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雪

北平雪片大如席

北京,新时代的第一场雪,没想到如此猛烈。想看雪又嫌冷的疼学们,在这里看个够吧。另外说明一下,第一张照片是本人——一个严重的不靠谱青年:大雪天里全副武装在校园的雪地里摸爬滚打,为数量少得可怜的几位读者拍照片。最后一张是协助本次拍摄的BT唐疼学,再一次非常感谢那顿麻辣香锅……

北京下次再下雪的时候,希望有更多的人一起不靠谱!

突然小幸福

如果说常年出差在外的人还有值得欣慰的事情,那就是比别人多了几次感受回“家”的小幸福。当然,这个“家”已经不再仅仅是那个故乡,而是降格为了一个较为熟悉的异乡就可以了。

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又会想念上一个已经熟悉了得地方,不论那里多么贫瘠,多么荒凉,总有让你念念不忘的人和事。若是今生今世有缘再回到这里,便油然而生一种回“家”得感觉,最好是有点酸楚,有点感慨,甚至有点寂寥……五味杂陈的人生经历,让人更加感到生活的无常和人生得沧桑,回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让人又怕又喜,难以释怀。

今天早上,我故意晚起一段时间,直到业主代表的一条不温不火的短信催促,我才慢慢腾腾的从寒冷的被窝中挪出来。因为我知道,一个月的宾馆生活就要结束了,倒不一定是今天,但也不会晚过明天。边起床,边盘算着,就要走了,或许这个丘陵包围的西部小城还有那里我可以逛荡逛荡,买点不伦不类得土特产,或者只纯粹的走一走,看一看,机会好的话,还可以碰到当地不同风格的漂亮女孩子,回去以后,也可以跟哥们儿几个吹嘘吹嘘,号称阅女无数,不枉风流。

洗漱完,刷拉一下推开窗帘,大雪已经停了两天了,可屋顶上依然层层叠叠得积着白雪,迎着朝阳,现出红彤彤得颜色。这是个并不大的北方小镇,没有高层的建筑物,我住在宾馆的三楼,恰好可以俯视一片片错落有致的屋顶,黑白相间的院落里偶尔有条草狗静悄悄得跑过去,逢人也不再嗷嗷乱叫,可能怕是惊扰到“猫冬”的人们。

有些人家的炊烟已经冒得老高,直直的,看来没有风,是个好天气。小院、炊烟、草狗、白雪覆盖的房顶,还有远处影影绰绰的覆雪的丘陵……我抻了个懒腰,大喘一口粗气,打开窗户,做饭煤烟的味道夹杂着雪得凉味钻进鼻孔,这是乡村的气味,不太好闻,但是并不觉得厌恶,甚至闻起来还有点沁然的感觉,什么原因我也说不清。但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归咎于淡淡的乡愁,我喜欢南方的温柔绿荫,但我无法忘怀北方的银装素裹,我越来越庆幸终于扎根在了这片寒冷的土地。

然而,为什么这么美得地方,只有在每次将要离开的时候,才懂得欣赏?埋头工作的一个月,我甚至没有注意到路边的驴肉火烧馆,忘记了尝一尝蒙古干牛肉,忽略了蒙陕交界得那些眼睛不大,但是很是可爱的姑娘们。

也许我还会回来吧,能干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亦或某日,梦回今天的北国之冬。那时,我一定会感到幸福。因为,在梦中我不知身处何处;也不用去想:什么时候就又要离开。

即日 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兰木伦上湾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