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世界末日

坐在早上八点钟的班车上,看到路边横躺一具死尸,血溅出一米多,车祸横死无疑。尸体上盖着交通协管员的亮黄安全服,西侧被匆匆赶来的城管围了个水泄不通,东侧零星站着几位交警,表情凝重而无奈。肇事车辆停在路左侧的行车道上,黑色的轿车无人愿意靠近,车左前灯位置凹陷严重。看位置,定是行人兀自横穿马路,酿成惨剧。但能将人撞出近10米开外,车速也必定不一般。

今天是12月20日,大概明天就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了,人类到底对死亡有多急切呢?若真的世界末日来了,即便是只差一天,也有人耐不住等待,提前告别。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被一具或好或劣的躯壳包裹着,躯壳有时候会遭到重创,世界有时候会自我坍塌。每个明天都有可能是末日,只不过是经过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一天的到来。甚至一开始信誓旦旦的预言家,被大伙嘲笑久了,自己也不相信预言了。到了最后,还生怕自己一语成谶,觉得是自己断送了世界,忧心忡忡。这个世界毁人的能力有多强大。

其实,每个人都是预言家,或多或少的可以预言自己的明天。例如,寻思个计划,冒出个想法,也许在几个小时以后就可以实现。这些短期的预言,是一种有意识的驱动,而貌似神秘的长期预言,无非是一种长久的心理暗示。那些看起来可以概括人类一切趋势的宗教预言,只是在玩一场心理游戏,让人可以引导自己的想法。真理和废话只是在于你对人生的理解深度不同,赋予了它一些独特的意义。

我们的世界里,每一个明天,都可以是末日——全面崩塌的末日,即自己的毁灭。我们自己控制着自己的末日。抑郁症患者虽是因病离去,却是一种朝向自我世界的回归。自杀者也自己裁定了去留,这种裁定是公平无误的。枉死者确有些冤枉,但谁知道是冥冥之中哪种缘由引导他们?我们的末日,都是自己的选择,天堂地狱也是自己选择的归宿。

每个人的世界像一个独立的星球,循环往复的旋转,虽然姿态时刻翻转变换,但是轨道只有一条。无论是康庄还是崎岖,我们的人生都像是物理理论中的时间轴线,若要返回或停止便触动神迹,会惹天怒人怨。我们可以选择,可我们进行选择这件事,是没有选择的。

看着窗外雪片纷飞,是我今年见到的第一场雪。我似乎一直在躲避着北京和西安的每一场雪,直到末日之前的这一次,这也是冥冥之中的引导吧。我突然觉得,人生该做的,就是做难以确定但是注定的选择,走难以辨识但是必走的路线,迎接难以预料但是一定会到来的每一天。街上,有人在车窗前涂抹写字,有人在皑皑大地上踏雪留痕,我自顾自的想着似真似幻的传说中的《古兰经》上末日预言——一阵冷风吹过,不再有任何一个哪怕对尔撒还保持一点点信仰的人,这时,审判日到来了。

6 thoughts on “每个人的世界末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