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回忆

没来得及挥手告别的年月

那年离开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身边的人变了,几站车程尚可会面;生活得环境变了,一顿小酒或可消弭。可人生中的巨变,往往在你不经意间就发生了。不知从哪天起,颠沛流离充斥生命,也不知从何时起,渐渐远离乐土。今天,看到@孙礼纪事大笔一挥写下临别赠言,心里一阵无缘由的杂陈,却又难解心头哀怨,回忆起那段没来得及挥手告别的年月。

我记得2009年我离开那个大院儿的时候,写下累赘张狂的一篇文字,本以为多年后翻看时还能百感交集,无限怀念。可是当我真的翻出来了,却又不知所措。那时的幼稚,那时的烦闷,全都赤裸裸的袒露在我面前,就像我看到了多年前赤条条的自己,无比慌乱,无比羞赧。我着实没想到会是这样。我总是怀念过去的生活,却忽略了过去的自我。

过去的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很沉重。大体上觉得,过去是混乱、烦躁、焦灼的。那时的我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有着无所畏惧的坚持,有着偏激尖锐的大脑。这一切造就了混乱的精神世界,常常无法承受那种纠缠不清的思绪。我坚持编写的代码,我绞尽脑汁写出的文字,我不经过大脑说出的话,这些给我带来混乱的同时,又给周围的人留下了什么?或者说,假如我给别人留下了什么,我是高兴好?还是难过好?

我对那套诟病已久的CMS后台颇有微词,同时,也对那个能自由发挥的平台感到无限欢愉。因为,在那里输出的东西能够得以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被接纳。经历了军人的足迹、奥运的辉煌、汶川的悲伤、内心的怅惘,军人这个词时刻伴随着我,我逐渐熟悉他们,理解他们,思考他们。同时,我也接触他们,融入他们。站在采编平台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会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发自内心的热爱,好似演习多年后登上战场。那是我真正喜欢的东西,多年后的现在,我依然这样想。

那时候,没有认真想过什么媒体、平台、传播、影响力。只是觉得有人做、有人看,便是成功的媒体。那时的单纯多么可笑,但我感激那时的单纯。因为,那是一种极其稳定的状态。那个简陋的后台,也许是我见过最为稳定的系统,那些简单的要求,是我最为实用的技巧。后来想想,尽管某一个阶段我渴望离开,但是,当生命被分解为一天、一小时、一分钟的时候,那种瞬间的稳定、和谐、回归的感觉,只有在那个苏式的陈旧灰色办公楼里可以感受得到。

现在想来,不论我给那里留下了什么,那里给予我的东西,我一定无法忘记。@孙礼纪事座位上方,永远是烟雾缭绕中的一块“禁止吸烟”的牌子,即便深夜值班也永远能看到他的身影,他不是在夜店,就是在采编;@聪明正直的桌子柜子里永远都有无穷无尽的藏书,脑子里有讲不完的故事和段子,就算歪理邪说也能让他说得妙趣横生,那时他是随叫随到、永不缺席的好基友;身边围坐的美女编辑们面带微笑,细嫩的脸庞总被液晶屏的光线阵阵闪烁,偶尔装作活动颈椎,左右观览,一片美好景象;玻璃幕墙后面的会议室,总有一位白发主编紧蹙眉头,若有所思;深夜和凌晨,是这里最为忙碌的时刻。他们常常熬夜早起,却少有黑色的眼圈。我心目中的记者和编辑,都是那么勤奋,那么忘我。我想,那是因为热爱。

跟@孙礼纪事和@聪明正直的整日厮混,有无数新想法入脑,跟他们相比,我的时常处于空白状态。我喜欢跟他们闲聊,即使我很少说话。这几日,那两人先后离开了大院儿。用孙礼的话来说,他们“上岸”了。我却有点不太喜欢这个词,带着一点狡黠。我觉得他们的离开,更像是“下水”。离开了这里,接受的是更加飘忽不定的未来,更加无法确定的波涛和大海。无论是危机管理还是律师,都不过是匆匆而过的一场好戏。在戏里,你们乘风破浪,我也顾自远航。我们不再相遇,但同样无所畏惧。

文字便不是那么回事了,我甚至不敢再看当年写的东西了。太吓人了,我大概是少数能够被自己的过去所击溃的人。我有一种天生的排斥过去的能力,这真是一件让人无比恐惧的事情。虽然,这种感觉让我有些无措,但我没有茫然和悔恨。我知道,我走在自己觉得对的路上。并且义无反顾。

院儿里有张狂

过去发生的事情,是好是劣总不愿提起。因为怀旧得不可收拾的时候,便说明当下日子过得不太对付。凡是能够不回想的时候,就尽量不费那个脑筋,这成了我躲避自省的最佳理由。因此,年前起誓说干脆不写了,可不幸食言了。

不动笔,因心里面空空如也,惶恐不已。写出来怕露怯,说出来又怕吐沫星子太多恶心到自己。我总是妄想人生有无数个开始,可以把自己脱光了重新打扮。可是越打扮,就越不像那个理想中的自己。

我的“本我”素来一丝不挂,从不出门;“自我”孤立无援,又要避免做作。于是乎,我眼巴巴望着那个即将到来或者不愿到来的“超我”,那些个虚无飘渺的良知和道德。时间长了,就心生厌烦和暴躁,对一切本该恪守的准则产生怀疑。语言暴力的萌芽不断滋生蔓延,以至于不得不在这里爆发。彻底的喷射,彻底的解脱。

我并不担心伤及无辜,再爆发也无非就是一条蠕虫病毒,那些文字蠕动着蠕动着,偶尔会抹去一些记忆,但不会烧毁大脑。那个内部像核桃仁,外面直直愣愣长几根稀疏毛发的东西,留着大概还有用吧。

+——+——+——+——+——+——淫荡的分割线——+——+——+——+——+

棕垫硬邦邦的又有点起伏不平,我躺在已经被搬空了的单人床上,伸展四肢,仰面发呆。我有点担心孙坚强这个时候会突然闯进来,他看到我这种奇怪的造型,一定以为我在模仿和怪兽打架的奥特曼……不对,他一定会以为我在幻想,我是一只和女奥特曼热情云雨的男奥特曼!

大地震之后,大家习惯称他为“坚强”。一方面表达对其野蛮人体魄的钦羡之情,另一方面表达对其自称“水晶般”心灵的无限调侃。坚强所到之处,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涌动着的新时代的激跃,并常常荡漾着淫言浪语,绕梁不绝。

男子见其人,浪荡一笑诡异吓人。女子见其人,故作无奈面颊绯红。其实,大家都属食色男女,大抵装逼有瘾,只是少了一个语言自慰的合适机会。坚强一到,诸法皆空。淫言荡语,谈笑间,道貌岸然灰飞烟灭,小沈阳之苏格兰调情也难以望其项背。

我本不幸被他拖入了“浪语”一族,却也慢慢发现自己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乎,姑且很不情愿的认为我是压抑太久,用语言来释放罢了。

后来坚强校友之解释让我顿时无语,那个鬼地方,不但淫荡之人俯拾皆是,且有背背山之虞。经过长期观察发现,在各种来社学习的小鬼头里,无人不和坚强交往甚密。不过本人可以澄清,坚强只是交往能力超强,老少咸宜,男女不拘。但绝无背背之可能,否则,和他同住一寝室的我,岂不是早已像圣彼得堡的列宁塑像一样被爆了菊花了么。

坚强除了年轻气盛招人喜欢之外,工作上绝对是无可挑剔。整个社里除了孙总领袖气质无人能敌之外,论魅力,论年纪,论本事,能比得上坚强者廖若麟角。后生可畏,大有可为。这个比我小了两岁多的小P孩,常常让我自愧不如,高山仰止。

让我倍感愉快的是,他虽然繁忙无比,却有问必答。我时常与他点灯夜谈,对我迷惑之事给以开导和解释。称其良师益友绝不为过。人伴贤良品自高,我刚到时木讷无知,幸而这一年半的时间有坚强领路,真诚道一声感谢!请客吃饭送东西都太俗了,送你上面的一坨文字,你小子喜不喜欢也就这样了,哈哈。

+——+——+——+——+——+——昏睡的分割线——+——+——+——+——+

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幼稚,多年以来,《名侦探柯南》是我唯一一部暴喜欢的动画片。在报社宿舍里看《柯南》时,坐在我旁边有一搭没一搭跟着看的人便是天翼——我认为跟《柯南》里的“沉睡小五郎”有得一拼的“沉睡大空翼”。

这个名号没有“坚强”流传得那么广泛,确切点说,除了我自己,还没有人知道。不过,我还是喜欢这个名字,全面而准确的概括了天翼同志,只是不够琅琅上口。

天翼热爱足球,可我没有见证过,这一点稍觉遗憾,不过从他头头是道的背出各种球星教练的名字和生平来看,他至少属于知识流选手。然而,与他住隔壁的我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球盲,他也只能无奈封口。对此我没啥解释,因为实在是对那种野蛮的运动不感冒。

隶属于知识流的还不仅仅是他的足球功夫,他对各种各样的稗官野史,灵异故事信手拈来,有种当代蒲松龄的感觉。不过我听他讲故事的时候不是在喝大碗茶,而是吃羊腰子。

天翼的知识之全面和深入,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傻逼文艺青年。他是个外表极其低调的牛逼文艺青年。这位同志的知识结构和分析能力,我从没质疑过。不过我经常质疑他看问题的方式,悲观而略显阴暗。

毫不讳言,成也读书,败也读书,读的过多了,过杂了,反而气血不顺,天翼实则缺少一本《易筋经》,如若得此书梳理气血,定能终日的睡梦中醒来,称霸武林。我能做的也只是鼓励他,帮他度过暂时的心里关卡。也幸而有这样的机会,否则,我们的交流就是单向的,从来都是他帮助我,而我却没能做什么来回报他。

一位好朋友,好兄弟,好同事——“沉睡大空翼”。

+——+——+——+——+——+——美妙的分割线——+——+——+——+——+

记得刚来单位面试的时候,身旁呜呜啦啦的一群漂亮女孩搞得我心襟荡漾。事实也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在这里的一年多,如果没有娴静美好的女同事们,我的日子将很难熬。

不过不要多想,本人没有越雷池一步,仅是潜意识中的倍感舒爽,也即传说中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后来得知,媒体或网站女性居多是很正常的事情。在这样极具男人色彩的单位里,突然有这样的招聘机会,任凭谁也不会轻易错过。这也排除了我对领导以貌取人的低级误会。

一次统计人事资料,我部众多美女一寸免冠照脱颖而出,羡煞旁人,也不乏醋意浓重者嗔怪领导选人“有方”,不过都是些玩笑话。姣好的面容谁会拒绝呢?

整个部门我最先结识的,竟然是即将和我同处一组的瑶同学。当时傻乎乎的在传达室看报纸,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她没怎么搭理我。后来的工作中,我发现瑶同学是一名难得的好员工,工作认真踏实,任劳任怨,与我的火急火燎疯狂暴躁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的性格互补在坊间传为佳话,不过由于我的低调而不了了之。

她除了不怎么爱理我之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所有秋冬上衣的帽子上,都有两只很Q的猫耳朵。她对猫的喜爱让人感到温暖,爱心荡漾终归是好事。瑶同学走路优雅,飘然而至,尽显窈窕身材。说话轻声细语,含情脉脉。总是害羞的打个招呼,便疾走两步逃离视线。下班时,我总是目送她“跑”出平台,思忖良久……

名校光芒闪耀的晓菲同学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抹红袖,聪敏可人,形神俱佳。在印象中,好像只有在她偶尔偷偷看我的时候,我才不会偷偷看她。最终,我还是决定把她当做远远望着的那名女孩。

我所在“食堂四人组”中的婧同学则是业务一级棒的强人,被天翼称作头条作家,多期版面的头条都出自于她手。女强人也有温情一面,婧同学的电话甜蜜度经常让同事们血糖猛涨。

小新应当被评为最佳女配角,颁个小金人给她都毫不为过。身处孙坚强的强大工作变态小宇宙之中,她依然能保持良好的工作积极性,并展示出让人羡慕不已的好脾气、好性格,让人啧啧称赞。积极进取的态度,也让我们干巴巴的摄影活动小组生机活现。

彩玲比我早离开两个月,这使我颇感意外,我还以为能坐到2007届员工正式跳槽的沙发或者板凳。彩玲对部门的一片深情感动着我们,那种朴素的情感似乎已经绝迹了很多年。习惯于在网上瞪红眼睛挖掘“真相”的我们,在这种真实的情感中陶醉。她似缕缕清风,吹散了我笼罩在矛盾社会体之下的心灵阴霾,澄净得让人不忍心触碰,离别得让人扼腕叹息。

还有为爱坚守在北京的湘妹子小范,已为人母独自闯荡北京的红姐,他们对爱的坚守和对事业的追求让人感动。虽然有些艰辛,但她们却是那样的笃定。

还有我的第一任业务“速成”老师,憨态可掬的文达;温柔可爱的美女主持人欣欣;爱开玩笑的“首席编辑”飞哥;胸怀博大、爱护员工如慈父般的Ji主任;幽默风趣、摄影牛人Fei老师;话语凌厉、性格爽朗的Lv主任;永远都笑得那么美丽的Xuan老师;常常骑一辆无闸自行车,喜欢边爬楼边唱歌的可爱的Dong编辑。他们都是我的人生导师,是我永难忘怀的朋友。

+——+——+——+——+——+——伤感的分割线——+——+——+——+——+

这么多废话,差一点把自己给感动了。在离别时写下一些东西,略表情愫。若有误会和不当的地方,还望读到的人不要介意,也大可不必对号入座。

至于没有写到的人,因为能力有限,实在无法尽数。

当然,某个一本正经的家伙一直让我觉得很恶心。一开始是心理上的,后来生理上都他的大爷有反应了。大抵是因为我社会阅历太短,今后恶心的人见多了,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自在了罢。

非要回复:

一个离开的四有小青年

金秋 [3楼 2009年4月7日 21时51分25秒]

偶思伊人半阙歌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悄悄的穿过,我躲过了刺眼的光线,享受着秋日晨辉温暖的爱抚。又是一个慵懒的早上,自然醒后几乎都忘了在休长假这回事。好像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懒散而无所事事,像是生来就为了享受这样的阳光,这样的空气。

  翻个身趴在大床上,露出了半拉身子,想要继续享受这个明媚的早晨。如果仅仅是安静的早上,似乎还缺了点什么,太安静了,就连阳光都那么悄然潜入,让人恍惚和空洞。

  我胡思乱想着继续进入半睡眠状态。就在这时,一点点佐料被撒了进来。那么细腻的掐了一点,像是一位年轻姑娘拂动着的芊芊玉指,把一点温润的糖料撒在我的身上,心满意足的想要将我烹制成绝美的早餐。我不加反抗的被这佐料浸透、腌制,坠入了梦幻般的温水中。

  好熟悉的歌声啊。不是那种憋屈着嗓子唱出来的高雅,也不是不加修饰的流露,好似自己隐身在天使的族群中,在天籁的环绕里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从记忆里搜索这样的乐音……绝不是高原的曝晒,也不是干燥的北平,似乎带着点潮气,却又恰当好处。呵呵,那是岳麓山中的雾霭,是在那时听到的。可是我并不在山上。

  那是在略显阴冷的实验室里,我焦急的等待着实验结果。毕业临近的焦躁和不安,让不曾迷茫的我有些不知所措。晦暗的内心很容易被琐碎吞噬,躲避在即将离别的痛楚中,没人能够露出真心的笑容。这个时候电脑屏幕上闪出一道蓝印,我习惯性的点开了链接。顿时间,整个屋子犹如蜕变为一块阳光下的开阔地,温婉的歌声刹那间穿头阴霾,早已忘记歌声的耳膜被缓慢激活,张开双臂迎接温暖。

  就是这首歌吧!我想起来了。当然,不是单单的想起一首歌。一首绝美天籁又能怎样?只有人间的感情是最为醇厚的。悠长的夏天,寂静而苦闷,我们在成长路上的烦恼,好似炼成了一条绳子,时时刻刻束缚着向往自由的心灵。只有有相似经历的人们才能帮你打破尘封,撒落真性情。而且,是那样的不经意,那样的圆润而无痕。

  一个人的享受有时候,只需要举手之劳,就能感染周围的朋友们。这是世界上最美的蝴蝶效应,是流动最快的心灵鸡汤。

  感谢每一位与我一同走过的朋友们,想念你们。

  当然,也感谢VIVI同学在那个时候送来的音乐。这么久了,还能偶然想起,着实也为自己感到难为情,日子是不是过得太窄了,呵呵。顺便感谢我的母校,一中广播站的小同学们,一大早上就开喇叭放歌给我听,呵呵……

  在这个秋日明媚、挥霍时光的长假中。一同欣赏这美音,也许你也能陷入回忆。

[audio:http://www.foolren.com/tee2/valder913.mp3]

如果播放器无法奏乐,请试图点击此链接收听:http://www.foolren.com/viewarticle.asp?id=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