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ing

一些感想和思绪。

地震的那些事儿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发生7.8级严重破坏性地震,全国各省均有震感;我所在北京也发生3.9级地震;家乡内蒙古也有强烈震感……祈祷灾区人民能够熬过这一关!
  谨把这篇去年写的文章进行置顶,算是为灾区人民鼓劲。只要齐心协力,没有过不去的坎。

  晚上九点多钟,大刚没轻没重的打来一个电话,说家里又地震了!我正在蹭别人网卡上网的没皮没脸的窃喜中难以自拔,这一句话弄得我差点就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从麻木的大脑皮层中捡回一点苟延残喘的神经细胞,迅速问道,几级?三秒钟的沉默“……电话打了一个小时了都打不通……”我即刻崩溃,感觉大脑出血。猛地站起来,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床沿上,来不及想为什么自己长了这么一个傻大个儿的无聊问题,拿起手机和电话卡朝着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套平原猛烈发送电子信号。

  一段崩溃的时间过去,我逐渐恢复了理智。打开各大网站,并没有看到有关猛烈地震的新闻报道,明白一件事:那应该不是什么灭顶之灾!给几个要好的朋友打了电话,发现大家也都没打通,处于无知而紧张的等待之中。这种等待是痛苦的,悬于一根电话线的焦虑就快要把大家勒死了。突然,座机的那条线神奇般的接通了,嘟嘟的声音持续了几十秒钟,我的手上握出了汗珠。老妈慈祥可爱美丽动听的声音响彻了耳际,看样子没啥事……我激动得喊了声老妈,过后就是无休止的询问,老爸好吗,老妈好吗,老人们好吗,邻居们好吗,房子好吗……总之一切正常,虚惊一场。

  没经历过地震的人也许不能够想象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那种天塌地陷、鬼哭狼嚎的惨状,足以让经历过的人心有余悸、难以忘却。

  那年我还在念小学,地震发生时也是“五·一”节(这个时间总是发生地震,怪哉!),我和死党蹲在床边傻乎乎的玩着变形金刚一类的东西,我的那一条面貌极其丑陋而且食量惊人的京巴狗不停的咬着我的裤腿,蹭来蹭去。我恼火地把它踢打到一边之后又蹭了过来,似乎是心情极度烦躁不安的盯着我,可我依然没有理他。

  那时,老爸老妈住在楼下,我和爷爷奶奶住在楼上。地震发生时的情景我记忆犹新,我与同学在楼上玩耍,突然间,那张摆满了玩具的床猛烈的震颤,我被吓呆了,竟然愚蠢的在想会不会是房子质量不好,楼板要塌掉了。可是大约经历了十几秒钟的摇晃,我们惊奇发现床并没有掉到楼下去,而且所有的东西也都跟着在不停的摇晃。大量的灰尘升腾起来,遮住了部分视线,摇摆的幅度逐渐增大,我心里恐惧立刻弥漫开来,甚至无法自己站起来。一个甚至不知道地震是什么东西的小屁孩,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命即将面临威胁……

  危急的时刻,呼吸似乎都将要停止了,可怜的两个小学生等待着将要到来的一切而无可奈何、不知所措。这时,一个并不矫健的身影迅捷的闪过门廊,奶奶一边摇晃着身体,一边朝我声嘶力竭的朝着我喊着什么,一个念头终于回到脑海中,逃!不管发生了什么,逃离也许是最见效的方法,它可以掩饰恐惧,可以让人舍弃除生命之外的一切,可以让人找回最纯粹的本质。总之,要竭尽全力的跑开,所要面临的一切都不重要。

  我和死党一前一后的跟了出来,奶奶带着我们疯了似的冲下楼。老苏联楼房的黑暗楼道里,即使是白天也看不清具体有什么东西,我只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北方尘土的腥臊气味,以及不知道与人还是与墙面撞来撞去的疼痛。后来的十几秒钟,也不知道是伴随着碰撞还是摇晃,总之当我跑下楼站在大院中的时候,已经有点站不稳了。我似乎看到了房子的裂缝,看到了满地的杂物,看到了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表情,看到了我的亲人们,爷爷、奶奶、妈妈……对呀,我的爸爸去了哪里?我拉着那紧握着我的妈妈的手,茫然而无奈。

  老爸终于还是跑了下来,“你们都下来啦,那就好啊”!这一句话惹得老妈哭笑不得,甚至有点哽咽的埋怨了起来。原来爸爸是在摇晃最为剧烈的时候跑上楼的,他感觉到危险后的第一反应不是他自己,而是还在楼上不知所措的儿子。可他跌跌撞撞的跑到楼上,发现都已经不在上面了,这才急忙跑了下来。这时候,震动和摇晃已经没有了,如果震动多持续几秒钟,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那时的爸爸竟然还是一脸憨厚的笑容,从那以后,这张笑脸就永远镌刻在我心里,直到离家千里之外,直到遇见危险和挫折,总是想起那笑容,淡定而沉稳,临危不惧,勇敢坚毅。

  再往后就是两个多月的地震棚生活,每天在棚子里钻来钻去的过着野炊一般的日子,竟然还有些惬意。晚上,一家人在棚子里支起手电筒,一副扑克牌和一台收音机就可以打发过去,一家家的欢声笑语透过并不隔音的帆布传了过来,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灾难这码事。唯有收音机里面间隔几个小时就会播放一遍的地震信息预报提醒着人们不要忘记生命的可贵。偶尔光临的零星余震,也已经轻易触碰不到恐惧的神经了。

  一生中总要经历一些苦难和挫折,那种苦难中的真情流露才是对心灵的一种历练。你会发现其实有很多颗勇敢的心,时时刻刻萦绕在你的周围,在你几近崩溃的时候,他们总是会站出来鼓励你、帮助你、或者是默默的祝福你。无论在什么什么灾难面前,人性的光辉总能够驱散乌云,迎来一片蓝天。

  以后我每一次跟朋友们说起这段经历时,并没有太多的形容和描述。我只是不停的告诉他们:只有勇敢的心灵,才是幸福的!

  是啊,勇敢的,才是幸福的!如果理想在远方,就勇敢的奔向它;如果遇到了险阻,就勇敢的面对它;如果遇到了困难,就勇敢的征服它;如果幸福在走远,就勇敢的跟随它;如果爱情来临,就勇敢的说出来……人的一生还能有比死亡的威胁更加恐怖的吗?既然终究要面对死亡,不如在它还没有到来时勇敢的去面对,我只希望我能够在化为一缕青烟袅袅升天的时候,能够有人说上一句:这厮是个勇敢的人!我也就不枉在人世走这一遭了。

2007年5月7日 湖大德智园区

仰望是一种美丽的角度

参加完表弟的生日宴会,回家的路上蓦然发现满天的星辰竟然那样的明亮。高原的天空就算是夜晚也装点着迷人的肤色,那些明亮的小精灵们布满了天幕,晶莹闪耀得竟然穿越了路灯的辉光,直达我的眼底。我张大嘴巴仰望天空竟忘记了走路,蓦的想起,似乎很久都没有抬头望过星星了。

南方的天空总是那么阴沉,就算是白天阳光普照,夜晚依然会被雾气迷蒙。看星星似乎是上大学期间的一种空洞的愿望,除了恋人,根本不会有人有心思陪你共度良宵。就算是恋人,也只能在有限的想象中望穿满天的迷雾。更加遗憾的事,感情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无缘以对。所以,对于天空的遐想早已经淹没在了记忆的深处,那片心海中无可企及的地方。

而家中的星光永远都是那么明亮闪耀。突然生出一种想要拍下来的愿望,我上楼拿出相机想要把镜头面向天空。然而,很多事情永远都无法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拍下的只是满幅的噪点和路边的灯火余晖。于是发现,美好的东西也许也就是最为平凡的却通常不被人珍惜的东西。它是通过任何方式都不能被带走的,当然,也不会只属于你一个人!

仰望是一种让人浮想联翩的身姿,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每当人们抬头仰望是,嘴角总是随着颈部的肌肉微微扬起,那时一种微笑的姿态,是全身心地微笑,没有窗口服务员的那种做作,也没有逢场作戏的那种尴尬;双手也会随着向两边张开,似乎想要拥抱,又似乎是在舞蹈;更加神奇的是,在仰望时,心脏和胸怀是最贴近天空的!

恋人在一起时,什么时刻是最美丽的?不是初次见面的难以忘怀,也不是婚姻殿堂的圣洁隽永。我认为只有他们抛开了尘俗,独自欣赏时是最美好的。人说眼里揉不得半粒沙,那情人眼里更加容不得尘世的半点喧嚣。爱情本应是安静的,只有在安静中才能够显示它的辉煌。就如满天的星辰,只有在静寂的黑夜里,方能闪烁它那千万光年那么久远的光亮。情人们在一起时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不需要,只是牵着手,看着那些天空中不知疲倦闪烁着的精灵,数一数几个并不熟悉的星座,想一想初次相识的悸动,思量着未来的美好而平静的生活……

当然,美好的星空也并不都属于情人,更多的时候可能是孩子享受得更多一些。还记得小时候外婆家是平房,从院子的围墙很容易得就能爬到屋顶,我和几个伙伴们,总是在晴朗的夜晚成排成排的躺在倾斜的屋顶上,仰望天空。有时兀自地翘起腿哼着歌,有时突然指着一颗不常见到的星星大声呼叫,有时会为突然间降临地球的流行而欢呼雀跃。那时的家乡甚至连路灯都不是很多,但是那时的星空是最美丽的!

仰望是一种美好的角度,仰望是一种畅快的呼吸,仰望也是一种美好的童趣,仰望更是一种直面现实的勇气和智慧。

面对吵杂和无奈,能够抬头仰望,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心怀啊!

偶遇之痒

偶然在外地遇到故友或熟人,总有人开玩笑的说:这个世界太小了!的确,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虚幻的一个空间,幅员的辽阔永远都是地球仪或教科书上的微词。每个人的世界其实真的很小,可能是几个家人、几个朋友、几件心爱的收藏、几本爱不释手的好书,现在的我们可能多了一两台电脑、拥有一台用起来顺手的相机,除了这些我们就只有永远属于自己的一种性情,一片永远只有自己能够踏入的心灵大陆。

前一段时间还跟朋友说过偶遇的事。有一位老乡曾被我不情愿的忘记了(确实是记性不好),在那之后,就总是莫名其妙的碰到他,在学校里,回家的火车上,甚至在回家后逛商场的时候。她的频繁出现让我煞有介事的想到了佛家所说的因果相生,于是在那之后,我就谨记,故人和朋友是万不可忘却的,那时上天给人的最美好的恩赐,要时刻记得!

如果有人问我朋友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一种相互惦念。我不能够想出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感情。一位挚友,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再次见面,但是无论走到天涯海角,这种真挚却总是时不时地冒出来,席卷整个心海。朋友并不需要整日厮守,甚至有时都不需要见面,不需要相认,都能够心有灵犀。

如果还要追究下去,我会很不情愿的说,朋友甚至有时还是不要了解太多的好,如果你把一个人当作朋友,就一定要留有他自己的私人空间,任何人都不能够涉足内心深处的痛苦。如果涉足了,那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男女之间由朋友成为恋人,因为男人能够爱上的女人并不是最了解其刚强的女人,恰恰相反,如果一个男人相爱了,那他一定碰到了最了解他软弱的人。另一种就是破裂,不论是通行还是异性,如果过多涉足了私密,那只有破裂!

不记得在哪里听过这样一席话:朋友如果只是朋友该多好!是啊,朋友如果只是朋友,没有纠葛,没有冲突,甚至没有什么太多的现实关系,只是一种心灵上的沟通与交流,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共同追求,那该多好啊!这样的朋友,才能够在多年之后偶然相遇时生出无限的感动和怀想,酒肉之交、貌合神离的所谓朋友和所谓兄弟最终会被时间所涤荡。

又想到那位老乡的事,我们真正相识是在校团委搞学生工作是认识的,所以与其说是老乡不如称作朋友,乡情固然密不可分,但是对于共同爱好和共同经历的感触,甚至是不言自明。我们的见面总是简洁而愉快地,不用多说什么,只是一个阳光的微笑就足以道明一切。

也有朋友面露怀笑的说:还真有缘啊!我云:那确实!其实题目所谓偶遇之痒便暗含此意,但是万不可误会为另有图谋,那只是一种不自觉地联想。还是那句话,朋友之间不需要有什么感情纠葛。如果要成为恋人,就要勇于承担破裂的风险。
我,有点胆小。

故乡的雪花静悄悄

不知是什么时候,走出屋子,已是满眼的雪花纷飞!她们那样的饱满,那样的轻盈,那样的充满盈盈笑语。我沉醉在这一年都难得一见的硕大的雪花上——南方的雪花——更加充沛,更加活力。飘动飞舞间,她们把身上的沉郁一齐甩掉。那样的单纯,那样的无瑕,美好得让人嫉妒。

虽然美好,我却不敢在没有伞的雪夜站在那晚昏黄的路灯下。我确实渴望那种与雪花一起飘舞的感觉——张开双臂,我就可以拥抱整个世界;抬头仰望,我就可以欣赏这世界上最壮观的舞蹈。然而,怯懦涌上心头,突然觉得张开的双臂很幼稚,抬头仰望很冰冷。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俨然成了一个没有丝毫情趣和感怀的人,可是这有什么办法?没有人想这样庸碌一生,也没有人相被现实同化!这个世界很多东西是永恒的,就像昼夜永远都要更迭,冬夏永远都要交替。昼与夜永远都无缘相见,冬夏永远都不能共舞。幸而有清晨和黄昏为人们排解,幸而有春天和秋天让人们充满期望。那一夜,幸而有这样的雪花陪伴。虽然只是擦肩而过,虽然没有飘然共舞,虽然最多只是隔着布伞,我已深深的将这一晚珍藏于心底。

也许多年过后,我仍会回想起这一夜——手捧着热气腾腾的保温杯,站在屋子的窗户前面,观望者那些硕大皓白的雪花,在路灯的浸染下渐渐的被染成昏黄,欣喜地看着他们从几千米的高空飘然而至,像是天堂的使者,变幻着的羽翼,最后有了一个平稳的归宿。她们在人间继续着天堂的梦境,带给人们无限的遐想。

每当看到她们时,我也会不停的怀念——在那些安静的夜晚,无须特意等待的雪花,悄然的飘落在窗户外面,那种感动更加无以言表。那便是故乡的雪,没有南方的雪那么冲动,也没有南方的雪那么难得一见,每年的那个时候她们必定会准时来到,带来一片祥和和安逸。故乡的雪更加轻柔,更加摇曳。她们像孩童一样在北风的吹拂下左右蹿跃,充满期待地挑选着自己的着陆地点。故乡的雪飘落的更加缓慢,更加悠闲,而且,她们并不急于溶化,而是尽情地享受着与其它雪花的欢聚一堂。于是,漫天的白雪覆盖了广袤的河套平原,阴山的刚毅与苍劲也被掩埋在了轻柔的面纱之下。

北方的人们在下雪时是绝对不会撑起布伞的!虽然他们大多并不善于言语,但我能够感受的到,那里所有的人都深深的眷恋着这里雪花。任凭那些淘气的小家伙们随风钻入衣襟,贴在脸上,黏附在头发之中,脸上始终洋溢之恶幸福的微笑。北方的雪天其实是很冷的,不论是下雪还是雪化之时。但人们丝毫不会感觉到寒意,尤其是在雪花嫣然而致的时候,那种心中暖暖的惬意让人心醉神迷,那雪后漫撒大地的珍珠白更是分外妖娆,每每置身其中都惹人流连忘返。

每当雪花撒满操场的时候,教室中的我们都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只要下课铃声响起,我们就像是听到了发令枪一般冲出教室,戴起手套,狠狠拥住一抱白雪撒向自己最亲爱的朋友,通常都会引起一阵无休止的酣战,直到满头大汗,浑身积雪,方才痛快淋漓,恋恋离去。那是我见过的最为美好的交流方式,朋友之间没有餐桌,没有酒肉,没有离别忧愁,没有对未来的担忧。就是那么畅快的欢笑着,玩闹着。回到教室,暖气片上摆满了各种花色的已经湿透了的手套,屋子里洋溢着淡淡的雪的清香。同学们满头大汗的咧着嘴傻笑,这是的老师通常会善解人意的在上课前晚来一会儿,或是同样憨笑着与同学们打趣玩笑一阵。

也许在南方长大的同学们永远都不会理解这种对雪的深厚感情,他们无法理解在撒满厚厚积雪的操场上踢足球是一种怎样的惬意,他们也许还没有感受过摔倒之后躺在雪地上那柔柔的冰凉是多么让人怀念,他们也无法理解被雪花覆盖任凭她们吹打得那种舒适和祥和。当然,也许最大的障碍是——北方的雪是融进骨子里的一种天然的清凉,使沁人心脾的一剂冬日的精神滋补。人们是与雪在想处,在交流,而不是在期盼。这是一种天然的活力,不用刻意去有所为或有所不为。

在故乡的雪花之中,我不用去想着怎样融入她们,想着怎样与她们共舞,想着怎样去享受雪天。我所做的只是继续着平静的生活,没有波澜,没有沉郁,更没有可笑的怯懦。就像是那些雪花,安静悠闲的飘落,安静悠闲的躺在来年更加肥沃的大地上,静静地等待春天的到来。没有南方的雪那么充沛,那么让人激动,听着宿舍楼到里和园区里的那些忘我的呼喊和宣泄,只是会心一笑。对旁边的人说:我能够理解他们!

当然,我更能够理解故乡的雪,她们就像是故乡的人一样——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稳,那么的祥和!这时的故乡也应该是雪花纷飞了吧。我想着那种北方特有的温婉,想着将要到来的新年除夕;想着也许毕业以后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就不会很多了;想着外面的世界那么广阔,总觉得有那么多的事情在等待着我们去完成;也想着这对父母也许有些不公平。我我深爱着我的老爸老妈,但我必须得离开他们,因为这是他们对我的期待。也寄托了他们对整个世界的期待。

期盼有机会,能够再一次无忧无虑的坐在父母的身旁,能够不用打伞地站在昏黄的雪中的路灯底下,能够在心中哼着那首中学时很爱听的一首歌——“灯火,雪夜,路灯下,几个朋友……”——是啊,我们都是爱浪漫的人,我们用各种期盼和幻想构筑着未来的生活,乐此不疲,穷尽一生。

那时的我,也许孤独正站在路灯下若有所思,静寂中,心中的那首歌竟然幽幽地在身后响起,是一种美丽的声音。我欣喜的转过头,正要说点什么,她却慌张的将食指竖在双唇前——说:“嘘!别说话,听听看……故乡的雪花静悄悄,故乡的雪花,静悄悄,静,悄悄……”。(完)

Mophe.ster At Fenghuang Street.07-1-18

牌楼口岸&花脸

脸上布满了花花绿绿的光线,就像是小丑在无聊的涂鸦;放声大笑之余没有人能够在意你,因为这里的人连自己都并不在意;恣意妄为的舞蹈用来掩饰人们的空虚,人们用神游一般的表情夸张的闪烁着他们仅存的一点纯真。可是有人能守得住这种纯真吗?学校里的酒吧一样是酒吧,学生充斥的酒吧,一样有颓废的坠落。我在牌楼口岸里看到的满是表情之后的内心流露。可这种温和流露却惊吓了我。

酒吧按说也去过不少,可是回想起来,蓦的发现从来就没有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泡吧。多数的时候是在妄自的听摇滚,放肆的pogo,甚至连同伴的哭泣都没有留意。如果是会朋友,就有点不太适宜了。可是在酒吧会朋友的机会并不多,就算是,那种清新寡欲的静吧怎么也无法让人将其与酒吧联系到一起。

我的酒吧生涯是没有效率的,这跟某些人不同。牌楼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可以扭动,可以喝酒,可以玩色子,可以大叫,可以看漂亮女孩,可以欣赏火辣的领舞……如果是发泄和放纵则是再合适不过了,要优于听朋克!那样的牌楼口岸,我可能是真正在泡吧了。

有人痴痴的望着眩彩灯光,有人不停的喝酒上厕所,有人互相大声说话手舞足蹈,有人玩飞镖,有人看着抽烟的女人……而我没有看到这些,我竟然只是内心里寻摸着这里的学生到底有多少?结论令我不知所措,大部分是学生,可是明显已经不能被看作学生。他们眼睛里满是颓败与欲望,没有精神,就连最劲爆的音乐也可以让他们置若罔闻。然而,这样的人可以迅速的衬托出能够称作学生的人。识别初来乍到的人的方法很简单,那些一进来就不停的巡视灯光和舞蹈的人,他们在酒吧里的次数一定不超过两次。

我坐在左右摇晃的吧椅上,身上无所适从,因为内心中不能够肆意的怀想。一块隐隐的青石暗地里羁绊着我们。作为一个男人,我无法不被那些在身边晃来晃去的高个子美眉所吸引。她们眉清目秀,脸庞消瘦,有着令人羡慕的瘦骨嶙峋和良好的肤色,可是就是这样的秀色可餐也挡不住嘴角的那根香烟。哪怕是女士香烟也好,可是她们常常从男人的手里或嘴里接过来吸咗,眼睛微眯,更是骚淫勾魂。

再退一步说,如果这些都能让人接受。那么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身处此地,却还不能融入哪怕是一点点放纵的想法。酒吧里可以说是放纵的,可是心爱的人在身边却硬要装作享受颓废,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我没有经历过,抑或我在经历却没有发觉或不敢承认。这样的沉重如果一再发生很可能会葬送一生渴望的情感。

他离开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她呢?希望像桃说的一样,她在当鸵鸟。至少那样可以在情感上自我保护!

他的离开,还定格在兄弟们的那一杯彻骨冰凉的啤酒之中!

有人说,只要心灵满足,孤独一点也无妨,有时还能够借此摒弃一些喧嚣,多一些宁静!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一直很难分清这两个字到底读什么,就像很多时候并不会刻意的记住今天究竟是几月几号星期几。相信很多人早已经不把星期几或者几月几号当作计算日期的方法了,因为那样做是徒劳的。有些人用游戏里打怪的经验升级计算生活,有些人用足球联赛的当期计算日期,有些人用与女朋友的相识周日计算生活,有些人则痛并快乐着一直想着还有多长时间考研或者哪些天要参加多少个招聘会。能够自由的计算生活是人们梦寐以求的,但计算方法的不同可能导致了人们生命的利用效率相差悬殊,就像是社会平均劳动时间和个体劳动时间的区别,这是个体赚取较大利润的关键。

我还是乖乖的回到了远隔几公里的寝室过夜,不为别的,只是想沾点人气。在外面租房子住了太久却是有点脱离群众。交流是必修课,这是任何个人代替不了的,需要发动群众广泛参与。与很多人在一起生活,就连争斗都充满乐趣。不过我没那么变态。

熄灯前十分钟回到深处七楼的寝室,幽暗的灯光中一个人影孤孤单单的影影绰绰。我轻声地推门,蹑手蹑脚的溜进去,展示在眼前的一幕令我诧然。猴B竟然拿着绣花针,任那些花花绿绿的细线游走于双手,布上现出了只有他才看得懂的图案,那种虔诚真实少见。他深情回望我一眼,曰:给老婆绣的!我曰:是你脑子锈斗的吧!

每日熄灯过后就是我们精神矍铄之时。然而,男生是很少开卧谈会的,之所以无心睡眠,主要原因是这里的电脑仍可以照常运转。德智园的电力系统是如此的缺乏技术含量,年级里面电工电子课程没有过关的人都能够轻易的迅速将电源接好,并保证整个晚上都非常稳定。据说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仅用了三十秒就搞定了,工具只是食堂的一根卫生筷!

回寝室最重要的活动当然是串门了,大批无聊的人会从寝室之间穿来穿去、谈笑风生、大吼大叫。其实具体的事情倒是基本没有什么,这样做的目的倒是多种多样。其中有一件事是通行的,那就是——远眺——这个词应该适合。夏天的时候尤为精彩,对面的女生寝室近在咫尺,每每放眼望去,mm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碰上比较邋的女生,洗澡更易的时候都会忘记关窗……当然这种少不更事、想入非非的事情还是不太符合大学生身份的。引用一个典故: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窥呢?即便是关上窗户,隔着一层磨砂玻璃观望,窈窕身影更是惹人无限遐想。不过偶尔也有一两恐龙惊现,大煞风景。暗地里也为女生叫苦,她们招谁惹谁了!

谈天在前几年似乎很少发生在男生之间,男生在一起除了吃饭,应该就是打游戏,踢足球,打篮球,或是谈论游戏谈论足球和篮球。然而这和谈天是两码事,林语堂先生曾在《生活的艺术》中阐述过谈天,至少是不能有固定的主题和方向!可是到了大四,突然发现很多人变酸了,男生也开始不停的谈论自己的未来,回顾自己的过去,忏悔自己的感情,憧憬各种各样的生活,地点也可以是天台、楼梯口、阳台、抑或是很多其他可以抽烟而不被人看见的地方。烟熏火燎,这也许就是女生私房话和男生谈天的区别吧。

和大家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很多人,不论富有贫困,不顾善恶美丑,总归会有一段难忘的片断。多年之后,也一定会有机会将其眉飞色舞、津津乐道。

可能是年龄的原因,日渐成熟的大家似乎突然冒出了很多话要说,很多事要做,很多感情要释放。我也突然觉得很多人相见恨晚,悔于自己之前的无知和幼稚。

常看某人的博客,觉得她是那种会享受孤独,且同样会斗争寂寞的人。似乎是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欣赏她,也祝福她!

 

越是渴望就越是孤独。

越高傲就越脆弱。

 

女孩手凉

最近经常会有与别人握手的机会,愕然的发现自己的手总是那么冰凉,以至于一次别人对我说:一般是女孩手凉,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那么没火力!我只能无奈的羞赧一阵,然后自嘲不够成熟。这才想起以前从没有留意这件事情,只是觉得冬天温度低,手凉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使在屋子里也经常是这样。可论到交际礼节,总是把一双冰凉的手伸到别人的手里总是不那么适宜。于是握手前就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小动作,例如,揉搓、揣在兜里不拿出来、放到嘴边向其哈气、偷偷潜到空调旁边吹风……最不雅的便是蜷坐在凳子上,将手放在裆下取暖,如果不是在公共场合,这种取暖方法是最见效的!

对这种事情最通常的说法莫过于:你丫肾虚、傻B没事儿、操,你tm是不闲得难受……我对这种粗口倒也习以为常,大学的多数男生都会这样说话,不过只是跟玩得来的人说而已。可实际上的情况是有很多男生都有这种手凉的情况,只是羞于出口,这种普遍的现象折射出很多男生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缺少锻炼绝对是主要原因。而这个主要原因的主要原因又是电脑在作怪,自从我有了电脑,本来紧缺的课余生活的运动时间就基本被网络占用,于是运动成了一种奢侈品。这与刚刚开幕的多哈亚运会似乎格格不入,中国队能够在第一天的比赛中就包揽二十几枚金牌,可是在这样一个重点本科院校中,可爱的大学生们却在一点点地耗蚀着自己的生命而无人问津。

这便是差距与不和谐,就像有的人过于富有,而有的人揭不开锅;有的人可以养情人,而有的人手淫过度都没什么感觉。中国的不和谐表现在各个方面,体育运动也已经成为了专业人士和富家闲人的奢侈品,光是那几个金牌有什么用?虚荣。自己的手凉就别抱怨天冷,也别拿到运动会上的暖风上狂吹,更别放在裆下去丢人了!

人类是很复杂的动物,我们与人交往除了会被迫使用视觉和嗅觉之外,最有独立性和调节性的就要数一双灵巧的双手了。女孩的手凉倒是惹人爱怜,相信多数情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是从手开始的吧。情人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握住对方的手以示爱意,冬季还可以将伴侣的手放在嘴边感受温暖的气息,这样做的效果相信要远胜于眉眼和话语的刺激。

我天性木讷,至今握过的玉手还寥寥无几,不过暗自庆幸,但凡触碰过的手都感到了一次温暖、一丝幸福。幸福就是这样,没必要有高山大海般的诺言,也没必要有豪华奢侈的承诺,只要那种暖暖的感觉,温馨而甜蜜,让人轻松惬意、恋恋不舍。遗憾的是,直到现在还没能将一双手紧紧抓牢,也有人问我市胆小还是要求太高,我说是要求太高,因为我想遇到的人不露风水却有高傲气质、不擅言谈却能眉目盈盈、不很美丽却又沉静恬适。也许这辈子都与不上这样的人,但我不会因此而失望,梦想就是梦想,如果能够轻易实现就没必要憧憬了。没有憧憬,我们的人生会褪色很多。

下午的屋子实在是阴冷难耐,我干脆跑到堕落街的澡堂子痛痛快快地冲了个热水澡,将线性代数和找工作的事都扔在一旁的感觉真是爽快。突兀的想,也许我已经不适合在学校里呆下去了,外面也许艰险,可那毕竟是真实的,尽管有的时候真实很残酷。学校里虽到处都是美好,但痛苦都埋藏在了心中。

穿好衣服,用吹风机吹干头发正坐着发呆,一旁的一个8、9小女孩跑了过来,美好的傻笑着。我憨憨的看着她,不知要做什么,她却冲我娇嗔挑衅的说:“嘻嘻,男生也喜欢臭美吹头发哦……”我愕然无措,童言无忌,却道出将来要做为男人的几多辛酸。

女人手凉是温婉怜悯,男人有责任将她握起,温暖一生……

写在<湖大青年>换届之后

和那么多的朋友走到了换届的这一天,更多的感觉是无法形容的。在大学里,“湖大青年”不啻为一份事业,我们融入它更多的是一种感情,倾注了我们太多的理想和对事业的追求。

在“湖大青年”的每一天都可以用作大学里的计时器,当别人还在沉闷的书海中追逐未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可以用一本本杂志和报纸来衡量自己的大学生活。

这种记录时刻骨铭心的,也是痛并快乐着的过程!其实,我们的内心也充满着矛盾,也充满着疑惑。然而,很庆幸我们有这样一片天地,可以供我们去开拓。我们能够在这样的空间中去毫无忌惮的思考,这本身就是一种成长、一种幸福!

学生干部其实很辛苦,但是,学生干部们更加注重的,是这种“苦”的背后那一种舍我其谁责任!不是堂而皇之的对党团的忠诚,而是对自我价值的实现,是对内心中理想的一种慰藉!这种心情自于对湖大青年精神的追求。可以冲动,可以自责,可以矛盾,但是我们决不能违背自己的理想,违背我们曾经多么坚定的坚持过的东西。这是我们赖以立命的东西,没有了这种动力,便与行尸走肉无异!

无论走到哪里,这一片天空永远属于我们!属于我们早熟的理想,属于我们没有细细思忖过的未来,属于激情,属于年轻的那份自豪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