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

细嗅真章(一)

出差时常常看到有城市在明显处张贴本市市民文明公约,一般都要小100字,格式工整,内容无非是核心价值观、荣辱观在加上一点地方喜欢的话语,例如见义勇为,弘扬正气等等。

我觉得这样的市民公约可以是北京的,可以是天津的、上海的,甚至可以是东京的、纽约的,全世界的都可以用这些词汇。如果这么省事的话,还不如贴上几个烫金打字——普世价值。用普世价值作为一个城市的公约和守则没有什么错,可是同样也没有什么意义,一来功能重复 ,毫无特色,二来说教感严重,易引起逆反反应。

希望以后能够看到更多接地气的,自下而上的,有历史、有意义、群众喜闻乐见的“公约”。而不是闭门造车而来的笔杆子公约。

老六呓语(一)

开个新头,不知道能写成什么东西,所以放飞自我来段呓语吧……

老派

老六时年三十上下,在家里行六——倒不是说他兄妹多,而是父亲同辈的兄弟姐妹多——父亲的叔伯兄弟们赶上了计划生育政策刚刚实施,老老实实地“只生一个好”。当年看着同一个单位的“ 灵通 ”人士都到医院找熟人,开个“首胎痴呆”的假证明,然后堂而皇之地生二胎,虽然感到愤愤不平,但最终也没有动用自己的关系作假。道德感大概是这一家人留下的仅存的较为宝贵的东西了。

老六自小也隐约觉得,道德感大概是个好东西,不然我可能也被“痴呆”了。要是我真是痴呆,会是什么样子呢?老六无聊的时候也会想一想这个事,后来越想越怕,也就不再考虑这等无聊的问题。他并不是个内心强大的人,甚至还有些脆弱。

平时上班的地方并不远,需要骑一段自行车。共享单车大概是最为便捷的交通方式了。不过最近也为一件事而头疼,那就是小黄车的押金无法被退回。虽然只有99元,但是还是令他不太舒服,更糟的是,这件事似乎又不足与人道来。这么少的钱,总有人觉得为这事儿伤脑筋不值得。

老六心里其实是不愿这么想的。肉再少也不能扔咯啊,再说,作为一名法治国家的公民,通过法律渠道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件事也是合情合理,为什么大家要嘲笑那些揪住不放的人呢?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啊!难道笑贫不笑娼才行?

说道正义,倒更加让人糊涂了。理论上说,我们都处在和平年代了,邪恶势力是谁呢?地痞流氓?黑社会?盗抢犯?这些描述为“ 势力 ”有点过分了,最多算是分子或团伙。那帝国主义呢?哈哈,现在只有当笑话才讲这个词吧。没有“敌人”了,“ 邪恶 ” 这个词就只能是宗教词汇或者是心理学上的描述了吧……

总之,当下有个最大的问题困扰着老六——不能细想的东西太多了。有人说,现代人最大的苦恼,就是读书太少而想的太多。老六似乎就是这样的人,但细想想也不完全是,好像还有些别的原因,说不清,道不明。

On The Way

《On the Way》摄于内蒙古境内
《On the Way》摄于内蒙古境内

下载无水印原图,请移步我的pixabay


一座特立独行的角楼

做了些试验性的处理,我觉得效果挺好。素材是和前两张图片同一天拍的 。

一座特立独行的角楼

下载无水印原图,请移步我的pixabay


散记2019.3(停更)


关于散记停更和新栏目的想法

散记写了不少个月了,开始只是想着把以前想在微博写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汇总到这里,免得被删的太厉害,断断续续也算是坚持下来了。

不过,这中间断档也很严重,与个人空闲时间越来越少有关系。而且,我觉得这样的写法实在是太“散”了,没有形成自己的看待问题的思路,思维的过程也乏善可陈,实在也只适合自己记录和阅读。

所以,后面我想开一个新的tag,每期写十段,要求自己思维要连贯,语言要更有相关性,讨论的事情也更具实效性。这样也不至辜负我花在这事情上的时间。

名字已经想好了,挺特别,出了第一期就知道了。


看到一个小知识:每年两会,国务院总理做政府报告的时间,都是周总理的诞辰之日,中间只有一年是3月1日。——2019.3.6

关于两会,除了国家大事、代表提议容易成为最近的谈资以外,我发现邻居大爷大妈经常说的是——今年志愿者发的羽绒服质量可比去年更好了。——2019.3.6

褚时健去世的消息上了头条,这位老爷子能够闯入年轻人的视野,多数归因于本来生活的“褚橙”。然而,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他走红的过程中,这些特殊经历:烟草董事长、入狱、保外就医、二次创业……起到的作用非常大。我从不同的角度定义一下——褚时健应该是近年来年龄最大的“流量”明星了!——2019.3.6

很多人把睡觉时要听的东西叫“床上伴侣”,我的“伴侣”最近是郭德纲和我是歌手。前段时间还听蒋方舟一周解读一本好书,最近没见更新了。——2019.3.1

最近在用一款RSS订阅或者叫网页订阅软件叫irreader,刚需!好用!太想夸一夸了!——2019.3.1

早上上班的时候,看到一群人站在公司大楼门口用手机考勤打卡,完事后,立马扭头去食堂或附近的小卖店吃早点。——2019.3.1

公司开始试用钉钉打卡制度,个人并不很同意这种不人性的考核方式,并不是想偷懒,而是觉得,第一,坐班考勤也要分行业;第二,在加班制度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就开始执行更加严格的考勤考核制度就是耍流氓。——2019.3.1

开心的是二月份最轻松了,假期多,工作少;不开心的是二月太短了,比其他月份兄弟还少了两三天。三月首日,打起精神。——2019.3.1

清晨的故宫

有很多人去拍过故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但寒冷冬季清晨的故宫估计没多少人认真拍过。我来补个缺。

这张照片我本人非常喜欢,时间、光线和一只恰巧飞过的鹰相得益彰……可惜被pixabay社区给拒绝了,不知道为什么,社区的审美有时候很迷。

清晨故宫

下载无水印原图,请移步我的pixabay


城市微光

冬季清晨的景山公园,人流稀少,冷冽的北风将天空吹净,前夜的雾气逐渐消散。

朝霞初上,人们迎来了新的一天。

城市微光
地点:景山公园
时间:清晨7:30

下载无水印原图,请移步我的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