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的清明应景

人在旅途,难免有些市井情怀。时而慨叹人生无常,时而怨念世风不济,这都是无伤大雅的。只要摆脱了那些无端的烦恼,任由缘始缘灭、顺其自然,困扰自然不扫而空。怕只怕得那满腔热血和炽烈情怀,让素来平淡的生活无以为继。若是不巧赶上了那彻骨的气概,便更加让人五味杂陈。

而人逢少年时,自然又容易萌生那些热血、情怀和气概。故少年总是在踌躇满志的时候,徒然生出些忧伤的事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诋毁。正是因为不谙世事才更容易惆怅纠结。相比那些老迈的污浊叹息,少年的愁,又显得多么的澄净。

不论少年,再来读读陆游这首《临安春雨初霁》。陆游落笔时已经六十多岁了。除了忧伤和悔恨,还有些对世事的厌烦和失落。然而,这种厌腻却没有让人感到浊气。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人虽老迈,意气似已不在,但没有影响他悠然自得的豁达。眼中的景致,依然有风、有景、有情。闲来墨宝、分茶而饮,这种日子多么闲适,与“世味似纱”和“客京华”的无奈迥然不同。最绝的是,虽然年迈的老汉胸中有无限慨叹,那苦闷却已随着行闲的笔墨、茶叶的清香飘无踪影。这大概是与少年愁的不同吧。最终,那林林总总的感慨,都归结于“家”这个永久的牵挂。

夏小G同学清明临行时把后四句@给了我,那个应景真是恰当好处。过完清明,我就要回家了,那为我送行的不正是那淡茶一杯么。虽然,坚强和天翼在一起时,总是会谈些重口味,甚至有时只谈国事,好像是少了那么清新几许。但我们毕竟不是那个清新的年龄,而且跟老迈也不搭边,纠结的年龄就是要谈些纠结的事。于是,等我离开那院子,孑然一人的时候。那诗中的“素衣莫起风尘叹”便成了我发些感慨的着落,默默思量。

我们看起来各有思忖,貌似身处异处,但其实我们并无隔阂。那份风尘感怀、那种理想和怨念,都是何其相似!

4 thoughts on “一首诗的清明应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