙古大草原穿越而出了吧!数据都已经处理完了,我的右侧胳膊的神经已经受到了压迫,逐渐感到有一些麻木和疼痛。明天的任务依然艰巨,坚持着去睡觉!

6月7日,早上8点20起床,靠!真TMD疼。。。。

6月7日 10:00,没见到李老师,继续写登记表。

6月7日 10:35,痴呆的坐在电脑前面,等待导师邮件。怀疑病毒已经侵入中枢神经!
6月7日 10:37,邮件来了,内容审核通过。长出一口气,感觉回光返照了!

接着补齐!
6月7日 22:00,拿着打印好的论文,德志园9栋前面的霓虹灯忽明忽暗的应在白色的封面上,我温柔抚摸着封面,伤感逆流而上。
6月8日 07:30,305路公交车奇迹般的放起了音乐,一个可爱的女声,大概是一定要快乐的意思的歌词。心情清爽。
6月8日 10:00,坐在翟老师后面和雄波轻松的聊天,答辩已经完成了,虽然自述超时,但是自我感觉表现还不错。心里暗爽!
6月8日 12:10,碰到VIVI,一起吃了第四顿没辣椒和牛羊肉的午饭!两个人的饭量都很差。想去看她答辩又怕影响她,还是作罢!
6月8日 12:10,几乎同时,接到北京电话,老妈明日早上就到了。我要好好感谢一下老妈!带她去逛街。身体难受也去!装健康!
6月8日 13:00,回到寝室,肖大哥提起电子杂志的事情。感到有点力不从心了,发动群众吧!

继续毕业流水账
6月10日 6:00,老妈抵达长沙,答应去接站,结果睡过头。老妈一路飙到学校……
6月11日 6:00,开始使用黄色粉末装药品为我医治,疼痛加剧,
6月12日 9:00,借了两套学士服,老妈一件我一件!
6月13日 14:00,散伙饭。滴酒不沾,忠武老师拿出一张写的满满当当的A4纸做毕业寄语演讲。小红又流泪了。
6月14日 12:00,与杨美女等人第一次汇聚长沙小肥羊,还有老妈!
6月15日 12:00,桃桃到我那里用电饭煲煮挂面,几个人吃的津津有味,美女拌水果沙拉,结果太多了没吃完。美女省级优秀毕业生!
6月15日 21:00,回到寝室,看到多数人都还是带坐在电脑前面,伤感的感觉瞬间遁形。也许毕业也无非就是这个样子吧。

快结束了
6月18日 19:00,大礼堂毕业文艺演出,说实话内容纯属糊弄人,一个舞台秀、一个相声还不错。主要是旁边坐了一位美女!
6月19日 13:00,宅急送花了170块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东西,舍不得丢掉的书籍CD一大堆。
……

8 thoughts on “毕业这阵子”

  1. 真不知道你的病有那么严重啊,现在好了么?
    我怎么感觉你好象病入骨髓似的呢,像没得治了一样.
    好好保重身体吧,虽然我说这话晚了一点.

  2. 阿姨真的过去了吗?
    保重身体哈,恩,有空到重庆来玩吧,咱们同学也就我在重庆了,好孤单的说。不过最好不要夏天来,你不怕热我也怕……

  3. 怎么会这样咯,注意身体啊。
    怎么这样类,你老妈太好了;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的好吧:给家里只能报喜不报忧才好啊哈!
    感动,那么远跑过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