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记2018.12

前两个月好像身体里的“自我”断片儿了一样,脑子里除了家庭和工作,那个“自己”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科研项目快要验收了,想快点“醒”过来。

散记2018.8

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法律逐步呈现出两个特点——1.保护未成年人渣;2.严惩正当防卫群众。前段时间去东北出差,聊起来当下热议关外的种种段子,好奇地请教为什么东北会变成这样。

带孩子回家过春节的中年人

这年春节过后,孩子就满四岁了。

从爱人怀孕那年起,我们就不回老家过年了,直到今年我们已经在北京度过了四个春节。父母当然是支持的,轮流到北京来陪我们过年,全家人一样和和美美。

有关工程设计行业两则

这两条notes是在与同事探讨行业前景时的一点思考,本来想写在本月notes里的,但是文字码上来发现字数可观,可以凑一篇日志了。

第一,管理者把图纸的质量和进度等的问题都归咎于工程师,其实是不对的,管理者需要反躬自省。

散记2018.1

看了一眼今年《歌手》第一期,觉得总导演洪涛泪洒舞台可能是因为太累了,这两天看新闻算是明白了,累点真的不算啥。
以前总以为老人们思想陈旧,墨守成规,觉得除了技术上的经验没没有什么可以继承的了,毕竟荒唐的时代不会重来。

散记2017.11

散记2017.11

“双十一”我买了一大堆书,后来想想这也无非就是有人假装有钱和有人假装有文化的区别而已。“真人”谁会在意这个日子。
试用了一下新版FireFox浏览器,速度真是快到让人咂舌,内核Version 57.0。

散记2017.10

大多数成年人都知道如何生活才是“正确”的,例如吃健康的实物、多读书、多锻炼、坚持某些好的习惯……可是,这个世界上,走“正确”的路实在是太辛苦了。

散记2017.9

再这么下去,勤劳致富会被大家看作最愚蠢的致富方式了吧。-2017.9.21
爱吵架的人有个特点,就是越理亏越嘴欠。-2017.9.20
把音乐当做一种技术的人,应该算是拯救人类而牺牲自我的典范了吧。

散记2017.8

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生活中不是所有的问题立刻就会有答案,犹豫不决可能只是因为该做决定的时候还没有到。我觉得,如果你不想害一个人,那你就不要催促他决定任何事情。

散记2017.7

地铁上总有座位的人并不值得羡慕,他们一般住在很偏的地方。——2017.7.25
比起2000万人假装生活那篇文章的内容,文章被屏蔽才是真正恶心的事吧。

散记2017.6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中年危机,你感到的危机其实是少年危机和青年危机没有处理好而积累到现在所导致的。所以,不要责怪年纪,时间是最无辜的。——2017.6.30
有时候在想,我可能是不存在的,我只是网络上的一个数据块,包含一个域名,一个cms,和一个不停变化的ip。

散记2017.1

我觉得中国大概最难搞的事业就是环保事业了,在这个行业里,“立场”已经远比技术、能力、投入更加重要。环保问题已经成了检验智商和世界观最好的,也是最复杂的标尺。

散记2016.12

​下班路上同事问我怎么走路风风火火的,我说因为前面有个傻逼边走路边抽烟,很呛,我不能跟傻逼一般见识,只能跑到前面去。我觉得,要想不被傻逼恶心,最好的做法就是超越他。

散记2016.11

​刚去体验了一下vr,不知道我是不是敏感人群,玩了五分钟差点没给我给整吐了。就我这二五眼摘掉眼镜直接裸眼上,依然感觉到非常的震撼。虚拟现实和科学养猪并列为下一个互联网风口,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心目中的国有企业

最近,有个同事竟然因为设计项目做得太多被约谈了。管理人员觉得他画图纸画得太快了,导致他的收入成为了所有同级别、同职位同事里面最高的,大有赶超领导的架势。

对烟民的歧视

毫不忌讳地说,我彻底地歧视烟民,因为无论守规矩的还是不守规矩的,都无法控制自己不对别人造成伤害。

原因有二。

第一,吸烟是一项成瘾的活动,能够成为烟民的人,就像是吸毒群体一样,需要很大的毅力才能克制住不吸烟。

由双拼输入法所想到的

最近,写作工作逐渐多了起来,打字速度就显得更加重要。虽然,当前的拼音输入法已经到了非常智能化的阶段,可以满足大多数情况下的高速输入,但这个前提是“大多数”场景下。

与《三体》的一场科幻大梦

在我读过的闲书中,《三体》算是很特殊的一本。刘慈欣在科幻世界连载时,没有买过期刊。正式出版后,南方周末报社搞了一个叫做“三体”的app——其实就是正版的电子书——我花了6元钱买下了它。

可说与不可说

可说与不可说

事情大概是这个样子的。近两年我从事总承包项目的现场管理工作,但实际上我的现任职位还是设计人员。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差错,是因为单位努力争取来了一个大型的总承包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