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8年1月

意识阶层

早上,小天牢骚,为什么我们的报纸看起来总是那么一片大好?看南方周末就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活不了。我说,你为什么总是把世界想的那么黑暗?这个世界本来就一片大好。他笑了笑说,你还太年轻!我无话,憋了一会儿说,他们那是在找噱头。

这让我想起了昨天和高中同学聚会,在座的不多几个人中,清华北大浙大的大有人在,都是高才生。大家除了自己的事无巨细,就是国家社会的宏观大览,而中间的民生阶层却关注甚少。我感到一些莫名的落差,关注民生就感到黑暗无助,宏观大览就感到激情四射。

白天在平台满眼的红头大字,无限光明。回到家还是不由自主地拿起周末似懂非懂的乱啃一通。总是感觉对这个世界太无知,可是年龄却真的老大不小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散步”与丧权

沪杭磁悬浮铁路辐射事件有一次引发了公民对于生存权的强烈关注。然而,令人哑然的是,明明应该激烈的反应,却软化为了一场有组织的江边散步和街头购物。这种中国式的黑色幽默着实让人拍案叫绝。

初看这条新闻,稍有点敏感性的人可能就会回想起某某年前的某某事件,比起当年的“静坐”,这次的“静走”似乎还显得主动一些。不过政府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显然不如当年那么激烈,对于所谓建设性意见的采集和宽容无疑是政府宣传策略的一大进步。民众对于政府的宽容也做出了相应的回报,事态的发展平稳而缓慢。一件政府眼中的坏事,演变成为了自导自演的爱国主义剧目。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演绎,不得不让人多敬佩几分。

事实上,在整个过程中,各个阶层扮演的角色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只不过大多数人懵懂的认为,这个世界真的是如歌曲里唱的那样越来越好。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位程序员的签名:本以为不断进步,看别人却发现其实早已被落在后面。事情不能够埋起头来自己想,就像是被窝里放个屁使劲闻,还自以为香气宜人。这一次的“散步”活动办的有声有色,但其实缺乏内涵,人们囿于制度的缺乏和法律的愚钝,却忘记了自己还有追求自由发声的权利。

这是一种法律上的敏感,和对于最基本生存权利的关注。而切切实实的暴露出了精神层面的缺失。遇到这种事情,人们为什么不能站起来大声呐喊?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追求自己的人权利益?而要采取迂回的政策来谄媚政府? 谄媚的好处是,暂时获得了生活的安逸,丢掉的是整个社会的平衡和发展。就像是在中国早已变态了的工会制度,本来应该是为工人维权的组织,却反而成为压榨工人血汗的统治工具。这种缺乏权利制衡的现象如果依然如故,那么今后怕是连“散步”的机会都没有了。

“散步”就是丧权的先兆,不是值得幽默的谈资!

早安,北京!

2008年的第一个清晨,我在北京之前醒来。

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新的一年,新的空气,新的一天,新的工作时间。街上除了路灯,只有寒冷。我插上耳塞,意外地听到了几个月都没有更新过的Armstrong,感到沙哑和寒冷。偶尔路过的的士孤孤单单的奔波在这个硕大的城市里,不一会就消失在雾霭之中。一天中,只有这个时间不堵车,只有这个时间归于宁静。

我轻盈地随北风前行,内心所想的,似乎还停留在属于07年的那个夜晚,但其实,它们都已悄然逝去。这个没有跨越黑夜的08年的首日,冻结在了不再跃动的灵魂之中。这个城市,是容不下灵魂的,他们只能无奈的出走,不知去向。不过,我欣慰,因为它们能够躲避北风,躲避在我永远盼望,却不可触及的角落。

站岗的战士们依然终于职守,和我一样的木讷和坚守。我朝着他淡漠的笑了笑,他抿了抿嘴唇,也许他会想着一些事情,也许和我一样,让所有思绪随着北风飘零。

走到采编平台,刚好听完了《太阳照常升起》的ost,那些鼓点,和那高亢的小号,让我突然想起了远在耶鲁的乐音,想起了不知何年何月的夜晚。那些回忆,在同学们聚会的时候还能记起,却伴随着多半的无奈和不如意。

07年过去了,可那些平淡和幸福、那些爱与不爱还将延续。

我在日记本中写道:我在全北京之前醒来,为了对灵魂的恪尽职守,为了美好的未来的追求,为了那充满异想的国度,为了深爱着的一切,继续游荡,继续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