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云南

云南那些零碎的记忆

今天周六,狠狠地睡了个懒觉。而且,终于有时间把最后一批照片发上来了。
这次的图片支离破碎,没有固定地点,没有固定主题,从一大堆废片子中挑出来,也算是花了不少心思。零打碎敲的发出来以飨同学们~~


刚刚把照片发完,沉睡大空翼就打电话过来叫吃饭,小子在报社越来越乐活了,感觉。

丽江,丽江!

好吧,好吧。我知道上一篇日志的废话太多了,这一篇直接上图。不懂的同学举手提问。另外,这是本次行程的第二批照片,还有大约两批,敬候佳图吧。

香格里拉闲情偶寄

迷迷糊糊的半躺在狭窄的巴士上,我几乎已经忘记了怎样去休息,连续两个多月的工地生活简直像是要把人撕碎。初尝工程苦楚之后的一次意外旅行,像极了一针强心剂,在极端羸弱的小心肝上噗地捅下去,说不上是肉疼还是药效了得。

车上的新同事们我大多都还叫不上名字,甚至分不清那些是家属,那些是同事。但是,有一点我能看得出来,那就是他们多数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奔波和劳顿,在艰苦工作和去往人间天堂的路之间迅速变换姿态,不停的为来之不易的旅行而思忖、筹划。新人或老人,亲人或故人,领导或下属,相濡以沫或天各一方,这时都坐在同一辆飞奔的巴士上,逃命似的奔向心中的圣洁之地。新鲜感的消退,才使得大家渐渐轻松,笑语盈盈。

我在平整的滇藏公路边扫描,不知疲倦地搜罗着所有能够看到的景致。如果说多情的丽江古城是异步一景、满眼琳琅,像是典雅的中国画,那么这片高原则是一幅浓墨勾勒的水彩画,每看一处尽是鬼斧神工。山川风雕日琢,河流吐纳天地,草原广阔无垠,雄浑的景色尽被这里囊括,如果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那么,香格里拉归来大概你又可以不看草原、不看雪山、不看木屋……一股幸福的暖流传过胸膛,还没到那里,我已经开始担心要离开了。

坐在飞奔的客车上,眼中的美景稍纵即逝,生怕错过了什么。所以,一路上都歪斜歪着脑袋,扒在车窗玻璃上。久而久之,落下了脖颈的毛病,只要坐上车,脑袋就摆不正。玻璃上与嘴巴平齐的地方总有一块印记,大概也是长期与玻璃亲吻的杰作,就当那是我献给香格里拉的飞吻罢。此外,在密闭空间里无所事事的几个小时,除了享受如画的美景,唯一可做的事就是寻找下一个瞌睡的姿势。

山间的每一条公路都是那样的类似,蜿蜒曲折,像是甩开了的水袖,故作多情地撩拨着空荡荡的旅途的心。每看到梦中的画面跃然而出时,便多生出几分感慨。此景只因天上有,人间虽能一睹芳容,却惟独少了一份多情的衬托。孓孓影只地瞭望远方,很容易借景消愁。本来旅行是好事,却平添几分无病呻吟。因此,自作多情的人总是难以放开手脚,像我这类人漫无目的苦行,有时还不如在家闷头大睡。为了不辜负此情此景,赶快收起矫揉造作,拿起相机记录下仙境一般的香格里拉。毫无悬念地,谋杀快门又一次成为了本次旅行的主要任务。一路愉悦的咔嚓咔嚓……

跟团旅行素来就是一件很俗的事情,所以,再凌厉的人也未能避免。到达迪庆县的下午,我们一行人就匆匆忙忙的闯入了会客用的藏民“家”中,并受到了不凡的礼遇。在歌舞升平、欢声笑语中,我渐渐开始犯浑,不想无辜的被旅行团的行程所愚弄,也不想被乌烟瘴气的谄媚演出扫极了兴。于是跌跌撞撞地跑到院落里,甩开肩膀,抬头仰望……没有人会像我一样不知深浅了,我才刚刚来到这里个把小时,就想吐纳天地、撷取精华,人家在这里世世代代生活过来,还没敢抛弃众人独自思忖。可是,这一刻的草原真是太迷人了,所有的一切似乎只为我一人而存在。我突然打消了怯懦的自责,因为我兀自相信,这一刻为我等待了太久。

自甘寂寞多数时候不可取,惟独这次我庆幸我的逃离。时至黄昏,白天忙碌的云朵突然安静了下来,静静聆听着夕阳的歌声。歌声中,夕阳洒下了爱与温暖,云朵们面容绯红,却又对晚霞欲罢不能。他们星星点点,相互缠绕,尽显妖娆,好像为我一个人而翩然起舞!我似活在梦境中,索性就躺在院墙外面的草地上,不愿起来。

大地拥入怀中,天空尽收眼底。高原的风肆无忌惮,却饱含绵绵情意。像是高原上的姑娘,时而能歌善舞、狂放开朗,时而娴静优雅、含情脉脉。我深深为她们着迷,如果我能留在这里,一定会为此痴狂。

生活在高原上的人们,是大自然磨砺了你们,野风烈日虽然有些残酷,但它也赋予了你们快乐的性格、和谐的心灵。对自然的崇拜是最为崇高的信仰。在我眼中,你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此时的我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