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机史

手机几乎已经成了长在身上的一个器官,我们在选用它的时候会考虑一下它的样子、大小、功能等等,甚至会考虑它与自身身份和气质是否吻合。得益于手机配置的急速攀升,它能做的事情也有些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在疯狂的追逐新型号的道路上无法自制。各大媒体的所谓“科技”频道也充斥着手机的报道。

我用手机的历史也算漫长了,但是真正让我觉得有点意思的事情,还要从最初的“MIUI”系统说起。最早的MIUI是一个单纯的基于Android的手机操作系统,它没有硬件支持,而是通过适配其他型号的Android手机来发挥作用。因此,2010年前后,网络上出现一批为了让自己的手机更好用而存在的“刷机党”。当时炙手可热的手机品牌HTC、MOTOLORA等各显神通,推出了一大批可以随意”装系统“的手机。甚至在我挑选手机的时候,唯一关注的就是能不能随意“刷系统”。

当时除了MIUI之外,还有魔趣、乐蛙等各种系统,鱼龙混杂。这其中,唯有MIUI给我的印象最好——界面像iPhone,设计很简洁,功能也较为稳定。可是我并不知道当时的小米与雷军有什么关系,只是觉得这可能是一些手机爱好者自行组织起来的小众组织。手机用的好好的,有谁会每天琢磨着“重装系统”呢?

然而,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小米后来有了自己的硬件,还一度成为国产手机的明星产品,出货量威震全球。这几年我忽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技术宅”推动了整个国产手机的进步。我认为小米迅速抬升的口碑,几乎是凭借着爱折腾的那些年轻人们口口相传得来的。那些狂热的刷机党们其实最能理解“为发烧而生”的重大意义!

时过境迁,当下的手机市场群雄并起,苹果、三星风头不减,小米、华为、oppo、vivo后来居上,各显其能,没有跟上套路的诺基亚惨淡退场。那些当年热烈的向别人推荐“发烧”配置的小米手机的年轻人们,渐渐沉稳了下来。大家的关注点也不只集中在配置了,而是齐刷刷的转向“用户体验”,向死去的乔布斯致敬。

在那些致敬的人们当中,有一位更加特例独行,那就是具有多个响亮名号加持的罗永浩老师,“罗定逼”、“公孙永浩”、“罗玉龙”等等,一个比一个猥琐,极尽我国青年讽刺之能事。但是奇怪的是,骂得人很多,死心塌不断追随的也很多。这两批人极端的有些让人害怕。爱的人爱的死去活来,恨的人恨不能挫骨扬灰。

我是属于路转粉的那一类,老罗的语录我当年也听得不亦乐乎,可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明白为什么喜欢这个有点毒舌的胖子。甚至有少数时候,我觉得他和郭德纲老师是不相上下的段子手。可是,几次华丽转型让我对他另眼相看。砸冰箱、开网站、募集地震救灾、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喜爱设计并有天分、热爱文艺、用情怀做手机、天生骄傲……天哪,哪一件事不是让人热血沸腾?它的每一个行动,都极为精准的击中了一众文艺青年的心。

为什么那些特定人群喜欢他?我想了一下,觉得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极为成功的输出了他的价值观。是的,价值观这个东西太宝贵了,我甚至认为大部分人是没有的,至少很多人脑子里的东西,还不能够叫作价值观。那些喜欢他,受到了他影响的人们,用最为低廉的成本,最为娱乐放松的方式,获得了也许是当今这个时代最为珍贵的一些价值观。

例如,砸冰箱事件中他自己用最为克制的激进手段来嘲弄可笑的维权制度,用“人走场清”的高素质感染众人。又如汶川抗震救灾期间,红十字会丑闻频出,他用自己强大的人格魅力和关系网筹集资金,绕过腐败的官僚系统解救民生。再如,创业期间他用“自首”的方式去教育局认错,以此来反击“方舟子”的恶意敲诈,获得一片叫好。同时,他还是中国唯一一家公开声明自己只做一套帐,全公司的微软套装均为正版的私人企业,而且还能够活得很好,“即便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里”。做手机以后,他用极致的设计语言向已经黔驴技穷的手机业发起猛攻,用情怀俘获了大量的热爱文艺的青年,即便妥协了,但仍然让人期待他的下一部“极致”作品。

这样的人生,这样的磊落,有几人能做到?罗粉们爱他,并不是只爱罗永浩而已。和那些演艺明星的粉丝们不太一样,他们爱罗永浩,因为他们更爱自己。

我为老罗的情怀、老罗和他的朋友们的Smartisan手机叫好。

2 thoughts on “我的手机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