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企业的军训

今天约请VIVI进餐,不经意间说到在大饭店里工作的事,谈笑间,情定大饭店之类的稀稀拉拉的事情冒了出来,这倒是让我想起了远在军区教导大队受训的Bra同学。晚上回到寝室,得知大叔正巧上午去看望了为了在大饭店工作而受训的Bra,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饶有兴致的攀谈起那些看望Bra的情景。

Bra应聘的是芙蓉华天,听说将来工作的新址与长沙中国银行的办事处同址。五星级肯定没有悬念,玄的是这段录取之后的军训生活。这段谈话让我管中窥豹的看出了一点所谓大饭店的派头,稍事整理以飨读者。

大叔是陪同芳芳一道过去的,训练地址似乎是湖南省军区一个什么训练大队。本以为那里面应该是守卫森严、庄重肃穆,可实际情况让大叔和芳芳都深感意外。那的大门并不是都是紧锁着的,除了劳改部门,所有的门都是大敞,只要想跑,随时都可以脱离苦海,但是在那里受训的人甚至很少想过要走出去,因为那里一天的安排足以让人喘不过气来,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除了可怜的午觉时间,酒店管理课程和军事训练是所有的活动。随时的集合点名,如果缺席就面临着被公司炒掉。

两人与Bra见面的时间不过十分钟,其他的时间用来陪那里的教官和公司的领导吃饭并联络感情。在饭堂里,大叔重述了这样一段对话——
大叔:能把bra叫过来一起吃吗?我们还可以聊一聊。
教官:不行,他们有固定的座位,吃晚饭还要洗碗洗盘子,碗是自己洗,盘子轮流洗!……这个是(指着芳芳)Bra的女朋友吧,放心,我们会管好他的!
大叔:那我给Bra带点水果,西瓜之类的行吗?
教官:限定三种:苹果、鸭梨、香蕉。
大叔:我们给他带点饮料!
教官:那不必了,我们准备了凉茶。
大叔:通融……
教官:……

此外,据说进入军训地的第一天,很多人都气走了,原因是教官把身上的槟榔白沙和手机等物品全都没收代管。于是,所有人都处在信息真空中,没有电视,没有报纸,没有人跟他们说外面的事。这样的两个月是极其痛苦的!期间无数的规章制度就更不用说了。大叔描述了见到Bra时的情景:Bra面色阴沉的站在第三排,并没有看到他和芳芳。那种忧郁和痛苦清晰的写在脸上,眼神幽怨而迷离。芳芳乖巧的走动引动了他的视线,于是那种瞬间的变化发生在了双眉之间,精神为之一振,像是久旱逢淋甘雨露班的那种心灵上的回归。

他们坐到了一起,Bra的第一句话只有一个字:苦。这个字是把脸埋在双臂中说出口的,从牙缝中挤出的那微弱的声音,带着哽咽和无奈,让人视之尤怜。将要哭出来的感觉,在见面时那仅有的十分钟内是多么的奢侈,却又最有效的表达了一切。为了未来的生活,为了理想和前途,为了一个好的起点和开端,这点苦,男子汉还是要受得起的!

大叔说到这里,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感伤,我知道他和我想的是一样的。推己及人的想来,对自己的命运依然迷茫。不知道我们将要迎来的是什么,我要到北京去流落他乡,她要到山东去追寻理想的方向。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这是个全体郁闷的时代,少数精英分子想着怎样享受生活,而多数的人徘徊在信仰缺失和无法自保的窘境中。

我说,你很像我一个北大的同学,每次见到我都会讲述一些他遇到的牛人的离奇经历。她笑而不语,眉目乖巧中传达了同一个意思:牛人毕竟是牛人,我们羡慕也羡慕过了,努力也努力过了。只要我们对得起自己的曾有的梦想,只要对得起每一日平凡而又不简单的生活,只要我们热爱我们的家人和朋友,踏踏实实地走完这段路,便问心无愧了。

2 thoughts on “有关企业的军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