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喜不自禁

年底话多,多说而并不无益,有一两知己,或留言或短信告慰即可,并不回复,因惺惺相惜。窃喜!

年久日深,觉得外貌不必拘于风格,不修,不饰,随性就好。只要内心不再浮皮潦草,尚可偶尔发呆,想想没边儿的事情就好。窃喜!

冬天习惯戴帽子,不惧破坏发型,因为已经没有发型。窃喜!

打盹或小憩的时候,带上脖枕,眼罩,帽子,全副武装,避免邪风袭脑。不惧形象,无所顾及。窃喜!

今年冬天,尚可有整两个月不感冒,平安度过。窃喜!

坐火车时有看不完的剧集,读不完的畅销书,不再拒绝快餐文化,打发时间的时候还觉得时间不够。窃喜!

学会精确使用阿司匹林,并可指导同事服用,助人消灾。窃喜!

尝试好好读读《共产党宣言》未果,拿起床边的《圣经》默念,瞬间开解。窃喜!

还能坚持每天用app背几个英文单词。窃喜!

每周都坚持读报纸,不被肤浅的网络图文所绑架。窃喜!

年底,项目总算是验收完毕,虽仍有很多杂事,繁琐无比,但心有慰藉,不再烦乱。窃喜!

终身大事终于确定了,今年就会结婚,晚上睡觉都会笑醒。窃喜!

虽然常年出差,一月回京一次,不常相见,但是朋友们依然惺惺相惜。窃喜!

父母尚未退休,身体硬朗,不需子女操心,还能为祖国四化建设贡献几十年;家中老人年过八十尚能下厨炖肉,大快朵颐,更甚于我。

窃喜中的窃喜!

……

院里尾牙、年会统统取消,不必大口喝酒,省肝省胃,省装逼。窃喜!

余不一一。

刘某在此拜年啦!
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11 thoughts on “窃喜不自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