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孤独

没有陌生 只有孤独

今天突然有这么一种感觉,好像走到那里都没什么不同了。山山水水变幻无穷,却显得百无聊赖。只有孤独的袭击,每次都那么突然,变着法折磨着你。

这么久没摸相机,差点忘了怎么用。不过整理十一期间的照片时,还是发现了几张好照片。有一部分已经被大刚配了几首湿~歌,骚哄哄地发在他的QQ空间上了。这里贴出一张。片子傍晚拍得,明显曝光不足,胡乱加了个层调了调色。谢谢观音疼学出镜。

塞汗塔拉杨树林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一直很难分清这两个字到底读什么,就像很多时候并不会刻意的记住今天究竟是几月几号星期几。相信很多人早已经不把星期几或者几月几号当作计算日期的方法了,因为那样做是徒劳的。有些人用游戏里打怪的经验升级计算生活,有些人用足球联赛的当期计算日期,有些人用与女朋友的相识周日计算生活,有些人则痛并快乐着一直想着还有多长时间考研或者哪些天要参加多少个招聘会。能够自由的计算生活是人们梦寐以求的,但计算方法的不同可能导致了人们生命的利用效率相差悬殊,就像是社会平均劳动时间和个体劳动时间的区别,这是个体赚取较大利润的关键。

我还是乖乖的回到了远隔几公里的寝室过夜,不为别的,只是想沾点人气。在外面租房子住了太久却是有点脱离群众。交流是必修课,这是任何个人代替不了的,需要发动群众广泛参与。与很多人在一起生活,就连争斗都充满乐趣。不过我没那么变态。

熄灯前十分钟回到深处七楼的寝室,幽暗的灯光中一个人影孤孤单单的影影绰绰。我轻声地推门,蹑手蹑脚的溜进去,展示在眼前的一幕令我诧然。猴B竟然拿着绣花针,任那些花花绿绿的细线游走于双手,布上现出了只有他才看得懂的图案,那种虔诚真实少见。他深情回望我一眼,曰:给老婆绣的!我曰:是你脑子锈斗的吧!

每日熄灯过后就是我们精神矍铄之时。然而,男生是很少开卧谈会的,之所以无心睡眠,主要原因是这里的电脑仍可以照常运转。德智园的电力系统是如此的缺乏技术含量,年级里面电工电子课程没有过关的人都能够轻易的迅速将电源接好,并保证整个晚上都非常稳定。据说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仅用了三十秒就搞定了,工具只是食堂的一根卫生筷!

回寝室最重要的活动当然是串门了,大批无聊的人会从寝室之间穿来穿去、谈笑风生、大吼大叫。其实具体的事情倒是基本没有什么,这样做的目的倒是多种多样。其中有一件事是通行的,那就是——远眺——这个词应该适合。夏天的时候尤为精彩,对面的女生寝室近在咫尺,每每放眼望去,mm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碰上比较邋的女生,洗澡更易的时候都会忘记关窗……当然这种少不更事、想入非非的事情还是不太符合大学生身份的。引用一个典故: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窥呢?即便是关上窗户,隔着一层磨砂玻璃观望,窈窕身影更是惹人无限遐想。不过偶尔也有一两恐龙惊现,大煞风景。暗地里也为女生叫苦,她们招谁惹谁了!

谈天在前几年似乎很少发生在男生之间,男生在一起除了吃饭,应该就是打游戏,踢足球,打篮球,或是谈论游戏谈论足球和篮球。然而这和谈天是两码事,林语堂先生曾在《生活的艺术》中阐述过谈天,至少是不能有固定的主题和方向!可是到了大四,突然发现很多人变酸了,男生也开始不停的谈论自己的未来,回顾自己的过去,忏悔自己的感情,憧憬各种各样的生活,地点也可以是天台、楼梯口、阳台、抑或是很多其他可以抽烟而不被人看见的地方。烟熏火燎,这也许就是女生私房话和男生谈天的区别吧。

和大家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很多人,不论富有贫困,不顾善恶美丑,总归会有一段难忘的片断。多年之后,也一定会有机会将其眉飞色舞、津津乐道。

可能是年龄的原因,日渐成熟的大家似乎突然冒出了很多话要说,很多事要做,很多感情要释放。我也突然觉得很多人相见恨晚,悔于自己之前的无知和幼稚。

常看某人的博客,觉得她是那种会享受孤独,且同样会斗争寂寞的人。似乎是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欣赏她,也祝福她!

 

越是渴望就越是孤独。

越高傲就越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