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楼口岸&花脸

脸上布满了花花绿绿的光线,就像是小丑在无聊的涂鸦;放声大笑之余没有人能够在意你,因为这里的人连自己都并不在意;恣意妄为的舞蹈用来掩饰人们的空虚,人们用神游一般的表情夸张的闪烁着他们仅存的一点纯真。可是有人能守得住这种纯真吗?学校里的酒吧一样是酒吧,学生充斥的酒吧,一样有颓废的坠落。我在牌楼口岸里看到的满是表情之后的内心流露。可这种温和流露却惊吓了我。

酒吧按说也去过不少,可是回想起来,蓦的发现从来就没有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泡吧。多数的时候是在妄自的听摇滚,放肆的pogo,甚至连同伴的哭泣都没有留意。如果是会朋友,就有点不太适宜了。可是在酒吧会朋友的机会并不多,就算是,那种清新寡欲的静吧怎么也无法让人将其与酒吧联系到一起。

我的酒吧生涯是没有效率的,这跟某些人不同。牌楼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可以扭动,可以喝酒,可以玩色子,可以大叫,可以看漂亮女孩,可以欣赏火辣的领舞……如果是发泄和放纵则是再合适不过了,要优于听朋克!那样的牌楼口岸,我可能是真正在泡吧了。

有人痴痴的望着眩彩灯光,有人不停的喝酒上厕所,有人互相大声说话手舞足蹈,有人玩飞镖,有人看着抽烟的女人……而我没有看到这些,我竟然只是内心里寻摸着这里的学生到底有多少?结论令我不知所措,大部分是学生,可是明显已经不能被看作学生。他们眼睛里满是颓败与欲望,没有精神,就连最劲爆的音乐也可以让他们置若罔闻。然而,这样的人可以迅速的衬托出能够称作学生的人。识别初来乍到的人的方法很简单,那些一进来就不停的巡视灯光和舞蹈的人,他们在酒吧里的次数一定不超过两次。

我坐在左右摇晃的吧椅上,身上无所适从,因为内心中不能够肆意的怀想。一块隐隐的青石暗地里羁绊着我们。作为一个男人,我无法不被那些在身边晃来晃去的高个子美眉所吸引。她们眉清目秀,脸庞消瘦,有着令人羡慕的瘦骨嶙峋和良好的肤色,可是就是这样的秀色可餐也挡不住嘴角的那根香烟。哪怕是女士香烟也好,可是她们常常从男人的手里或嘴里接过来吸咗,眼睛微眯,更是骚淫勾魂。

再退一步说,如果这些都能让人接受。那么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身处此地,却还不能融入哪怕是一点点放纵的想法。酒吧里可以说是放纵的,可是心爱的人在身边却硬要装作享受颓废,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我没有经历过,抑或我在经历却没有发觉或不敢承认。这样的沉重如果一再发生很可能会葬送一生渴望的情感。

他离开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她呢?希望像桃说的一样,她在当鸵鸟。至少那样可以在情感上自我保护!

他的离开,还定格在兄弟们的那一杯彻骨冰凉的啤酒之中!

有人说,只要心灵满足,孤独一点也无妨,有时还能够借此摒弃一些喧嚣,多一些宁静!

Posted by 老派站长

1 comment

很长时间忘记曾在牌楼呆过那么久
今天却无意中记起
也无意中看到你写的。
写的很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