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老派站长发布的文章

仰望是一种美丽的角度

参加完表弟的生日宴会,回家的路上蓦然发现满天的星辰竟然那样的明亮。高原的天空就算是夜晚也装点着迷人的肤色,那些明亮的小精灵们布满了天幕,晶莹闪耀得竟然穿越了路灯的辉光,直达我的眼底。我张大嘴巴仰望天空竟忘记了走路,蓦的想起,似乎很久都没有抬头望过星星了。

南方的天空总是那么阴沉,就算是白天阳光普照,夜晚依然会被雾气迷蒙。看星星似乎是上大学期间的一种空洞的愿望,除了恋人,根本不会有人有心思陪你共度良宵。就算是恋人,也只能在有限的想象中望穿满天的迷雾。更加遗憾的事,感情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无缘以对。所以,对于天空的遐想早已经淹没在了记忆的深处,那片心海中无可企及的地方。

而家中的星光永远都是那么明亮闪耀。突然生出一种想要拍下来的愿望,我上楼拿出相机想要把镜头面向天空。然而,很多事情永远都无法如想象中的那般美好,拍下的只是满幅的噪点和路边的灯火余晖。于是发现,美好的东西也许也就是最为平凡的却通常不被人珍惜的东西。它是通过任何方式都不能被带走的,当然,也不会只属于你一个人!

仰望是一种让人浮想联翩的身姿,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每当人们抬头仰望是,嘴角总是随着颈部的肌肉微微扬起,那时一种微笑的姿态,是全身心地微笑,没有窗口服务员的那种做作,也没有逢场作戏的那种尴尬;双手也会随着向两边张开,似乎想要拥抱,又似乎是在舞蹈;更加神奇的是,在仰望时,心脏和胸怀是最贴近天空的!

恋人在一起时,什么时刻是最美丽的?不是初次见面的难以忘怀,也不是婚姻殿堂的圣洁隽永。我认为只有他们抛开了尘俗,独自欣赏时是最美好的。人说眼里揉不得半粒沙,那情人眼里更加容不得尘世的半点喧嚣。爱情本应是安静的,只有在安静中才能够显示它的辉煌。就如满天的星辰,只有在静寂的黑夜里,方能闪烁它那千万光年那么久远的光亮。情人们在一起时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不需要,只是牵着手,看着那些天空中不知疲倦闪烁着的精灵,数一数几个并不熟悉的星座,想一想初次相识的悸动,思量着未来的美好而平静的生活……

当然,美好的星空也并不都属于情人,更多的时候可能是孩子享受得更多一些。还记得小时候外婆家是平房,从院子的围墙很容易得就能爬到屋顶,我和几个伙伴们,总是在晴朗的夜晚成排成排的躺在倾斜的屋顶上,仰望天空。有时兀自地翘起腿哼着歌,有时突然指着一颗不常见到的星星大声呼叫,有时会为突然间降临地球的流行而欢呼雀跃。那时的家乡甚至连路灯都不是很多,但是那时的星空是最美丽的!

仰望是一种美好的角度,仰望是一种畅快的呼吸,仰望也是一种美好的童趣,仰望更是一种直面现实的勇气和智慧。

面对吵杂和无奈,能够抬头仰望,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心怀啊!

偶遇之痒

偶然在外地遇到故友或熟人,总有人开玩笑的说:这个世界太小了!的确,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虚幻的一个空间,幅员的辽阔永远都是地球仪或教科书上的微词。每个人的世界其实真的很小,可能是几个家人、几个朋友、几件心爱的收藏、几本爱不释手的好书,现在的我们可能多了一两台电脑、拥有一台用起来顺手的相机,除了这些我们就只有永远属于自己的一种性情,一片永远只有自己能够踏入的心灵大陆。

前一段时间还跟朋友说过偶遇的事。有一位老乡曾被我不情愿的忘记了(确实是记性不好),在那之后,就总是莫名其妙的碰到他,在学校里,回家的火车上,甚至在回家后逛商场的时候。她的频繁出现让我煞有介事的想到了佛家所说的因果相生,于是在那之后,我就谨记,故人和朋友是万不可忘却的,那时上天给人的最美好的恩赐,要时刻记得!

如果有人问我朋友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一种相互惦念。我不能够想出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感情。一位挚友,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再次见面,但是无论走到天涯海角,这种真挚却总是时不时地冒出来,席卷整个心海。朋友并不需要整日厮守,甚至有时都不需要见面,不需要相认,都能够心有灵犀。

如果还要追究下去,我会很不情愿的说,朋友甚至有时还是不要了解太多的好,如果你把一个人当作朋友,就一定要留有他自己的私人空间,任何人都不能够涉足内心深处的痛苦。如果涉足了,那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男女之间由朋友成为恋人,因为男人能够爱上的女人并不是最了解其刚强的女人,恰恰相反,如果一个男人相爱了,那他一定碰到了最了解他软弱的人。另一种就是破裂,不论是通行还是异性,如果过多涉足了私密,那只有破裂!

不记得在哪里听过这样一席话:朋友如果只是朋友该多好!是啊,朋友如果只是朋友,没有纠葛,没有冲突,甚至没有什么太多的现实关系,只是一种心灵上的沟通与交流,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共同追求,那该多好啊!这样的朋友,才能够在多年之后偶然相遇时生出无限的感动和怀想,酒肉之交、貌合神离的所谓朋友和所谓兄弟最终会被时间所涤荡。

又想到那位老乡的事,我们真正相识是在校团委搞学生工作是认识的,所以与其说是老乡不如称作朋友,乡情固然密不可分,但是对于共同爱好和共同经历的感触,甚至是不言自明。我们的见面总是简洁而愉快地,不用多说什么,只是一个阳光的微笑就足以道明一切。

也有朋友面露怀笑的说:还真有缘啊!我云:那确实!其实题目所谓偶遇之痒便暗含此意,但是万不可误会为另有图谋,那只是一种不自觉地联想。还是那句话,朋友之间不需要有什么感情纠葛。如果要成为恋人,就要勇于承担破裂的风险。
我,有点胆小。

转战ASP博客程序——Pj,Lbs,Z-blog

转战ASP博客程序——Pj,Lbs,Z-blog
自从喜欢上博客和网页设计之后,我先后转战了几个博客程序。其中包括以ASP和PHP的两种技术基础的程序,主要是:Pjlog Lbs2 Z-blog,Wordpress。它们共同的特点是:结构简单,使用便捷,源码开放,适合初学者使用。

但是经过长时间的使用和测试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和认识,虽然不及专业人士分析的那么透彻,但相信像我一样在苦苦寻找和学习的人也不在少数,这些话也许值得大家借鉴。

(一)Lbs2——结构简单,用户集中

我使用的第一个程序是Lbs2,这也许和很多人的经历不太一样。据我所知,现今国内ASP博客程序使用人数最多,团队人气最旺的要属Pj了。可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放弃了最先使用pj的想法,而是选择了一个较少被人提及的Lbs2博客程序开始了自己的建站之旅。

首先,其实对于刚刚建站的菜菜鸟来说,追求个性是学习知识之外最主要的因素,因为厌恶很多博客服务商的低俗品位和满身的铜臭味,所以自己搭建平台。Lbs2的低调让我很是欣赏。

其次,Lbs2拥有良好的论坛技术支持和使用群体。这款程序应该是几款程序中历史比较悠久的了,用户群虽然不是那么多,但是使用者多数集中在经验丰富,技术上也比较成熟的人当中。尽管程序已经诞生了很长时间,且新版本却遥遥无期,但是仍然有很多热心的铁杆用户经常出现在论坛前沿为大家答疑解惑,营造了很好的学习交流氛围。这对初学者是至关重要的!

再次,从程序本身分析,lbs2的主体文件是Js语言构建的,整体看来结构一目了然,让人很是舒爽。想要个性化也不难,修改程序和css样式都可以很快上手。

虽然Lbs2的更新已经是很渺茫的事情了,但令人欣慰的是,作者已经出面肯定,lbs2不会就此结束!

(二)PjBlog——功能齐全,使用者鱼龙混杂!
说起Pj,用过的人都会有一个感觉:简单!我记得当时开始使用时,Pj是第一个提供自动安装包的免费程序,作者还是相当用心的。

程序源码的编制者,是一个还算牛B的人。虽然经常出现在自己的博客上,但新版本的开发还没有什么眉目。Z-blog的新版本已经在公测了,但他居然还是无动于衷,也许他太忙了,免费的东西已经对他没什么吸引力了。

我真正向别人发布皮肤也是使用Pj之后的事情,由于pj用的人比较多,所以交流的机会也就比较多。但是Pj编皮肤的弊端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如果要在不改动员程序的基础上实现三栏先是方式,就必须使用模块的绝对定位,这使得皮肤转移使用带来了不便。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三栏皮肤,但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使用,谁不希望能够够用比较正统的方式来实践一下呢!

Pj的程序对于初学者来说是比较复杂的,轻易上手改程序简直是痴心妄想。况且,Pj的功能真的已经比较齐全,各种插件的数量和质量一定是同类程序中最高的!没什么必要改了,论坛上已经有的东西就够用上一段时间的。

说起pj的论坛很用户群,我就真的不敢恭维了。只要看看论坛上的那些注册博主就知道了,Pj的用户群不但初学者多,而且“不懂事”的人也比较多,口无遮拦的自不必说,那些真正是用自己的皮肤,或情愿使用别人的皮肤儿属上作者姓名的人又有几个?大多数人只知道在论坛里无聊的打趣嘻笑,真正能为别人解答问题的人有几个?那些斑竹其实也是不称职的,他们没有建立起一个良好的讨论环境,而且大多数斑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对新手还指手划脚,嗤之以鼻。真是无奈,Pj是个好程序,可是被哪个垃圾论坛给毁了。

(三)Z-blog——自强不息,逆境而上!
Z-blog,也就是我现在使用的程序,它也可以说是开源博客的元老级程序了。虽然有人指出Z-blog只适合短期少量日志使用,长时间使用会导致种种问题而无法解决,后来的使用人数也没有大量的增长。但是面对这些问题,程序的开发团队积极应对,终于在近期放出了公测版本。新的版本采用了Ajex留言模块,减少了页面载入量,加快了运行速度,后台运行更加人性化,基本解决了长时间使用的重建缓慢的问题。

Z-blog是我使用过的,集简洁与实用于一身的最好的博客程序,它摒弃了很多无用的附加功能,加快了反应速度,简化了管理方式。可以看得出,Z-blog是为那些追求个性和简洁的人量身订制的程序。这一点最集中的体现在样式与主体的明确定义,一目了然的模版文件可以轻松的实现三栏甚至是更多更复杂的网页结构,只要是稍微懂一点DIV+CSS知识的人就可以轻松的用Zblog做出自己想要的效果。这一点有点像是wp的风格,做界面就像是堆积木一样简单!也许是因为Zblog的作者是同我一样的在校大学生,它更加了解我们需要的是什么!

虽然现在的Zblog已经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用户群,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保持了它独有的风格和气质,没有Lbs2那样的不入流,也没有Pj那样的乌七八糟。它就是一款简单实用而富有个性的Asp程序吧!

至于wp那样的Php程序已经成为世界通用的博客程序了,我也试着用过一段时间的Php+sql,但是始终感觉没有Asp那样的方便简单。有人说Asp必将被Php取代,我觉得那才是无聊的言论,想象Asp标准是谁定出来的?除了发展,它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故乡的雪花静悄悄

不知是什么时候,走出屋子,已是满眼的雪花纷飞!她们那样的饱满,那样的轻盈,那样的充满盈盈笑语。我沉醉在这一年都难得一见的硕大的雪花上——南方的雪花——更加充沛,更加活力。飘动飞舞间,她们把身上的沉郁一齐甩掉。那样的单纯,那样的无瑕,美好得让人嫉妒。

虽然美好,我却不敢在没有伞的雪夜站在那晚昏黄的路灯下。我确实渴望那种与雪花一起飘舞的感觉——张开双臂,我就可以拥抱整个世界;抬头仰望,我就可以欣赏这世界上最壮观的舞蹈。然而,怯懦涌上心头,突然觉得张开的双臂很幼稚,抬头仰望很冰冷。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俨然成了一个没有丝毫情趣和感怀的人,可是这有什么办法?没有人想这样庸碌一生,也没有人相被现实同化!这个世界很多东西是永恒的,就像昼夜永远都要更迭,冬夏永远都要交替。昼与夜永远都无缘相见,冬夏永远都不能共舞。幸而有清晨和黄昏为人们排解,幸而有春天和秋天让人们充满期望。那一夜,幸而有这样的雪花陪伴。虽然只是擦肩而过,虽然没有飘然共舞,虽然最多只是隔着布伞,我已深深的将这一晚珍藏于心底。

也许多年过后,我仍会回想起这一夜——手捧着热气腾腾的保温杯,站在屋子的窗户前面,观望者那些硕大皓白的雪花,在路灯的浸染下渐渐的被染成昏黄,欣喜地看着他们从几千米的高空飘然而至,像是天堂的使者,变幻着的羽翼,最后有了一个平稳的归宿。她们在人间继续着天堂的梦境,带给人们无限的遐想。

每当看到她们时,我也会不停的怀念——在那些安静的夜晚,无须特意等待的雪花,悄然的飘落在窗户外面,那种感动更加无以言表。那便是故乡的雪,没有南方的雪那么冲动,也没有南方的雪那么难得一见,每年的那个时候她们必定会准时来到,带来一片祥和和安逸。故乡的雪更加轻柔,更加摇曳。她们像孩童一样在北风的吹拂下左右蹿跃,充满期待地挑选着自己的着陆地点。故乡的雪飘落的更加缓慢,更加悠闲,而且,她们并不急于溶化,而是尽情地享受着与其它雪花的欢聚一堂。于是,漫天的白雪覆盖了广袤的河套平原,阴山的刚毅与苍劲也被掩埋在了轻柔的面纱之下。

北方的人们在下雪时是绝对不会撑起布伞的!虽然他们大多并不善于言语,但我能够感受的到,那里所有的人都深深的眷恋着这里雪花。任凭那些淘气的小家伙们随风钻入衣襟,贴在脸上,黏附在头发之中,脸上始终洋溢之恶幸福的微笑。北方的雪天其实是很冷的,不论是下雪还是雪化之时。但人们丝毫不会感觉到寒意,尤其是在雪花嫣然而致的时候,那种心中暖暖的惬意让人心醉神迷,那雪后漫撒大地的珍珠白更是分外妖娆,每每置身其中都惹人流连忘返。

每当雪花撒满操场的时候,教室中的我们都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只要下课铃声响起,我们就像是听到了发令枪一般冲出教室,戴起手套,狠狠拥住一抱白雪撒向自己最亲爱的朋友,通常都会引起一阵无休止的酣战,直到满头大汗,浑身积雪,方才痛快淋漓,恋恋离去。那是我见过的最为美好的交流方式,朋友之间没有餐桌,没有酒肉,没有离别忧愁,没有对未来的担忧。就是那么畅快的欢笑着,玩闹着。回到教室,暖气片上摆满了各种花色的已经湿透了的手套,屋子里洋溢着淡淡的雪的清香。同学们满头大汗的咧着嘴傻笑,这是的老师通常会善解人意的在上课前晚来一会儿,或是同样憨笑着与同学们打趣玩笑一阵。

也许在南方长大的同学们永远都不会理解这种对雪的深厚感情,他们无法理解在撒满厚厚积雪的操场上踢足球是一种怎样的惬意,他们也许还没有感受过摔倒之后躺在雪地上那柔柔的冰凉是多么让人怀念,他们也无法理解被雪花覆盖任凭她们吹打得那种舒适和祥和。当然,也许最大的障碍是——北方的雪是融进骨子里的一种天然的清凉,使沁人心脾的一剂冬日的精神滋补。人们是与雪在想处,在交流,而不是在期盼。这是一种天然的活力,不用刻意去有所为或有所不为。

在故乡的雪花之中,我不用去想着怎样融入她们,想着怎样与她们共舞,想着怎样去享受雪天。我所做的只是继续着平静的生活,没有波澜,没有沉郁,更没有可笑的怯懦。就像是那些雪花,安静悠闲的飘落,安静悠闲的躺在来年更加肥沃的大地上,静静地等待春天的到来。没有南方的雪那么充沛,那么让人激动,听着宿舍楼到里和园区里的那些忘我的呼喊和宣泄,只是会心一笑。对旁边的人说:我能够理解他们!

当然,我更能够理解故乡的雪,她们就像是故乡的人一样——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稳,那么的祥和!这时的故乡也应该是雪花纷飞了吧。我想着那种北方特有的温婉,想着将要到来的新年除夕;想着也许毕业以后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就不会很多了;想着外面的世界那么广阔,总觉得有那么多的事情在等待着我们去完成;也想着这对父母也许有些不公平。我我深爱着我的老爸老妈,但我必须得离开他们,因为这是他们对我的期待。也寄托了他们对整个世界的期待。

期盼有机会,能够再一次无忧无虑的坐在父母的身旁,能够不用打伞地站在昏黄的雪中的路灯底下,能够在心中哼着那首中学时很爱听的一首歌——“灯火,雪夜,路灯下,几个朋友……”——是啊,我们都是爱浪漫的人,我们用各种期盼和幻想构筑着未来的生活,乐此不疲,穷尽一生。

那时的我,也许孤独正站在路灯下若有所思,静寂中,心中的那首歌竟然幽幽地在身后响起,是一种美丽的声音。我欣喜的转过头,正要说点什么,她却慌张的将食指竖在双唇前——说:“嘘!别说话,听听看……故乡的雪花静悄悄,故乡的雪花,静悄悄,静,悄悄……”。(完)

Mophe.ster At Fenghuang Street.07-1-18

行者&索悟

麓山寺简介:

麓山寺又名慧光寺,万寿禅寺,位于长沙市湘江西岸岳麓山山腰,由敦煌菩萨笠法护的弟子笠法崇创建于西晋武帝泰始四年(公元268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是佛教入湘最早的遗迹,现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湖南省佛教协会驻地。

麓山寺是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道场之一。自晋以后,历经法崇、法导、法 、摩诃衍那、智谦等高僧住持,佛事日弘。法 大师著《显验论》,注《大道地经》。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天台宗创始人智 在此传经说法,宣讲《法华玄文》等天台名著,一时听众云集,对三湘佛教影响深远。唐时,麓山寺盛极一时,寺院规模宏大,气势磅礴,殿堂华丽,声名蔚成大观,文人雅士竞相携游,或赋诗,或作文。诗圣杜甫有“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之吟咏,刘禹锡亦有“高殿呀然压苍 ,俯瞰长沙疑欲吞”之惊叹。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大书法家李邕撰写《麓山寺碑》以纪其胜。因其文章、书法、刻工俱为上乘,世称“三绝碑”。

麓山寺自晋代创建以来,经过隋唐的发展,宋元的延续,至明代中期已成为全国佛教禅宗派著名的胜地,为彰扬麓山寺的功绩,明神宗于万历年间,特赐名“万寿禅寺”。明末,禅寺毁于兵火,后于清康熙年间又重新修复,但规模远小于前。1944年再毁于日军战火,仅存山门及观音阁。1986年由长沙市佛教协会主持恢复原貌,现任麓山寺方丈圣辉法师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2000年,圣辉作为中国宗教领袖七人代表团中的一员参加了联合国“千年和平大会”。

牌楼口岸&花脸

脸上布满了花花绿绿的光线,就像是小丑在无聊的涂鸦;放声大笑之余没有人能够在意你,因为这里的人连自己都并不在意;恣意妄为的舞蹈用来掩饰人们的空虚,人们用神游一般的表情夸张的闪烁着他们仅存的一点纯真。可是有人能守得住这种纯真吗?学校里的酒吧一样是酒吧,学生充斥的酒吧,一样有颓废的坠落。我在牌楼口岸里看到的满是表情之后的内心流露。可这种温和流露却惊吓了我。

酒吧按说也去过不少,可是回想起来,蓦的发现从来就没有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泡吧。多数的时候是在妄自的听摇滚,放肆的pogo,甚至连同伴的哭泣都没有留意。如果是会朋友,就有点不太适宜了。可是在酒吧会朋友的机会并不多,就算是,那种清新寡欲的静吧怎么也无法让人将其与酒吧联系到一起。

我的酒吧生涯是没有效率的,这跟某些人不同。牌楼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可以扭动,可以喝酒,可以玩色子,可以大叫,可以看漂亮女孩,可以欣赏火辣的领舞……如果是发泄和放纵则是再合适不过了,要优于听朋克!那样的牌楼口岸,我可能是真正在泡吧了。

有人痴痴的望着眩彩灯光,有人不停的喝酒上厕所,有人互相大声说话手舞足蹈,有人玩飞镖,有人看着抽烟的女人……而我没有看到这些,我竟然只是内心里寻摸着这里的学生到底有多少?结论令我不知所措,大部分是学生,可是明显已经不能被看作学生。他们眼睛里满是颓败与欲望,没有精神,就连最劲爆的音乐也可以让他们置若罔闻。然而,这样的人可以迅速的衬托出能够称作学生的人。识别初来乍到的人的方法很简单,那些一进来就不停的巡视灯光和舞蹈的人,他们在酒吧里的次数一定不超过两次。

我坐在左右摇晃的吧椅上,身上无所适从,因为内心中不能够肆意的怀想。一块隐隐的青石暗地里羁绊着我们。作为一个男人,我无法不被那些在身边晃来晃去的高个子美眉所吸引。她们眉清目秀,脸庞消瘦,有着令人羡慕的瘦骨嶙峋和良好的肤色,可是就是这样的秀色可餐也挡不住嘴角的那根香烟。哪怕是女士香烟也好,可是她们常常从男人的手里或嘴里接过来吸咗,眼睛微眯,更是骚淫勾魂。

再退一步说,如果这些都能让人接受。那么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身处此地,却还不能融入哪怕是一点点放纵的想法。酒吧里可以说是放纵的,可是心爱的人在身边却硬要装作享受颓废,这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我没有经历过,抑或我在经历却没有发觉或不敢承认。这样的沉重如果一再发生很可能会葬送一生渴望的情感。

他离开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她呢?希望像桃说的一样,她在当鸵鸟。至少那样可以在情感上自我保护!

他的离开,还定格在兄弟们的那一杯彻骨冰凉的啤酒之中!

有人说,只要心灵满足,孤独一点也无妨,有时还能够借此摒弃一些喧嚣,多一些宁静!